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太杭山少侠——步惊云

    ;

    而所谓的生财任务,其实很简单,而且只有一个,那就是经营公司,赚取财富,1rmb=1财力值。不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所赚取的财富,那是一定要通过公司的投资所获得的,不可以是通过其他手段得到的。比如说,在股市得到的钱那是不可以直接兑换成财力值的,只有将这些钱通过投资,然后再衍生出的财富才能兑换成财力值。

    在兑换平台上一看,杨艾前就被上面的价格吓了一大跳。

    一个月就要10000元,这得去那里弄呀!

    现在杨艾前真的很发愁,以他的本事去抢去夺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些钱又不能直接换成财力值。

    杨艾前小声自言自语起来。

    在想到开公司赚钱之后,杨艾前也开始想到了利用前世的记忆来赚钱。比如说炒股,比如说开网络公司,比如说开煤矿,诸如此类,多之又多,但是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资本,即原始的启动资金。

    最后杨艾前下了一个决定。

    在山洞里挖地三尺之后,杨艾前除去带了几瓶药丸之后,什么也没有得到,他开始在这山林之中寻找离开的路。

    寻找了大半天,没有找到一点儿头绪,饥饿之余,杨艾前取出药丸来充饥,然后休息休息,之后继续动身。

    现在的他刚刚突破混元神功的第三重,内生混元金丹,脑海生出了元神,虽然现在的元神很弱小,只能窥探到方圆一里之地,但是这也让他在山林之中避开了许多的凶险,比如说毒虫猛兽。

    混元神功第三重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一阶,一般的毒虫猛兽对他已经起不到一点儿危险。

    走了大半天,在天黑之后,杨艾前就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睡觉,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在清醒之后,杨艾前大口呼吸了几下山林中的新鲜空气,整个人又重新神清气爽起来,直叹这里的灵气真的很纯净。

    紧了紧衣服,杨艾前大步朝着山林中走去。

    话说当日在杨艾前牵制住烈火教的叶南天,老人和小依、林茵、柳烟四人不敢有所停歇,连夜离开了太杭镇,但是由于不认路,他们四人居然也进入了太杭山,并且也遇上了和杨艾前一样的境况,那就是迷路。

    不过说起众人的际遇,当属许清清的际遇充满了传奇的色彩,在杨艾前和叶南天大战正酣之时,一个蒙面的青衣人将她悄悄带走,离开了太杭镇,开启了另一段神奇的经历,当然这只是后话。

    在太杭镇,只有一家当铺,这家当铺叫:惠民当铺,位于太杭镇最繁华热闹的街上,当铺的门前常年站着六名身形魁梧的大汉,表明这可不是一个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地方,当然也为了当铺的安全。

    九指算盘富九,就是这家当铺的掌柜,当然掌柜这话只是这边远小镇的称呼,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称掌柜为经理,或者老板。

    富九之所以被人称之为九指算盘,是因他早年因为嗜赌,欠下了一笔赌债,被人剁去了一指,在戒赌之后,他在亲戚的介绍下,在这家当铺里面打杂,这一晃二十多年,如今他已经是这家当铺的掌柜,除了向东家汇报经营状况和接待一些贵客之外,寻常的等闲事务已经不需要他亲力亲为。而九指算盘这个称呼也越来越少了,太杭镇除了一些大人物外,谁见了他都要尊称一声九爷。

    这天早上,负责柜台事务的伙计由于回老家成亲,因此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九爷只好亲自坐镇。

    上午一般没有什么生意的,九爷翘着一个二郎腿,舒适的斜靠一张古旧的太师椅上,哼着几句小曲,随即想起他那会唱小曲的小妾,那娇滴滴的嗓门,那玲珑的身段,那芬芳的女人香……不一会,九爷就沉入了梦乡。

    一个少年把九爷从美梦中唤醒。

    九爷懒洋洋的睁眼看了一下,只见柜台前站着一个少年,这少年只比柜台高出一个头,身上一袭有些发黄的衣服,衣服上还有几处破烂,浑身上下显露出一股子山林土气,显然是刚从山里出来的。

    九爷虽然很不爽有人打扰了他的美梦,但是作为一个生意人,他知道顾客至上的道理。

    少年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小声说了出来。

    九爷被这几个字惊得睡意全无。

    少年也不多说,将身后卷成一团的兽皮放在到柜台上。

    九爷半信半疑的打开兽皮,一张两米多长完整的白虎皮呈现在他的眼前,接触过许多珍品的他瞬间变得呼吸急促起来。

    他毕竟是一个老手,调整几下呼吸后,就淡淡的说道:那口气仿佛在说一件毫不值钱的普通羊皮牛皮一样,至于白虎皮是否有好次之分也完全是他临时瞎编出来的。

    少年回答的很干脆。

    九爷仔细斟酌了一下,报出一个极低的价格。

    少年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悦。

    听了少年的话语,九爷立即判断出这少年并不清楚白虎皮的真实价格,其实这件白虎皮真实的价格远在30万rmb之上,遇到这样的傻冒,他心中着实欢喜,但脸色却愈发凝重起来,似乎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大约过了一会儿,九爷说道:

    少年十分干脆。

    九爷顿时一阵愕然,虽然他有一定的把握少年会按照这个价格卖掉白虎皮,但是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干脆顺利。

    九爷笑着说道。

    少年接过支票后,没有一丝停留,转身就离开了当铺。

    九爷心里暗暗有了一个歹毒的想法。

    九爷冲着门前守卫的大汉打了一个手势。

    闻其召唤,两名大汉悄声的走到他身前,这两人模样有几分相近,其中一名手臂上有着青龙刺青,而另一名大汉手臂上则有一只白虎剌青。

    纹着青龙的大汉小声的问道:说着还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九爷沉稳的吩咐道。

    纹着青龙的大汉拍着胸脯,小声的保证,说完就转身离去。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先前卖白虎皮的乡下少年才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离当铺几十米远的一处偏僻之处。

    这少年名为步惊云,从小在太杭山中长大,幼时得到奇遇,学到了一身上乘的武功,以他现在的修为,那当铺掌柜和刺青大汉的一番对话一句不落的进入他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