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溪畔小童

    ;

    好在泉水虽寒,缓缓流入小溪后却变得清甜可口。

    正值夏季当午,九名七八岁大的光屁股男童,聚在泉眼下方二三里远的小溪中嬉戏玩耍。溪水到了此处,寒意已淡,竟然也有一些虾蟹小鱼在水中游动。

    溪水只有两尺深浅,刚刚没到小童腰间。几名小童,裸露在外的上半身以及脑壳脸面上,糊满黑黄相间的烂泥,只露出一对对黑白分明的眼珠,显然是借烂泥来抵御太阳的火热炙烤。(按周秦计量单位折算,一丈等于十尺,一尺约等于现在的二十三厘米。)

    小溪两畔,一株株歪脖柳树依溪而生,树影婆娑,阵阵蝉鸣中不时传出小童清亮的叫嚷。

    仔细看去,溪水稍窄处,几名小童正在用砂石、泥块、树枝、草皮筑出一座简陋的堤坝,眼看堤坝将成,水流慢慢汇聚,渐渐没过小童脖颈,几名小童不由叽叽喳喳地欢快叫喊起来,一个个象泥鳅一般滑入堤坝之内,小脑袋在溪水中沉沉浮浮。

    远处小道上,却有另外十几名身着各色衫裤的小童,嘻嘻哈哈哈地打闹着跑来,看其身后,正是王庄方向,这群小童,年龄同样在七八岁不等。为首的却是一名十一二岁左右的红衫童子。

    此童比其他小童明显要高出一个头来,乌黑的冲天小辫随着身形的跳动一抖一抖,长相清秀,唇红齿白,脖子里挂着一条小指粗的银项圈。

    眼看这群小童离小溪越来越近,草从中突然跳出来一名上身**,下身穿着一条土黄色短裤的廋弱小童,拦在众人面前,红衣童子一摆手,身后诸人顿时纷纷停下脚步。

    “廋猴,你探得怎么样了,寒泉村那帮小子今曰是否在老地方玩耍,有没有水生那坏蛋?”红衣童子冲跳出来的小童问道,提到“水生”二字时,面上隐隐有一丝紧张之色,身后的几名小童也停下打闹,纷纷把目光望向拦在路中的廋猴。

    廋猴咧嘴一笑,露出几颗稀稀拉拉的牙齿,讨好地说道:“龙少爷放心,没有看到水生,只有大牛和另外八个小子在那里筑坝。”

    红衣童子心中顿时一松,眼珠一转,面上闪过一丝坏笑,转过身来,冲身后诸人说道:“听到了吗?嘿嘿,水生那坏蛋不在,既然如此,我们也不用在他们下游玩耍了,干脆直接杀过去,灭灭那帮小子的威风,出一口恶气!”

    身后小童顿时摩拳擦掌,群情激奋,叽叽喳喳地叫嚷起来,从众人的言语中听出,似乎先前和溪中筑坝的寒泉村小童已经干过数仗,却因为一个叫“水生”的小童,始终没有占到过便宜!

    红衣童子手一摆,众人顿时停下叫嚷。伸指点向孩童中三名身材略微粗壮一些的小童,说道:“二柱、虎子、狗娃,你三个给我听好了,等下只管用力去抱住大牛,让他无法动弹,剩下的几人就交给我们。要是真能出了这口恶气,回去后,我请你们三个吃那从镇上买来的点心。”

    “龙少爷尽管放心,等下我负责抱住大牛,他要敢挣脱,我就咬他。”一名虎头虎脑皮肤幽黑的小童,两眼一鼓,挥了挥小拳头,嗡声说道,看其年纪虽幼,声音却粗哑犹如诚仁。

    另外两名身高一般,眉眼酷肖,皆是满头生满癞疮的小童,听到有“点心”可吃,目中露出渴望之色,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其中一名小童说道:“二柱哥说得对,大牛要是不服,我也咬他!”另一人随声附合。看二人模样,似乎是一对双胞兄弟。

    红衣童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目光逐一扫过众小童,右臂一举,意气风发地说道:“好,从现在开始,大家不要声张,我们悄悄冲过去,杀他个措手不及!”转过身来,带头大步向前走去。众小童纷纷止住吵闹,快步跟上,就连脚步也有意放轻了不少。

    溪水中,早已是另一番情景,一个个小童在水里沉浮嬉戏,不时有小童从河底摸一手烂泥,悄悄等着同伴浮出水面,然后猛地抹在其头脸之上,未等其睁开双目,自已却先钻入水中不见。要不就是拉住同伴足踝,或者是按住同伴脑袋,令其无法浮出水面。玩得是不亦乐乎。

    一名寒泉村小童方自从水中探出脑袋,却一眼看到来势汹汹的红衣小童一行,双睛一下瞪圆,尖叫道:“大牛哥,王龙那坏蛋又来了!”

    河溪里水花四溅,众小童纷纷向水浅处游去,一个个站起身来,齐齐把目光投向一名面孔红中带黑,浓眉大眼的男童。经过水中一番折腾,众人原本糊在身上的烂泥早已泡脱不见,一个个露出光溜溜的身躯来。

    当先的那名男童,一串串晶莹的水珠从幽黑结实的小小身躯上滑落,望向飞奔过来的红衣小童一行,目中不但不惧,反而闪过一丝兴奋的火焰,一步向前跨出,挡在众小童身前。咧嘴一笑,嘴角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朗声说道:“王龙你个手下败将,不好好待在下游喝小爷的洗脚水,竟然还敢跑上来,你以为人多就能打得过人少吗?先吃小爷一石头再说!”

    话音未落,飞快地弯腰从溪水中摸出一只鸡蛋大小的石块,抖手掷出。光溜溜的鹅卵石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向红衣小童当头击去,准得出奇。

    眼看就要被石头砸个正着,王龙面上现出一丝怒意,哼了一声,脚步微晃,跳入路边草从之中,身法灵活,竟然如同习过武术一般。

    石头“咣”的一声,砸在路面上,荡起一片尘土,大牛心中暗叫可惜,抬起右手,拇中两指放入口中,深吸一口气,用力吹出一声响亮悠长的口哨,口哨远远传开。

    听闻口哨,王龙面色一变,眼看身后的王庄诸小童已群涌而到,大声说道:“弟兄们,快,给我狠狠地搸,莫要等他把水生那坏蛋叫来。”

    群童嗷嗷叫着冲入小溪中,二柱一马当先,虎子、狗娃紧随其后,三人分头向大牛扑去。大牛毫不畏惧,迎上前去。

    众小童各找对手,纷纷扭打在一起,水花四溅中,尖叫声、嬉笑声、哭闹声响成一片,好不热闹,就连溪畔老柳树上的蝉儿都停止了鸣叫,扑闪着翅膀纷纷逃离。

    王龙看了看身上颇为洁净的红衫,望了望因为打闹而混浊起来的溪水,皱了皱眉头,独自一人爬上溪畔一块大石,双手叉腰,口中呼喝连连,有模有样地指挥起王庄众小童。

    寒泉村小童虽然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却也并不如何畏惧,尤其是被五名孩童围在正中间的大牛,力气比其它孩童要大上许多,双眼圆睁,拳打脚踢,不多时,围住他的五人已个个鼻青脸肿,若不是二柱一对双臂死命抱在大牛腰间,大牛恐怕早已挣脱而出。

    死命抱住大牛左臂的狗娃,见五人合力,还是占不住便宜,低下头来,一口咬向大牛胳膊。

    齿痕深深印入肉中,鲜血丝丝溢出,大牛“啊”的一声痛呼,空着的右臂用力回缩,肘部狠狠击在身后的二柱胸腹之间,二柱吃痛之下,双臂松脱,得脱自由的大牛一脚踹在扑到身前的虎子肚腹之上,虎子身形向后趔趄着倒去,撞在水坝之上,临时彻成的小小水坝坍塌软倒,好不容易聚起来的溪水飞快流散。

    大牛用力把咬住其左臂不放的狗娃向胸前拉近,右拳飞快击出,“砰、砰、砰”三拳过后,狗娃一头歪倒在河溪之中,哇哇大哭,小脸上涕泪鼻血模糊一片,牙齿也被打掉一个,口中鲜血直流。

    围在身畔的另外两名小童各自一惊,向后退去。大牛目光扫过二人,嘴角闪过一丝轻蔑之色,并不去追打,反而弯腰从小溪中摸出两块卵石,抖手扔出一块,向溪畔大石上的王龙砸去。

    眼看石块呼啸着砸来,王龙只得从大石上跳下,怒道:“周大牛你个犟种,有种你给我上来,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蹲下身来,刚刚摸到一块石头,正要站起身来还击过去,目光不经意间扫向溪畔的道路,却一下子寒毛倒竖,小脸惨白,忽地一下跳入溪水中,尖叫道:“狼啊!有狼,快跑!”

    正要把另一只石块砸出去的大牛,陡然住手,目光望向溪畔小道,同样面色剧变,心脏骤然缩紧。

    王龙方才所站巨石后面的道路上,此时正站着一只高有五尺体长七尺的健硕灰狼,灰狼身后,浓密的草丛一阵晃动,悄无声息地爬出来另外四只身形稍小一些的灰狼,看模样,正是一只母狼带着四只小狼。

    为首的母狼獠牙毕露,闪着凶光的褐黄色眼珠扫向溪水中的孩童,腥红的长舌口涎嘀嗒,伸出一只脚爪在地面上轻刨数下,身形前弓,一头向跳到溪中的王龙扑去。身后四只灰狼紧随其后。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