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出手救人

    ;

    柳烟说着轻轻将林茵放在地上,眼睛里面全都关切之情。

    这年轻女子对着周围围观的人们嘱咐道,此话一出,四下的议论声,瞬间嘎然而止,仿佛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年轻女子取出随身的一个如同两个铅笔盒一般大小的木盒,打开木盒,从里面迅速取出一根约有三寸的细小银针,然后捻针轻轻地刺进了林茵的眉心当中,接着又取出四根银针扎进了林茵的大陵、内关、支正,太冲四处穴位,如此五针剌下,原本没有生气林茵奇迹般的瞬间恢复了过来。

    在施展完毕之后,年轻女子也不顾形象,用衣角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然后微微笑道:

    就在她将银针迅速的拔出来的时候,林茵脸色突然起了一片潮红,接着一口鲜血重重的喷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年轻女子一时间吓得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柳烟更是显得慌乱无比,小声道:

    年轻女子拿针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她委屈无比地说道:

    林茵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眼角的青紫色越发明显,生命正在迅速的消退,恐怕用不了五分钟就会死亡。

    坐在座位上的杨艾前,看着这两个年轻的女孩一脸焦急的样子,心中微微一软,迅速推开人群。

    柳烟突然拦住杨艾前,质问起来。

    杨艾前很认真的说道。

    年轻女子吃惊的问道。

    杨艾前眉头一皱,一脸慎重。

    年轻女子拉开柳烟,对着杨艾前点了点头。

    来到林茵的身边,杨艾前左手扶住她,右手按在林茵的头顶,混元真气透过掌心和五指在其体内流过之后,他发现林茵体内那脆弱的心脉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柳烟小声关心道。

    说着杨艾前一边让人不要说话,一边将一丝精纯的混元真气注入林茵的心脉之中,整个过程缓慢而小心,混元真气蕴含着磅礴的生命之力,可以护住林茵的心脉,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这一道精纯的混元真气能够维持不过两三天的时间。

    在混元真气的作用下,原本脸色惨白的林茵逐渐恢复了一些血色,眼角的青紫色也慢慢的消退而去。

    看到杨艾前治疗完毕后,柳烟小声问。

    杨艾前如实相告。

    柳烟一脸的悲伤。

    杨艾前摇头不语。

    因为现在的他除了为林茵续命之后,也无法为其根治,何况对于一个萍水相逢之辈而言,他是不会浪费珍贵的混元真气的,除非那一天他能够突破到新的境界或许才会有别的办法,此时的他还没有这个能力。

    小依低声问她的爷爷。

    老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眼力还在,一眼就看穿了林茵身体的情况,当然,他也看出了杨艾前的不同,尤其是杨艾前居然可以让一个生机已绝之人活下来,这份能力令人惊叹不已。

    小依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老人喟然长叹起来,他不仅是在说别人,同时也是在说自己,有时候想要活下去,是很困难的事情。

    小依冰雪聪明,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老人的心思,连忙安慰起来。

    老人笑着给了小依一个保证。

    杨艾前这话并没有责怪之意,只是实话实说。

    年轻女子有些自责的自言自语。

    杨艾前留下这么几句就回到了座位上,闭目不语。

    年轻女子自责地朝着柳烟道歉。

    有三天的生命,柳烟觉得有希望。

    太杭镇,就是她的希望,也是林茵的希望。

    过了一会儿林茵清醒了过来,眼神中带着一丝柔和,小声问道:

    年轻女子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柳烟问道。

    提到自己的父亲,年轻女子十分的自傲。

    几乎在同一时间,老人和柳烟异口同声的叫道。

    年轻女子很奇怪众人的反应。

    老人激动地说道。

    柳烟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居然会是许神医的女儿。

    许清清吃惊的叫道。

    老人担心的问道。

    老人激动的有些失态,这也难怪,这关系到他能不能活下去。

    许清清低着眼睛小声说道。

    老人有些沮丧的倒在了座位上。

    柳烟和林茵则绝望的喃喃自语。

    在这样的情形下,杨艾前和聂风两人都识趣的没有开口。

    柳烟拉着林茵的手,一脸的关心。

    林茵苦笑道。

    柳烟伤心的说道。

    或许人在绝望的时候,心态反而会平静下来,林茵就是如此,现在的她把一切都看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