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5章 备战黑色星期一

    ;

    陈南爽朗的笑道。

    马国昌无奈的摇摇头。

    这一天杨艾前趟在别墅的沙发上,开着电视,但他的眼睛并没有在看电视,而是闭着眼睛在想事。

    现在来香港的难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1987年10月19日,这个股市灾难也在一步一步的临近,历史发展的轨迹他知道,投入股市的资金越多,回报也越多,所以他来香港之前早就已经想好了。

    在香港买房子这是有目的的,其一,堵住马国昌的嘴,如果没有买房子,一直在马国昌的眼皮底下,一旦自己有何举动,马国昌势必会告诉杨松的。其二就是买房子之后,他可以拿着房产证去银行做抵押贷款,而他现在最头痛的问题是他还没有香港身份证,银行是不可能贷款给一个外国人的,即使是有房产证做低押也不行。

    为此,第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办香港身份证。

    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花了十多万港币之后,杨艾前终于搞到了香港居民身份证和护照,而且他还打通关系,用别墅货到了200万港币。

    在资金准备好之后,杨艾前怀带着整整五百万港币,近6000万日元准备奔赴r国,开始一场金融掠夺之战。

    在时间进入10月1日后,杨艾前知道自己应该开始进入参战黑色星期一的实施阶段了,大清早,躺在床上,他思索着有关黑色星期一的事情,虽然已经阅读过有关金融股市这方面的书籍,但没有实际操作过的经验,所以他必须得找一个人操盘手来帮忙,可是要到那里去找操盘手呢?

    在想到可以从那里找到操盘手后,杨艾前心里顿时舒服了很多。

    在r国参战黑色星期一,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儿就是语言,他和陈南又都不会日语,所以要找的操盘手一定要找会日语的,这样到时候还可以省下一笔请一个日语翻译的钱,他不缺钱,但能省则省。

    离开了别墅,杨艾前叫了一辆taxi朝着证劵交易所赶去。

    来到证劵交易所,杨艾前先在里面转了一圈,看着每个人都专注的盯着大厅正中央挂着的大型屏幕,其实他很想对每个人说:不过他的心里也很矛盾,因为他真正的第一桶金是必须在股市里面捞,不然后续的计划就无法执行。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对于别人而言,或许要谨慎,但是对于杨艾前这个穿越人士而言就不同了,他有着后世的记忆,只要历史不发生改变,那么他就是稳赚不赔,这样的生意三岁的孩子都会做,而且还不会赔钱。

    在大厅绕了一圈,杨艾前看着那些散户们有些狂笑,有些表情带着深深的不甘,有些甚至坐在地上大哭,他只能摇头叹息。

    看完了大厅,来到那些中等客户们投资的地方,他知道在大厅是不可能找得到操盘手的,要找操盘手必须来中等客户们的地方,去vip室那就更不可能的,那些能帮vip客户操盘的人他现在可请不起。

    杨艾前眼睛正在不断的四处乱扫,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带着歉意的声音。

    寻声望去,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穿戴整齐的男子正向一位中年妇女鞠90度的躬,一看就知道是标准的r国人的道歉方式,但是让人奇怪的是,道歉是r国方式没错,说话却是正宗的香港话。

    中年妇女的声音很大,有点儿河东狮吼的味道。

    男子又鞠了一个90度的躬,表示歉意。

    中年妇女看到男子又是鞠躬又是不好意思,对不起的,她也不好再为一点小事为难人家,毕竟在证劵交易所里面人还是很多的,如果再刁难下去,就显得她斤斤计较了。

    站在一边杨艾前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发生,直到那个中年妇女走后,他才这朝那个男子走去,他的目的很简单,看那男子穿戴整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他会此时出现在证劵交易所,只有两个原因,其一是炒股的,其二则是操盘手,但他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股民,操盘手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再加上他刚才那个90度的鞠躬,而会这样鞠躬的人,一则是r国人,二则是曾在r国呆过的人,但他那一口流利的香港话让杨艾前推翻了是r国人的可能,这位男子的各方面都附合他要找的操盘手的条件,所以他才想走过去问一个究竟,他到底是不是一个操盘手。

    杨艾前很有礼貌地问侯。

    那位男子有些奇怪,为什么一个看上去还是未成年少年的人会跟他打招呼,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回了一句。

    杨艾前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也很稳重,根本就不像是他这种年龄的人所说出来的。

    徐项前一边进行着自我介绍,一边仔细地观察起杨艾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方便。

    两人来到证劵交易所旁边的一个冷饮店。

    徐项前还是那么谦谦有礼,但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杨艾前,好像想把杨艾前看透一样,可是结果他失望了,从始至终杨艾前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依然还是那么淡定,那么的平静。

    等到服务员把饮料送上回来离开的时候,杨艾前拿起一杯柠檬茶喝了一口,眼睛才与徐项前对视起来,而眼神也在这一刻变得犀利起来。

    徐项前也不知道杨艾前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在他与杨艾前对视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思好像被杨艾前看透了一样,这让他十分惊讶。

    杨艾前乐呵呵的回答,他的确实对这个看上去很像r国人的男子感到好奇。

    徐项前不是傻子,从看到杨艾前那犀利的眼神后,他就暗暗防备,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眼前这个看上去只是少年的人,绝对不简单。

    杨艾前先是轻轻笑了起来,但是在说到操盘手的时候,他的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徐项前。

    徐项前有点不敢相信,像杨艾前这么一个未成年的少年竟然需要一个操盘手,这让他有点承受不了,所以他说到后面就没有再说下去,明显是等着杨艾前给他一个解释。

    杨艾前说话的语气异常坚定,带着一种无所谓的意思,他要不是看上徐项前是r国留学生,他还不愿意请这么年轻的操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