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1章 救美

    ;

    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然后不是更多人在七嘴八舌的数落着这个坏小子胡小米。

    刚刚遭遇劫难的李静mm,则是芳心乱撞,在后退之中撞进了杨艾前这个陌生少年的怀里,更是心惊肉跳,她其实已经认出了这个少年就是当日在她家外面见过的那个年轻男子,那天他和杨松一起。

    此时这个年轻男子挡在她的身前,让她突然心底升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从侧边的角度去看,她发现眼前这个男子的身躯并不算伟岸,也谈不上有多高大,但这一刻儿他的确能给人一种遮风避雨的感觉,一时间那种突如其来的温馨在她的心底泛荡起来,令情窦未开的她有些心慌的悸动。

    左侧一个有点儿瘦弱的小子,看见杨艾前一只手就擒拿下了他们的老大,一时不敢冒然冲上去。

    另一个家伙则从兜里摸出了一把弹簧刀,显然是被逼急了。

    李静看的真切,不由惊叫道:

    对于摸着弹簧刀的家伙,杨艾前也看见了,但是以他的实力,对付这三个小喽啰,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嘛。

    突然他右腿瞬间弹起,一记弹腿狠狠地踢在了大米哥的裤裆上。

    大米哥一声惨叫,双手捂着要害倒在了地上。

    杨艾前出手如风,一记右勾拳砸在他左脸上,一声惨叫,胡小米的身体顿时倒向另一边。

    就这两下出手,其速度快得直叫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又狠又准又快。

    一旁的两个小混混则当场就愣住了。

    对付胡小米这样的混混,杨艾前自然是没有动用真气,要不然,这家伙早就挂了。

    要明白混元圣体和混元神功,那是何等级别的绝世武功,据说修练到最高层次那是可以成仙成神的。

    混元圣体本就是一种变态的体质,加上混元神功的作用,杨艾前的身体本就十分强悍,更何况他这些日子还一直修练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虽然只是颂经一两个时辰,但是这古佛门的无上经文却有着难以言明的奥秘,其中最基本的一种奥秘,那就是锻炼**,因此综合数种原因,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拥有强大的**力量。

    不要说是他们三个,就是学徒级别以下的存在,炼气期九重的存在,以杨艾前的**强度对付起来,那也是绰绰有余的。

    那个握着弹簧刀的混混伸刀一指,色厉内荏的叫道:

    杨艾前用麻利的动作回答了他的问话。

    一记飞脚踹在他握刀的手上,那小子鬼叫一声,手中的弹簧刀就脱手飞出。

    还没等他从疼痛中清醒过来,杨艾前又一个箭步窜上前来,伸手揪住他衣领,然后随手一甩,瘦弱的像猴一样的家伙,不受控制的直接向一旁的砖墙撞了上去。

    就这样三个学人家当混混的坏小子瞬间被杨艾前摆平了两个,直吓得最后的那一个腿肚子直抽筋。

    杨艾前捡起落在地上的弹簧刀,斜着眼问。

    他这话出口,又引起一片大笑。

    杨艾前大喝道。

    那个没被揍过的小子很识趣的回答。

    杨艾前骂了一句。

    胡小米也是眼尖锐利的家伙,他能从对方拳头上力道中分辩出对方是练过武功的硬角色,眼里溢满了骇色。在被同伴扶起来后,他颤抖着扔下这么一句场面话后狼狈而去。

    望着胡小米三人消失在人流中,杨艾前转身望着身后的李静。

    看着李静那张清秀绝伦的俏脸,杨艾前心中也在暗暗惊叹:好美!

    今天的李静和初次见面时的装扮不同,她生着一张瓜子脸,明眸皓齿,清尘脱俗,身材修长,大概有164cm左右,身穿着一件套裙,将其妙曼的曲线凸现出来,整个人充满着春青的气息。不过此时她脸色有些苍白,娇嫩的嘴唇有些发黑,眼睛中的惶恐神色还没有消失,但同时还透露出一股无穷的感激之情,真是人见犹怜。

    杨艾前关心的问道。

    李静感激的回答。

    杨艾前双手一伸,轻轻扶住李静的双肩,摇头说道:

    李静直起娇躯,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望着杨艾前。

    杨艾前笑着指着不远处一个大门前的大铜牌子,上面写着:深海大学初中部。

    李静这才恍然明悟过来。

    杨艾前问道。

    李静问道。

    杨艾前道。

    李静好奇地问道。

    杨艾前道。

    李静很惊讶。

    杨艾前也有些吃惊,按理说自己上高中,李静没有必要这么吃惊呀。

    李静回答。

    杨艾前也特高兴。

    李静问道。

    杨艾前翻看过自己的转学手续,知道自己将要就读的班级。

    李静虽然只在深海大学初中部上学,但是有空也去过高中部、大学部以及小学部。

    既然是同学,两人关系就更进了一步。

    李静突然发现杨艾前还搂着她的双肩,抬眼望了杨艾前一眼说。

    杨艾前连忙收回双手,退后一步道:

    李静并没有拒绝,微微点头。

    李静家离此时并不很远,大约还有半里路,转过两三个街口就到了。

    在路上,杨艾前开始了他的语言攻势,先是不着痕迹把李静的美丽赞扬了一遍,然后开始自编自述,他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尤其是当他自述到自己七岁时就父母双亡,家中一切也被债主们搬空,每个月就只有二十元的生活费度日,那其中的艰辛真是一言难尽时,李静已经是泪眼满眶,拿出小手帕擦拭着眼泪。

    在李静问他既然这么贫困,为什么还要来深海就读的时候,他居然无耻的说,杨松这个大伯看他可怜,这才将他接到这里来,同时还编了一些寄人篱下的日子有多么的无奈和辛苦,直叫闻者落泪,看者伤心。

    走到新泉村旧区李静家门前的时候,杨艾前这才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深海大学居然和新泉村相毗邻,甚至李静的口中他知道深海大学的部分校区就是新泉村的土地,因此,新泉村的学生可以在深海大学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