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0章 步惊云的加入

    ;

    在知道这掌柜的心思之后,步惊云就生出了报复一番这几人的心思,当下他故意选择人少的地方拐了进去,在七钻八拐之下,来到一个无人的胡同。

    在他身后一直跟着他的两名大汉心中暗自窃笑,寻思着这少年显然是在城中迷了路,竟然主动走进了这么偏僻的死胡同,倒省去了他们不少的麻烦。但是就在他们跟着步惊云拐进死胡同,准备现身谋财害命时,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步惊云突然出现在了这两个大汉的面前。

    纹着青龙的大汉和纹着白虎的大汉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步惊云寒声问道。

    纹着青龙和白虎的两个大汉在片刻之后就恢复了平静。

    步惊云说着居然当空失去了身影。

    在步惊云失去身影之后,纹着青龙刺青和白虎剌青的两个大汉揉了揉眼睛,然后两人互相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突然纹着青龙剌青的大汉脸上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他惊怒的转身望去,却看到了纹着白虎剌青的大汉高举着右手,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面对纹着青龙剌青的大汉那怒视着的目光,纹着白虎剌青的大汉有点儿语无伦次。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又是打在了纹着青龙剌青的大汉身上,而这一次又是纹着白虎剌青的大汉高举的右手。

    原本受到步惊云突然消失和弟弟所打的有些精神恍惚的纹着青龙剌青的大汉彻底被激怒了,他不再给对方一点儿辩解的机会,一记重拳朝着他的弟弟脸上打了下去。

    纹着白虎剌青的大汉也正在纳闷当中,他哪里能防备这么近距离的攻击,只是下意识的将头朝后轻轻一仰,避开了这一记铁拳,但是他的鼻梁却被纹着青龙的大汉狠狠地击中了,顿时鲜血长流。

    步惊云失去了耐心,在现身之后,抬手就是两掌,掌力贯穿了这两个大汉的全身,这两人顿时就一命呜呼了。

    在解决了这两人之后,步惊云就迅速离开了太杭镇,再度向着太杭山走了进去。

    对于他来说,那里才是他的家。

    不过步惊云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他离开太杭山的时候,就有人一直跟着他,这个人一直跟着他来到了太杭镇,目睹了他在当铺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当然,还有就是他杀人的事实。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突破了混元神功第三重的杨艾前,他在山林之中没有发现出路,正好感应到了步惊云的存在,最后他就跟着步惊云,然后离开了太杭山。

    本来他只是想要跟着步惊云离开太杭山,后来他起了一个心思,那就是召揽步惊云,他打算将步惊云和聂风打造成前世某一部电视剧中的两大主人公一样,为自己未来的大业开疆拓土,征战四方。

    来到了太杭山的外围,杨艾前故意露出了一丝气息,让步惊云可以发现他。

    步惊云果然在发现这一丝气息后,停下了脚步。

    杨艾前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

    步惊云问道。

    杨艾前一脸自信。

    步惊云说着再度如同先前对付当铺那两个大汉一样凭空消失。

    杨艾前轻轻的说道,然后施放开自己的滔天气息。

    处于隐身状态的步惊云突然感到一股磅礴的压力朝他碾来,大叫一声,然后飞快的后退。

    杨艾前冷声道。

    在说话间,浩瀚帝皇拳的君临天下再度施展出来,挟带着帝皇意志的一拳,如同闪电一般重重的打在了正在飞快移动的步惊云身上。

    身中一击,步惊云脸色顿时惨白如纸,但是他还是硬拼着一口气,借着这股拳劲逃出了杨艾前的威压范围。

    此拳一出,只见杨艾前身化星光,拳锋在前,以北斗之位迅速而动,气势之强,较之君临天下又强了几分。

    步惊云深晓自己接不下这一拳,立马大声叫道。

    星光敛去,杨艾前出现在步惊云的身前。

    步惊云既没有说话反对,也没有回答。

    杨艾前看到步惊云不为所动,就想到对方可能就是一个武痴,因此用上乘武功来诱惑。

    杨艾前想对了,步惊云就是一个武痴。

    杨艾前回答。

    为了上乘武功,步惊云答应跟着杨艾前。

    来太杭山的目的,杨艾前已经达成了,他自然要回去了。

    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接下来最大的工作重心,不是修练,而是赚钱,只有钱赚得越多,修练起来才会越快。

    步惊云问道。

    杨艾前回答。

    步惊云于山林中长大,崇尚力量至上。

    杨艾前突然想到了那个九指算盘富九,他决定此人虽然阴狠,但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商人,或称为奸商。

    奸商,自然要奸诈了,不奸诈如何可以赚到钱。

    杨艾前现在打算组建公司,自然需要这样的财务管理人员,因此,他想要招揽富九。

    步惊云突然问道。

    杨艾前说道。

    步惊云问。

    杨艾前道。

    步惊云大声道。

    杨艾前道。

    步惊云道。

    杨艾前解释起一些老板心得。

    步惊云自小在山林中生活,法律意识很是淡薄。

    杨艾前开始为步惊云解释起法制观念。

    步惊云问道。

    杨艾前发觉和一个法律盲交谈法制是很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