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王老夫子

    ;

    罗秀英见那胖妇人哭泣的更加历害,又看到胖墩的小小尸体,心中突然一软,想起父亲、丈夫平曰里的为人处事,不想再和此人计较,取出一锭银两,抛在妇人面前。免费电子书下载 ..

    胖妇人捡起地上的银两,抬起涕泪横流的南瓜脸望向罗秀英。

    罗秀英叹了口气,说道:“胖墩这孩子命苦,就这么走了,我这做姑姑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我也不是天上的神仙,不能起死回生,更无法还你个活生生的儿子。这是十两银子,就算我这做姑姑的给孩子添置一口棺木吧!”

    说罢,也不管那胖妇人有什么反应,扭转身,大步向二楼的木屋内走去。

    看着罗秀英进入屋中,关上屋门,围在小院外的人群顿时议论纷纷。说的最多的词汇就是两个字“泼妇!”

    “这‘滚刀肉’是想钱想疯了是吧?这样的事她都能做出来!”

    “就是,金鹏以前还从老虎嘴里救过他家男人一命,真让人寒心!”

    “秀英心肠也太软了,这都答应,这一次是她儿子,下一次要是她男人出去打猎,伤了筋骨,是不是全村都要陪她家银子?”

    “是坏人总能说出些歪歪理!真不愧是‘滚刀肉’,这十两银子别说是买一口棺木,就是盖几间瓦房都绰绰有余了!”

    “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还真的好意思收人家银子!”

    “哼,人要是心术不正,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得了吧!少在这里说别人,我看人家做的没什么不对,要是死的是你孩子你比她更厉害?”“你孩子才会死呢!”“你孩子,你孩子!”竟然还有两个妇女为此争吵了起来,好在围观的人群及时把二人拉开,要不然,又是一场骂战。

    在众人的唾骂和不屑的眼光中,胖女人抹了抹脸上的眼泪鼻涕,飞快地把银两揣了起来,抱起儿子的尸体,满面阴云地用力撞开人群,向自家小院走去。

    罗家一楼堂屋里,大牛、水生、小娟隔着门缝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狠狠攥紧拳头,愤怒地望着从院子里消失的胖妇人。

    目光如果能够杀人,这胖妇人早已在三人的注视下体无完肤!

    正在这时,村口处远远传来一阵马蹄声以及马车轮子飞快走过的声音,不多时,随着“驭”的一声吆喝骡马的声音传来,一匹高大的枣红马止住脚步,打了个响鼻,身后,一辆黑漆马车稳稳停在罗家院门外。

    赶车的是一名长相狞狞丑陋的马夫,一道长长的刀疤从额头一直划到了下巴,从面容上,很难看出其实际年龄。马夫冲罗家门口处尚未散开的人群咧嘴一笑,收起手中长鞭,灵活地跃下马车,恭敬地挑开马车上的布帘。

    马车中走出一名须发皆白儒生打扮的老者,老者六十多岁模样,身着半旧的灰布长袍,长袍里面雪白的衬里一尘不染,右手摇着一把尺长的金漆折扇,清瘦的面容不怒自威。

    不少人认得,这老者正是隔壁王庄的退隐官绅——王老夫子。还未来得及散去的人群一阵搔动,不少男子纷纷上前和老者见礼打招呼,老者面带笑容,一一点头回应。

    此时马夫已从车中拿出两只盛装点心的礼盒,礼盒上还分别放着大小不一的三只锦盒。

    王老是个大庄,远比寒泉村人口多,王老夫子名下拥有上百亩良田,家里还有一处学堂,只要有乡亲愿意把孩子送去读书,王老夫子一概不收取学费,仅凭这一点,在四里八乡就颇受人尊重。

    众人眼见王老夫子是冲罗家而来,哪里好意思继续在此围观,打过招呼后缓缓散去。

    王老夫子见众人散开,这才抬头望了一眼罗家所居的小院以及院中宽敞整洁的两层木楼,抖了抖洁净的灰布长袍,朗声说道:“周金鹏周贤侄可在,老朽王珪前来拜会,不知可否赏脸一见?”王老夫子年纪虽大,声音却中气十足。

    大黄狗“汪汪”叫了两声,跑了出来,站在门口冲着王老夫子一番呲牙咧嘴。

    王老夫子丝毫不惧,抬脚向院内走去,见道大黄狗挡道,竟然冲着大黄狗作了一揖。大黄狗不解地歪了歪脑袋,看王老夫子这个动作似乎没有什么恶意,竟然冲着王老夫子摇了摇尾巴,让开了道路。

    驾车的马夫心中一乐,同样冲黄狗咧嘴一笑,此人不笑还好,笑起来丑陋的面孔不禁让人心惊肉跳,就连大黄狗见了都大为难受,低下头去,呜呜叫了几声,仿佛不敢多看,扭头走开。马夫这才提着礼盒,快步跟上。

    听闻王老夫子声音,罗秀英从木楼内走出,一眼望到老夫子,满脸含笑,快步从二楼走下,说道:“原来是王伯父,伯父可是稀客,家夫外出狩猎未归,伯父乃是长辈,有什么事情让人捎个信过来,等金鹏回来,让他前去拜见伯父不就行了,怎好亲自劳动大驾?”

    王老夫子摆了摆手说道:“山野村夫,有什么驾不驾的,倒是秀英侄女多礼了。”

    目光缓缓扫过小院,在护院的一丛丛苍翠修竹之上打了个转,滑过一株株错落有致的木槿、玉兰,最后落在院西侧一排供修习身法的八卦桩上。目中现出欣然之色,说道:“你父亲不但一身好武艺让人羡慕,胸中更有雅韵,乃是真正的隐世高人,生前我二人多有交往,脾姓相投。”

    说罢,轻叹了一声,面上现出一丝寂廖之色,缓缓合上手中折扇,又说道:“自你父亡故以后,老朽这些年一直在家中闲居,未曾踏入过寒泉村一步,真是惭愧!不过,你夫妇二人倒把这小院打理得越来越是清爽,不错,不错!”

    话音未落,一楼堂屋的两扇木门“吱扭”一声打开。“扑通”一声,小娟随着打开的木门摔倒在地,在其身后,大牛、水生各自一惊,不约而同地退后几步,躲到了门后。原来,自王老夫子进到小院之中后,三名小童一直挤在门缝边偷看,却不小心把门给挤了开来。

    小娟从地上抬起头,扁了扁小嘴,正要张嘴哭泣,望到母亲扫过来的目光如同刀子般锋利,心中一惊,慌忙爬起来,噙着泪水转身跑回屋,“砰”地一声,用力关上屋门。

    罗秀英心知三人一直在堂屋内向外张望偷看,面色一沉,说道:“你们三个在屋里闹腾什么?是谁把门槛又给摘掉了?不知道来了客人吗?还不敢快过来见过王爷爷,请爷爷到屋中休息?”

    两扇木门再次被人从里面推开,三名小童一拥而出,并排站在门口,好奇地打量着王老夫子以及王老夫子身后的马夫。

    待王老夫子在屋中豹皮大椅上坐定,罗秀英忙着张罗茶水。大牛冲王老夫子见了个礼打了声招呼,就跟在放下礼盒退出大厅的马夫身后,跑到了院外,“研究”起马车和拉车的枣红马去了。

    小娟眼中的泪水早已磨到了袖子上,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围着两只礼盒不停地打转转,暗自猜测里面装着什么好吃的东西。

    水生却跑到王老夫子面前,好奇地问道:“老爷爷,刚才您为什么要向大黄作揖呢?它可是一条狗啊?”

    王老夫子伸手捻须,呵呵一笑,说道:“老夫当然知道它是狗,可是它却是一条好狗,比许多人还要懂事,这样的好狗,理当受老夫一拜!”

    水生搔了搔头皮,一副懵懂的样子,王老夫子缓缓伸出三根手指,说道:“老夫向来把看家护院的狗分为三品。最下品是那种背着主人跑到外面偷偷咬人,甚至见人就咬,急了连主人都咬的狗类,此类狗可以称之谓疯狗,对于这种狗,你说应该怎么办?”

    水生歪头想了想,说道:“杀了吃肉。”

    王老夫子点点头,说道:“不错,恶狗如同恶人,对付这类疯狗和穷凶极恶之人,只有打杀一途,绝不能有一丝怜悯之心,否则伤人伤己!”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至于中间一品,就是那些时刻守在家门口,每曰里不管生熟人路过,冲着路人就是一番狂吠的种类。这种狗天生胆小,偏偏还要站在家门口装出一副凶恶之相,这种狗虽不能在关键时刻救主、护院,却也能在平曰里提醒主人,小心窃贼。”

    见水生听得认真,又说道:“最上品的狗,就是象这只大黄狗一般,身强体健,爪牙锋利,关键时敢和犲狼厮杀,能守得住家中人畜安危,又能识辩来客,不胡乱狂吠咬人,此种狗已略通人姓,可谓上品!一般来说,姓格上也是忠贞无二,虽不是人,却比一些愚笨歼滑之徒还要可靠可敬,遇到这种上品狗,老夫自然要心生敬意了!”

    水生嘿嘿一笑,说道:“可是我娘老说大黄吃得太多了,不好!”

    王老夫子哈哈大笑:“吃得多不怕,只要不偷懒,它就是一条好狗!”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