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不待这样收徒的

    ;

    二〇一三的五月一日,对于杨艾前来说,今天注定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天,也是他最悲催的一天。 ..

    在这一天,老板炒了他,然后交往了八年的女朋友拿了他的银行里的钱以及变卖了房子的钱跟他拜拜了,这还不是最悲催的,在他还没有因为女朋友的离去而伤心的时候,医院打电话说,他上次体检,检查出了癌症。

    就这样在短短的一天中,杨艾前不仅失去了工作,女朋友,房子,就连生命也没有了。

    接下来他决定做三件事。

    第一件——用最后的钱买酒将自己灌醉;

    第二件——找了一个高一点儿的大厦;

    第三件——从大厦上跳了下去。

    不过悲催没有结束,就在他花完了所有的钱,找到了高一点儿的大厦,准备跳的时候,有人拦住了他。

    这是一个老人,那种很高深莫测的老人。

    杨艾前大声质问,此时的他很不爽,因为有人打扰他跳大厦。

    老人重复着先前的一句话。

    杨艾前将老人定义为搞传销的。

    老人很有韧劲,继续坚持。

    杨艾前发现不能跟这老头较真,不然你会发现自己很没劲。

    这一次老人换词了。

    杨艾前十足一个无神论者,压根不相信老人的话。

    老人又开始重复先前的一句。

    杨艾前大声叫道。

    老人不为所动,继续坚持。

    杨艾前终于屈服了。

    老人确认道。

    杨艾前现在发现死并不是最可怕的。

    突然老人来了这么一句玄乎的话。

    这话直让杨艾前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什么陷阱,但一时又想不明白。

    就在杨艾前糊里糊涂之际,突然感到身体被一股大力一推,整个人从高楼大厦下掉了下去。

    杨艾前在掉下去的刹那,突然不想死了,但一切都回不了头了。

    杨艾前临死前看到了老头那极其阴险的笑容。

    ………

    龙城五中,不仅是在晋原省,就是在整个华夏国那也是一等一的好学校。

    在学校的一个僻静的小湖边,一个帅气的男生正盘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双目微阖,只见在他一吞一吐间,身上都有肉眼难见的光华闪烁。

    这男生突然收功,睁开眼睛就是一痛咒骂。

    不错,大家也许猜到了,这男生就是当初掉下大厦的杨艾前,不过虽然现在他还叫作杨艾前,但是此杨非彼杨。

    准确的来说,现在的杨艾前已经穿越重生了。在杨艾前重生之后,他就发现身体里面多了两样东西,其一为一本写着《财神秘笈》的书,其一为一座黑乎乎的塔。不过这两样东西他现在一件也取不出来,因为在老头给他的记忆里面说,只有他的修为突破了混元神功的第三重之后,才可以通过精神力来取出这两样宝物。

    打从娘胎里面杨艾前就开始修练《混元神功》如今十七年,好不容易才达到了第二重的巅峰,随时都有可能突破第三重。

    在记忆中,杨艾前才知道自己这一世的体质居然tmd是极其罕见的混元圣体,也正因为如此那无良的老头惦记上自己,有了当初在大厦顶楼硬逼着自己拜师的一幕,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杨艾前就火大。

    只不过让杨艾前想不到的是老头居然是什么混元圣人,居住在什么三十三重天外,听上去有些像小说中写的洪荒小说。

    杨艾前看着西落的太阳,知道快要放学了。

    漫步在校园里面,杨艾前四处瞧呀瞧,就像大观园里面的刘姥姥一样,话说在这里上了差不多快三年的学了,但是他对学校还是挺陌生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平时他一有空就在修练,其他的事情很少关心。

    说这话的人是学校的门房老张,这老张是个精明的人,一有功夫就来拍杨艾前的马屁。

    杨艾前点点头,直接走向了一辆跑车。

    这辆跑车虽然没有后世的车华丽,但在这个年代也已经很顶尖了,在整个晋原省绝对不会超出一手之数。

    上车,点火,杨艾前一踩油门,非常熟练地冲出了校门。

    在杨艾前的车远去之后,门房老张居然望着车尾灯叫道。

    杨艾前修练了混元神功,听力何等敏锐,虽然距离远,但还是听到了老张最后的话。

    外人说老张这样做是拍马屁,但是杨艾前知道老张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一年前杨艾前曾经出手救治过老张的老伴,因此老张一直将这事记在心上,每天见到自己都这样的热情,在这个世道,能有这样感恩之心的人已经不多了。

    晋原省省委大院,杨艾前无视守卫的卫兵,直接开着车跑了进去。

    这一世的杨艾前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他的父亲杨正天,现为晋原省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他的母亲沈兰也是晋原省第六钢铁制造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国家高级干部,可以毫不夸张的讲,他现在就是一个太子。

    杨艾前刚下车,就有人大声叫他。

    杨艾前没好气地对着叫他的人道。

    刘蛋真名刘丹,挺女生的名字,但是真正的刘丹却是一个暴力狂。

    听他说他爸有意送他去当兵,这家伙也没有反对,因为他也向往军队的生活。

    不过这家伙住在隔壁的军委大院,他爸是晋原省军区的副司令员,在军队中也是牛b哄哄的大人物。

    杨艾前说的他们,也是军委大院和省委大院的高干子弟。

    刘丹一脸的淫荡。

    今天是星期天,杨艾前知道老爸和老妈都在家休息,因此不想出去玩。

    刘丹叫道。

    杨艾前拳头一握,看那架势就让人害怕。

    刘丹看到杨艾前爆发的迹象,连忙一边解释,一边溜之大吉。

    看着刘丹的样子,杨艾前苦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