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罗秀英

    ;

    待鹞鹰振翅飞远,王龙这才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地跑回路中间,蹲到瘦猴身畔,伸手到他鼻子下试了试呼吸,又摸了摸他心跳,正想查看他背上伤势,寒泉村方向却传来一阵阵犬吠和杂乱的脚步声。王龙心中顿时一松,张口大叫道:“快来人啊,我们在这里!”

    一条大黄狗飞快跑来,围着狼尸转了几圈,汪汪狂吠,紧跟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紫衫妇人大步流星奔了过来。

    那妇人身高七尺,双眉斜飞入鬓,一双单凤眼英气逼人,满头青丝被一枚金环束到脑后,再挽出一个乌黑的发髻。肩头上背着一张金漆长弓,腰间悬着一壶长箭,整个人显得是英姿飒然,若不是肤色稍稍黝黑,定然是一名绝色美人。

    妇人止住脚步,望了一眼面前的情景,眉头微皱,冲王龙问道:“这两个孩子怎么样了?其它的孩子们又在哪里?一共有几只恶狼?”

    王龙识得这名妇人是大牛、水生的母亲罗秀英,慌忙站起身来,指着寒泉村小童筑坝方向,答道:“秀英姑,那里还有四只恶狼,大牛和水生都在那边呢!”低下头,望了一眼瘦猴和二柱,又说道:“他们两个只是昏了过去,要不,我给你带路吧!”

    妇人微微一笑,拍了拍王龙肩头,说道:“好孩子,你就看着他们两个,呆在这里别动,等下有人过来,自然会帮你把他们救醒。”

    倾耳细听了下溪畔动静,冲大黄狗说道:“大黄,前头带路!”大黄狗摇了摇尾巴,箭一般向前奔去,妇人紧随其后。

    溪畔老柳下,两只本来活蹦乱跳的小狼中,有一只已经躺倒在地,四条腿断了三条,再也无法爬起。而那只带头的母狼,倒在血泊之中,进气多,出气少,叫不出声来,自然也不会招来同类。

    只剩下一只四肢完好的恶狼,嗷嗷狂叫着围绕一株老柳树转来转去。柳树上,水生背靠树干,坐在一根粗大的树丫上,脸上挂着懒散的笑容,不但没有一丝惧意,还把赤裸的双脚垂下来,不停抖动,诱惑恶狼一次次向上扑起。

    伸手指着上窜下跳的恶狼,嘻笑着说道:“若不是楸木棍断了,早就把你四条腿敲断!快滚蛋!咦,不听话是吧!叫你走不走?不得了了耶,还敢叫唤?哼哼,等我娘来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话音未落,拉动弓弦的响声从小路方向传来,随着响声,一枚四尺长的利箭呼啸着飞来,眨眼就到了恶狼身后,血光迸现!随着一声凄厉的狼嚎,利箭从恶狼的后侧脖颈处穿入,从面颊上透出,残余的力道带动着恶狼身躯向前扑出一丈多远,这才重重摔在地上。

    躺倒在地的恶狼,四肢抽搐,腥红的鲜血从嘴中汩汩流出,眼看不能再活。

    水生双目一亮,抓住一根鸡蛋粗的柳枝,纵身从柳树上跳下,三步两步跑到恶狼身边,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砸在恶狼的头颅之上,说道:“看什么看,死了还不服气?早告诉你不要惹到我娘了,就是不听!”

    大黄狗摇晃着尾巴跑到水生身边,瞪着狗眼歪起头颅看了又看,仿佛在鉴定那恶狼死了没死,恶狼一只前腿一动,大黄狗猛扑上去,狠狠咬了几口,见那恶狼停止动作,这才止住扑咬,表功一般地望向出现在水生身后的紫衫妇人,叫了两声。

    紫衫妇人把目光望向溪畔的几只狼尸,最后投向骑在柳树上的十几名小童。

    水生嘿嘿一笑,说道:“娘,不用看了,那三只恶狼都已经死了。还是娘的箭法厉害,一箭就把这只恶狼射死,要是爹爹在这里,恐怕要射上两箭才行!”

    紫衫妇人听到另外几只恶狼已死,心中松了一口气,一眼看到水生背上的伤痕,一阵心痛,伸手在水生脑袋上敲了个爆粟,说道:“少拍马屁,你爹不在家就敢胡作非为是吧?谁让你和大牛带着小娟跑到溪边来玩的?要是被恶狼伤了怎么办?”

    水生揉了揉脑门,委屈地说道:“娘,我最听你话了,我可没敢跑到溪边来,只是后来听到这里有狼,怕大哥受伤,才跑了过来。”

    “哦!这么说我该夸夸你了?”紫衫妇人面容上似笑非笑。

    水生咧嘴一笑,说道:“那倒不用,少罚我一天练功就行!”偷看了一眼母亲脸色,似乎并不生气,拍了拍小胸脯,又说道:“娘这么历害,天天教我们学功夫,你儿子什么人呀,几只恶狼又算什么?根本就伤不到我们两个!”

    紫衫妇人面色一板,一把抓住水生左耳,提溜起来,说道:“是吗,原来我儿子都这么历害,可以上山屠狼了?等你爹下次出门,是不是要把你们兄弟两个给带上啊?”

    水生连连呼痛:“娘,娘,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吹牛说大话,你千万别告诉爹爹知道,我再也不敢了!”

    “哼哼,不敢,我看你什么都敢做,我问你,那两只小鹞子怎么惹到你了,你又干吗把它们捉下来?”

    “那老鹞子敢把刘奶奶家的一窝小鸡吃的一只不剩,我就不能把小鹞子捉下来送给刘奶奶?”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还敢顶嘴?我就不信你捉了小鹞子是要送给你刘奶奶?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给村子里的孩子们带来多大危险?那老鹞子要是守在村口,见小孩就啄,伤了人怎么办?”

    “娘,娘,我错了,你就松开吧,要是不小心把我耳朵扯掉,还得去请大夫,多不划算呀?不如这样,娘,你先把我松开,等下我把两只小鹞子送回去还不行吗?”水生呲牙咧嘴,做出一副疼痛难忍的表情。

    眼看大牛和其它几个小童跑了过来,紫衫妇人这才松开水生的耳朵,冲着水生屁股踹了一脚,说道:“是你说得哦,马上就去做,要是今晚以前没有做到,出了什么事,我打断你的腿!”

    水生揉了揉红肿的耳朵,愁眉苦脸地答应道:“是!”想到辛辛苦苦费尽心机抓来的小鹞子转眼就要送回去,一阵不甘心,又想到那两只老鹞子的凶相,暗暗叫苦,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引开老鹞子,然后再爬上大杨树。

    十几名村民手持叉棒,陆陆续续跑了过来。当看到两个村庄有五名小童惨死在恶狼爪牙之下,一个个心中难过,议论纷纷,好在那五名小童中,只有那名肥胖的小童是寒泉村人,而且父母皆未前来,村民们倒也不怎么伤痛。

    大牛的母亲罗秋英,眉头却是暗皱。

    劫后余生的众小童,看到亲人来到,纷纷扑入怀抱,有的是哇哇大哭,有的则兴奋地冲着家人说个不停,更多的是沉默不语,依然沉浸在后怕之中。

    王庄离此有三四里路,死了四人,伤了三人,罗秋英只好让八名村民先把王庄的一众小童护送回村。自己则带着另外几名村民,背起死去的那名肥胖小童,抬起五只狼尸,回转寒泉村。

    一路上众人议论纷纷,想不通,这五只恶狼为何会跑到离村庄如此近的此方行凶。

    地处深山,村民们经常会在深涧密林中遇到恶狼,在夜间,恶狼也会时不时地流窜到村子中,咬伤牛羊鸡犬,可象这般大白天地出现在离村庄如此近的地方,还真不多见。

    因为这五只恶狼的肆虐,两个村庄陷入短暂的悲痛和混乱之中。

    第二曰,寒泉村西头,一间土窑洞里传来一男一女的激烈争吵。

    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哭道:“就你老实,就你是好人,就你会为别人着想,要不是大牛那杀才把咱家胖墩带到溪边玩耍,怎会出这样的事?胖墩啊,我的儿啊,你命好苦!”

    “好了,不要哭了,你这婆娘讲不讲理?都是一般大小的娃娃,咱孩子比人家大牛还大上一岁,怎好意思说是人家带你出去玩的,再说了,大牛不是还从树上跳下来救人了吗?”

    “救人?你是猪啊?他救得是别人,又不是咱家胖墩。现在全村里只有咱儿子死了,别人都在看笑话呢,你不去找罗秀英那丫头算帐,冲我吼什么?要不是她这当娘的没有管好儿子,要不是大牛和水生在一旁窜唆,咱胖墩有那么大胆子,敢到溪边去玩耍吗?”

    “你胡说些什么,那么多孩子都在溪水里玩,又不是咱家胖墩一个,要怪就怪咱家孩子运气不好,和大牛、水生又有什么关系?做人要有良心,当年金鹏好歹也救过我一命不是?”

    “那是他应该救你,你跟着他一起打猎,他不救谁救?你要良心是吧?要良心秀英家就应该赔我们一个儿子!”

    “你这臭婆娘,越说越不上道了!咬死你儿子的是恶狼,又不是大牛和水生,你找人家干什么?再说了,这么多年来,村子里哪户人家没有得过老罗叔和秀英夫妇二人的好,有谁会帮你出头说话?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