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6章 李静的老师

    ;

    可惜没有人能够理解她的手语,反而加重了杨艾前的“恶行”。

    刚才拦着杨艾前的那几个男生,脸上已经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四个人把杨艾前围在了当中,刚才已经开过口的那个男生更是低沉着声音说道:说罢,还看了看李静。

    杨艾前没好气的叫道。

    这男生接着说道。

    李静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看着杨艾前道:从来没有对人如此发过火的李静,说到这儿也有些哽咽了,根本不知道怎么骂对方,也只能红着双眼干着急。

    说完就想赶紧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吴老师一看误会越来越大,一时间火气上头,一把抓住了李静的手,但是越急越是说不出话来。

    吴老师叫了两声,眼前一黑,仿佛力气用尽了一般,脑袋一歪,居然昏死了过去。

    李静大喊一声,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杨艾前一看情形不好,心说不能再让这帮傻乎乎的学生给折腾了,要是再耽误下去,自己刚才输入的一缕真气就要散尽了,要真是这样,铁定会延误了这位老师的治疗时间不可。他左右将挡在他身前的两个男生用力推开,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李静的手,沉声喝道:

    李静将杨艾前手甩开,一脸的愤懑。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时候,的确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杨艾前叫道。

    围在杨艾前身前的几个男生,你瞧瞧,我瞅瞅,最后联手将吴老师抬了起来,杨艾前、李静等学生则跟在后面。

    走出教学楼后,杨艾前看到大哥大电话的信号终于有了,于是拨通了急救电话,叫了一辆救护车。

    跟在吴老师的后面,看着吴老师那惨如金纸的脸,李静眼泪止不住的哗哗哗的往下流,一边哭,一边抬头,用很怨恨的眼光看着杨艾前,不明白这个男子为什么就仿佛自己的灾星一般,遇到他就倒霉,就连自己小学时的老师,撞到了这家伙也倒霉成这个样子。

    吴老师,其实并不是深海大学的老师,她是李静的小学老师,跟李静的父母一样,都是出自同一个村的。

    李静的家其实是西江省的一个小县城,县城名字叫:长石。

    吴老师,原名吴旭玲,是长石县城内一小的一名数学老师。只不过在李静读完小学二年级后,就随着父母来到了深海市,就这样她和吴老师失去了联络。这一晃就是七八年,李静家在深海市新泉村安了家,更是没有见过吴老师。

    吴老师退休之后,没有离开教学事业,一直留在了长石县的乡村支教。

    不过后来吴老师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吃不消了,她在深海市工作的女儿把她接了过来。吴老师有一个女儿在深海市定居了,刚刚把吴老师接到深海市不久。

    吴老师知道李静在深海大学,就说来看看李静,也没有跟别人打招呼,自己就搭乘公交车摸了过来。

    吴老师到了学校,来到李静的教室门口,本想要找李静聊聊的,但是在看到她之后,发现李静正在上课。

    李静咬牙切齿地说道。

    挂了大哥大电话,杨艾前看着李静生气的样子,心中虽然很坦荡,但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他实在想不到一向娴静如水的少女为何会变成这样,到底这个吴老师对李静有多么的重要呢。

    同时杨艾前也明白现在不是辩解的时候,这一帮学生虽然谁也没看到吴老师究竟是怎么倒地的,但是这样就更可怕,在他们心里,杨艾前早就是导致吴老师这副样子的罪魁祸首,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足以置杨艾前于死地。

    现在只有将吴老师救醒,才是最容易说清楚的机会,这点杨艾前很明白,这位吴老师看起来怎么都不太像是一个会反咬一口的人。不过他现在又不能出手,因为人太多了,要是他通过混元真气来为吴老师续命的话儿,一定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风波的。

    刚到了门口,一辆救护车就已经到了,身穿制服的四个白衣天使赶紧打开救护车的门,将脸色苍白的吴老师扶上了车,陪同救护车的人除了李静之外,还有三四个精壮的男生,当然,也少不了杨艾前。

    不一会儿救护车就驶进了东广省军区附属第三医院,为了给吴老师能有一个及时的最好的治疗环境。这里的医疗设备和医疗手段都足够的强大,并且军区医院的医生护士也比别的医院敬业。

    由于担心吴老师的安危,再看到李静满脸的泪痕,杨艾前顾不了那么多,车一到候诊大厅的门厅前,就打开车门,背上吴老师冲进了大厅。

    医院的候诊大厅里面永远都不会缺乏人流,即便是军区附属医院也是一样,看到一个背着老人的年轻人冲了进来,纷纷四下逃散,吓得尖叫不已,就连外头守卫的军人也大惊失色的奔跑了进来,不知道这人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医生和门外冲进来的军人都赶到了。

    医生倒还算镇定,他大声轻喝道:

    杨艾前哪里管得了他那么多,直接咆哮道:这话说的霸道至极,一时间还真是把那个医生给镇住了,加上看到吴老师面如金纸、只出气没进气的样子,也知道情况的确很是紧急,赶忙招呼护士,从旁边拉来了一辆带轮子的担架,把吴老师放了上去,推着就往急诊室冲了进去。

    医生、护士在前面推着担架,杨艾前、李静等人则在后面跟着,冲到一半,那医生突然觉得不对,停下脚步扶了扶眼镜对着杨艾前道:

    一听这放杨艾前就着急了,推着担架车就要继续往急诊室跑,却又不知道急诊室在哪儿,不禁大叫道:医生这会儿已经彻底镇定下来了,看了看那在边上维护秩序的军人,使了一个眼色。

    只见那军人上前将杨艾前的右手夹了起来。

    杨艾前怒极,如果他冷静下来肯定能够理解,医生其实也很无奈,这不交押金就送去急救,万一收不到钱,他可担不起这个损失。

    医生的意思很明显,让那名军人控制着杨艾前。

    虽然说杨艾前只是一个急着带人来看病的人,但是这会儿显然他的情绪比较激动,医生也担心他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