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再遇

    ;

    有钱能使鬼推磨!

    现在杨艾前只是用钱让人买些吃的东西,自然不会发生意外。.. 访问下载txt小说

    果然,十分钟都不到,那服务员就提着两个大食盒进来了。

    那服务员走进来,说着就要将剩下的钱递给杨艾前。

    杨艾前摊了摊手,很大方的说道。

    服务员笑着收回了钱,揣在了怀里。

    在将一干食物摆好之后,那服务员笑着下去了。

    杨艾前用筷子拔拉着桌上盘子里的菜肴,吃了几口,然后突然抬起头,看着侯永兴道:

    侯永兴一怔,皱着眉头说道:

    杨艾前突然将手中的筷子拍在桌子上,然后用冰冷的语气,道:

    话落杨艾前再也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吃起饭来,独留下侯永兴一个人坐在那里,一愣一愣的,像是傻了呆了。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了?不会是吃错药了吧?居然敢吓唬我,我偏就不信这个邪了,看你这小子有什么本事?

    大约过了十几秒后,侯永兴才清醒过来。

    侯永兴又拿出了杨正天这座山来对付杨艾前。

    杨艾前义正言词的给侯永兴说述着一件事实。

    侯永兴问道。

    侯永兴愤怒了。

    侯永兴愤怒了,但是他的心却没有糊涂,他明白杨艾前说的是实话。

    在酒足饭饱之后,杨艾前独自离开了雅轩阁。

    走在路上,拿起大哥大电话,杨艾前看了一下时间,时间已经11:45了。

    走着走着,他开始思考着自己下一步的行动,他来深海可不是读书的,他是来圈钱发财的,以他前世的学历,他已经不需要再学什么了,来上学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那就是混一个,然后谋划自已的大事。

    要知道父亲刚调到深海市不久,虽然是一把手——深海市的市委书记,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深海市这一盘棋要走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官场上的斗争自已一时间是插不上手的,也用不着自已去插手,自已能帮到父亲的地方正是在官场之外,在这个劳苦大众的社会里,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发展的大潮中,那都可以帮得到。

    父亲不可能事必躬亲,亲临第一线,他顾及不到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眼下要说还有一个能叫自已信任和用得上的人,那就沈梅阿姨给自己派过来的生活助理,美丽动人的林丽姐。

    一想到林丽,杨艾前就有将其收为已有的打算,当然这是后话。

    因为想想现在的他,要什么没什么。

    虽然略有薄产,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初生的牛犊,没有什么魅力。

    时机不够成熟啊,现在的他还很弱小,还不够强大。

    为了变的更加强大,他把眼光放到了现在的深海市,以自已拥有的经历见识,没有可能挖不到第一桶金,何况自已手里还有可利用的一些资源,以及自己最大的依仗,父亲这边就不用想了,肯定没有想法的。母亲那里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她是晋原第六钢铁制造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手里握着很大的实权,可以合理利用一下。除此之外,到现在为止,他还结交了叶家,以及杨松这个有钱的大伯。

    赚取更多的财富,换取更多的财力值,升级财神系统,不断地提升着强大的实力。

    大约一个小时的漫步目的行走,杨艾前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面勾画出了一个又一个关于未来的蓝图。

    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深海大学初中部的校区。

    双手放在裤兜里面,走着走着,一直处于思考状态的杨艾前突然听见前面三个十八九岁的小混混嘻嘻哈哈的叫嚷声。

    某位小混混的马屁拍得很恶心,但是貌似那位大米哥却很受用。

    另外一个小混混也不甘落后,赶紧马屁送上,道:

    中间那个拦着李静去路的男子大约十九岁的模样,光头脑袋,一看就是近年被香港古惑仔电影所祸害的问题少年,手臂上还有着触目惊心的剌青,这正是村里赫赫有名的混混,大名不知叫什么的。

    话说刚刚放学,李静跟往常一样,从这儿回家的,但是没有想到今天却给这三个混混给堵在了街口。

    李静搬出了她的爷爷。

    不过可惜不管用!

    胡小米这家伙嘿嘿浪笑起来,表情极度欠揍。

    李静突然大叫了起来,可惜周围没有人在意他们这些孩子。

    那大米哥却一伸双臂拦住李静的去路,嘻皮笑脸道:

    李静叱声道。

    大米哥淫笑着,伸手更往李静的俏脸上摸去。

    李静惊呼一声,吓得连忙朝后退了数步,却正好撞进了杨艾前的怀里,直惊得她转身看去。

    杨艾前一把挽住她的细腰,暗呼一声:好滑,然后将她护在身后,直视着大米哥这三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大声一喝道:

    胡小米的爪子突然伸过来,差点儿就戳到杨艾前脸上。

    突然胡小米叫了起来。

    原来在他爪子戳过来的时候,杨艾前微微后闪了一下身子,闪电般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突然用力一个回扳,那个大米哥顿时受不了这种痛意,大叫起来,连身子都弯了下来,发出一阵阵告饶声。

    杨艾前手上的力道极大,直捏得他鬼叫连天,当时就引来四下过往人们的一片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