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3章 商界三国

    ;

    东江大酒店顶层的旋转大厅里面,来自港澳台、m国、欧洲以及华夏国等不同国度的商界精英、成功企业家、商界巨头、政界名流、影视巨星都汇聚于此,觥筹交错,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林家家主林破,在商界驰骋数十年,其亲手创立的林氏银行位列世界500强,第102位,在华夏国的排名则是第12位,有人盛传林氏银行的总资产其实远远超出了人们所知道的,还有人说m国as集团的幕后金主就是林氏银行。

    杨松其实跟杨艾前玩了一个文字游戏,他说的宴会其实不是单纯的商界宴会,而是林破林大亨六十岁的寿辰。

    林破老来得女,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女林梦芸。

    叶氏重工,华夏国三大商界巨无霸之一,其他两个商界巨头就是林氏银行、东盛实业。

    林氏银行的老板寿辰,东盛实业和林氏银行自然要派人来参加。

    宴会刚开始没有3分钟,叶氏重工的大公子叶卿河和二公子叶倾城终于到了。

    富丽堂皇的东江大酒店的顶楼旋转大厅里面不少名流富商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千金名媛,明星模特儿,一眼望去可谓是争奇斗艳。叶卿河和叶倾城的出现引起了不少的注视,当然不少人是先认出叶卿河才会投以关注的。

    叶氏公司的年轻总裁叶卿河在商界是很有名气的,年纪轻轻,手腕狠厉,刚入商界那会儿,许多人都是等着看他笑话的,后来不仅没有看到笑话,反而叶氏公司在他的领导下越来越强,这着实让许多人眼红不已。

    大家看叶卿河的眼神可以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尤其是对林家的年轻一辈来说。

    叶家和林家在商界上的势力是旗鼓相当,林梦芸虽然也很能干,但却输在是一个女儿家,倒也不是说女儿家不能掌管公司,而是林破一向有重男轻女的观念,虽然自己的女儿很能干,但是在他眼里,女人总是要嫁人的,一些重大决策还是需要男人的手腕。

    林破很看好叶卿河,林梦芸也很中意叶卿河,这就让林家的一些旁系公子哥们吃足了干醋,这代表着林氏未来的接班人很可能不是他们,而是叶家的叶卿河,而叶家的家主叶尚秋也很看重这桩婚事,因为一旦两家联姻,那么华夏国商界三分天下的局势就会改变,到时候叶林两家联手击败东盛实业,叶破一旦过逝,那么华夏国谁还可以与叶家在商场中一较高下?

    林俊英就是众多林家子弟里对叶卿河最不满的一人,叶卿河屡次驳他的面子,一点儿情面都不给,让他在学校里丢脸不说还葬送了学生会副会长的位子。现在他看叶卿河的眼神那一个叫做不共戴天。

    林俊英也注意到了叶倾城,这个从来不出席商界宴会的叶家二公子今天不知道是被什么风给吹来了。

    同林俊英有着同样疑问的大有人在,一个个目光深沉的看着叶家的这一对兄弟,周围有小小的议论声。不认识叶倾城的人打听着叶倾城的身份和背景,知道的人则洋洋得意的指着叶倾城介绍着一些关于对方的事迹。

    不一会儿,在场大部分人都知道了那就是叶家神秘的二少爷。

    为什么要说他神秘,其实是因为叶倾城很少出席宴会,一般人都没有见过他,也不了解他的事情。

    林俊英原来也不认识叶倾城这个叶家神秘的二少爷,但是前几天在学校的运动会上,叶倾城大出风头,在场有不少人家里的孩子都和他们两人读同一所学校,自然也听说过叶二少的大名。

    紫罗兰学院,由深海东九龙商会创建的一所贵族学院,这里面设施是世界上最顶级的,师资也是最顶级的,当然这座学校的招生条件也是与众不同的,可以进入这座学校的人,不是富家子女,就是天赋绝佳的天才。

    东盛实业的大小姐白嫣身穿一袭白色曳地的长裙,秀发披在肩上,整个人显得高贵优雅,站在她身边的人是一个年龄比之大了两三岁的男子,这男子正一脸肃穆的盯着叶倾城和叶卿河。

    看着叶家兄弟华丽的出场,这男子唇角勾起一个深的笑容。

    白嫣轻笑道。

    白琛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很不爽地说道:

    白嫣耸耸肩,从桌上端起一杯酒水,眼睛微眯。

    白琛面无表情的说道。

    虽然两人是亲兄妹,但是由于家族关系,并不能如同一般人的家庭那样,兄妹相亲相爱。

    白嫣撇撇嘴道:

    白嫣报复道。

    白琛怒声道。

    就在白家兄妹互相揶揄对方的时候,杨艾前和杨松走进了这个顶层豪华的旋转大厅。

    一出电梯,杨艾前就发现了这宴会有些不同寻常。

    杨松边走边为杨艾前解释这场盛会的一些背景。

    杨艾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商界三巨头的事情,所以特别好奇。

    杨艾前问道。

    杨艾前道。

    杨松也是一个商人,他深深的明白产业对于自己的重要性,那可是他用辛勤与汗水打下来的,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

    杨艾前笑着说道。

    杨松笑道。

    杨艾前那里能不知道杨松的心思,或许这不仅是他的心思,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谁也不愿意有人独霸商界,因为所有人只想那个独霸商界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这就是人之本性——自私。

    一个40来岁左右的男子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

    杨松从桌上端起一杯水酒,对着这中年男子作了一个“干杯”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