第一百七十三章 震慑全场

    ;

    “白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叶道友和咱们一样都是魂印殿认可的一印魂师,你身为长辈,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于他?”黑老头眉头一皱,似乎很不爽白发魔妪的嚣张,怒声呵斥道。.

    “桀桀,黑道友你这句话就说的不对了,战前辈耗费了巨大的代价,前后布局了十多年,所为的就是将玉璧卡牌从一阶锻造成为三阶,如果老身没有猜错的话,当玉璧卡牌锻造成功之时,便是罗金大师进阶到三阶魂师之时,如此至关重要的卡牌锻造,如若因为这小子一个人而功亏一篑,那么这个损失谁来填补?”

    见自己这话一出罗金大师并没有反驳,众人都是一副若有若思之色,白发魔妪眼中的得意之色更浓:“黑道友你也别说老身以大欺小,老身承认叶枫此子曰后能够成就一番事业,说不定还能够成为二印魂师,可他进阶一印魂师的时间终究太短了,而咱们在场哪一位不是在一印魂师这个境界里面沉浸了几十年的过来人,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参与二印初级卡牌的锻造已经是极限了,此番玉璧卡牌可是要进阶到三阶,就他这样能行?”

    “白道友说的不错,老夫也觉得此番卡牌的锻造太过于关键,断然不能让一个进阶一印魂师不到一个月,年纪不过十五岁的小毛孩参与进来,若是锻造失败,我等没有好处也就罢了,可战前辈的伤势以及罗金大师进阶三印魂师的计划破灭,该如何是好?”

    “就是,咱们都是过来人,也没有人瞧不起叶枫,只不过他年龄小没经验,若是寻常的卡牌锻造也就罢了,咱们这些前辈都可以提携他一把,可今曰如此关键……”

    虽说战天涯和罗金大师都对众人事前承诺过,哪怕是卡牌锻造失败了也有不菲的报酬,可众人不用脑子去想都明白,如若卡牌锻造成功获得的报酬更多,而且这还是结交天机阁主和罗家的大好机会,出于各自的利益着想,众人都不愿意让叶枫这个未知之数参与进来冒险!

    “师尊,我大哥他能够一心三十用,在魂印殿之中考核之时百分百的成功率,你不是常说自古英雄出少年吗,还请师尊给大哥一个机会!”刀狼见在场的局势对叶枫越来越不利,忍不住焦急的说道。

    只是刀狼刚一出口叶枫就忍不住一声苦笑,明白事情要糟糕,自己的兄弟战斗力强是强,可在察言观色和人如何交际上还逊色不少啊。

    果然,一听到刀狼口中的“大哥”“机会”等词汇,罗金大师望向叶枫的目光顿时多了几丝不喜,狠狠的瞪了一眼刀狼,吓的刀狼将后面要说的话,活生生吞到了肚子里面去。

    一直在观察众人反应的白发魔妪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打击叶枫的机会,拄着拐杖走上前来,阴测测的笑道:“罗少主你此言差矣,叶枫锻造卡牌的成功率是高,一心三十用这个能力也让老身非常佩服,只是他锻造的那些卡牌都是不入流的货色,我等在场的都是一印高级和极品魂师,他区区一个一印初级魂师算什么?”

    白发魔妪这话说的很平淡,不过眼中却蕴含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看的叶枫眉头一皱,明白自己如果一味的忍让也不是办法,只能站出来道:“白前辈,你就这么肯定我是一印初级魂师?”

    “桀桀,你小子能够在十五岁进阶一印初级魂师已经非常逆天了,难不成你还认为自己是一印中级魂师?”闻言白发魔妪仿佛听了人世间什么最好笑的事情般,纵声大笑道。

    闻言在场的二十多名魂师亦是点了点头,认为白发魔妪说的很有道理,众人都是在一印魂师境界停滞了多年的存在,自然明白从一印初级提升到一印中级是如何的艰难。

    至于从一印中级提升到一印高级,不但需要大量的时间积累,也需要一定的机缘,而一印极品已经是触摸到二印魂师边缘的牛人,叶枫就算打娘胎开始锻造卡牌,那也不可能是一印中级魂师啊。

    果然,接下来叶枫的第一句话也印证了众人的猜测,却见叶枫淡淡的说道:“我自然不是一印中级魂师。”

    “桀桀,此番战福前辈按照战门主和罗金大师的要求邀请我等二魂师前来,你小子难道没有发现咱们大部分都是一印高级魂师,个别魂师品阶更是高达一印极品,你一个一印初期的小屁孩来凑什么热闹,从哪里来,赶紧回哪里去!”白发魔妪冷冷的说道。

    “哎,我说叶道友,你还是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黑老头一脸唏嘘,带着怜悯的目光走过来拍了拍叶枫的肩膀劝说道。

    虽然黑老头同样不爽白发魔妪,虽然黑老头很想让叶枫留下来,不过黑老头不得不承认白发魔妪说的都是事实,如果强行让叶枫参与到玉璧卡牌的锻造中,很有可能最后的结果是大家都捞不到好处,大家都倒霉。

    与此同时,天乾地坤这两名半步魂实境的战家护卫眼见众人都一片沉默,战天涯和罗金大师也悠闲的坐在王座上喝茶不语,心领神会的走了上来,语气淡漠的说道:“叶大师,请!”

    所谓“大师”,那是对最尊贵的魂师的敬称,可是此刻天乾地坤这一句“叶大师”听在众人的耳中显得是那么的好笑,刀狼望向白发魔妪的目光已是一片愤怒,可当事人叶枫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就仿佛刚才众人一轮的焦点不是自己似的。

    “小刀,既然这里不欢迎我这个一印极品魂师,那么我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曰后若有闲暇,你可以到五指山来找我玩,告辞!”叶枫“不经意”的将腰间代表魂师等级的魂师卡牌亮了出来,头也不会的往炼火谷外走去。

    修士在参加魂印殿的考核成为最尊贵的魂师后,不但会领到代表身份品阶的黑袍,也会领到一个代表具体等级的魂师卡牌,比如白发魔妪如若能够锻造出超过十张的一阶极品卡牌,那么白发魔妪腰间的一印魂师令牌正面星星就会多一颗。

    换句话说,一印初级魂师是一月一星,中期是一月二星,高级是一月三星,极品是一月四星,如今白发魔妪也不过是一月三星罢了,可众人看的非常清楚,叶枫腰间的令牌是一月四星!

    “我的天!叶道友竟然真是一阶极品魂师!”黑老头瞳孔一缩,震撼莫名。

    “这……这怎么可能!十五岁的一印初期魂师就已经非常逆天了,我徒弟牛大如今也不过一印中级魂师,可他都快三十岁了,这小子才多少岁?”

    白发魔妪望向叶枫的目光就如同看到了鬼一般不可置信,如果不是早就收到桃谷长老的消息,称叶枫不会代表星月城分殿到魂印总殿参加魂师大会,那么就算事后承受再大的责罚,白发魔妪也要将叶枫这祸害当场击杀!

    “此番来炼火谷中除了叶枫之外,总计二十八名魂师,其中有二十五名都是高级魂师,极品魂师不过三名而已,这三人的的平均年纪都超过了八十岁,最老的一名甚至都快一百岁了,叶枫真的才十五岁?”

    “啧啧,没想到老夫十年没有出关,一出关便遇到了我星月城分殿五百年都难得一出的天才,无论此番玉璧卡牌是否锻造成功,老夫都不虚此行啊。”

    在众人一片震撼和赞扬声之时,叶枫一脸淡然,不喜不怒,眼见就要走出炼火谷,却不料被两道气息强大的身影拦截下来。

    “叶大人,刚才我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大人您不要放在心上。”

    “叶大人,我等该死!”

    天乾地坤这两大半步魂实境的大强者,竟然对着叶枫这区区魂虚境二层的小辈就跪了下来,一脸的惶恐,不断的磕头,浑然不顾额头已是血迹潺潺。

    哗——

    全场哗然!

    不过很快的,众人就明白了缘何天乾地坤会这样做,或许叶枫如今的身份地位修为还不能和天乾地坤相提并论,可叶枫今年却只有十五岁。

    十五岁的魂虚境,十五岁的一印极品魂师,这两个身份,无论哪一个在斜月大陆任何一个帝国,任何一座城池都能够引得尊敬,叶枫竟然将这两点都集合在了一起,那么在场没有一个人会怀疑曰后叶枫会进阶魂实境和成为二阶魂师,未来成就金丹大道和三印魂师的几率非常大!

    整个清月国中最高的战斗力也就金丹大道而已,三印魂师在魂印殿已经是可以做到长老的品阶,没有人会怀疑未来这天下虽大,却一定会有叶枫的一席之地。

    如此强者,天乾地坤二人今曰屈膝下跪认错并不丢人,如果这样就能够结交一位未来的大人物,那么就算是天乾地坤天天留守峡谷都可以啊。

    “还请叶道友留下!”当众人将这其中的关键想通后,叶枫的身旁顿时呼啦啦站了一帮子魂师,每一个人都诚恳的劝道。

    “叶道友,老夫代表罗家和战家真诚的邀请你加入此番玉璧卡牌的锻造中,还请你不要拒绝。”与此同时,一道威严而嘹亮的话语在偌大的炼火谷中滚滚回荡,却是此间的主人——罗金大师说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