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湖畔风波

    ;

    女童见母亲训斥自己,不满地翻了翻白眼,说道:“娘,我是不是你亲闺女啊?为什么每次都向着别人说话?再说了,这两个讨厌的家伙明明比我还小,你却让我叫他们哥哥?你看他俩那呆样?竟然也好意思和我一起去玉鼎门修仙?”说罢,连连摇头,面容上写满不屑。

    转身看到王龙,眼珠一转,说道:“还是这位王龙哥哥斯文有礼,人又长得俊俏,这才象个修仙者嘛!”女童年纪不大,却也颇有心机,竟然还知道在四名小童间进行挑拨离间。

    眼见女儿如此不听话,绿衫夫人尴尬一笑,说道:“妾身教女无方,惹几位见笑了,妾身代小女向这两位小公子道一声歉!”生怕女儿再说出不中听的话,冲铁豹使了个眼色,伸手夺过铁心棠手中缰绳,递给铁豹,说道:“这几位乃是贵客,要好好伺候。”

    铁豹心里清楚铁心棠一向受众人宠爱,年纪虽小,却是刁蛮任姓,任准的事情,绿衫妇人根本拿她没有什么办法。怕她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惹来更多麻烦,连声称是。

    转身冲王孟凡施了一礼,说道:“王老爷,龙阳湖离此还有一段距离,天气炎热,我们还是早一刻启程比较凉快一些!”说罢,快步上前,拉开马车布帘,对王龙四人说道:“几位小公子请。”

    王龙拉了一把大牛,二人向马车走去,水生刚要跟着迈步,铁心棠却不依不饶地冲着面色铁青的水生说道:“叫你黑炭头,你还不服气了?等下到了龙阳湖,记着千万不要下水,像你长得这么黑,一不小心沉到湖底烂泥里,别人找也找不到!”说罢,嘻嘻一笑,似乎感觉自己的比喻十分形象。

    小丫头一再挑衅,水生鼻子都要被气歪,怒道:“你才会沉到湖里去呢?瞧你这样,恐怕连狗刨都不会。有种你和我一起去比试比试,看看到了湖里谁会沉下去?”

    罗秀英见这小丫头存心和儿子过不去,虽然心中不满,却也不愿和她计较,瞪了一眼水生,一手拉起小娟,一手拉起水生,向马车走去。

    看着四名小童先后上了马车,铁豹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刚放下布帘,还没转过身来,没想到铁心棠却气呼呼地追了过来,掀开布帘,一头钻了进去,挤到水生对面坐下,怒道:“好,黑炭头,我就和你一起去龙阳湖比比,看看谁才会沉到水底,到了那里,谁要是不下水,谁就是一条不要脸的小狗!”

    站在马车旁的罗秀英不禁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刁蛮的小丫头竟然和水生较起劲来,不但不乖乖回家去,还挤到了马车里面!有心把她拉下来吧,想一下这毕竟是在铁府,总不能为了两名小童斗气,闹得大家不愉快。

    绿衫妇人神情尴尬,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女儿刁蛮,铁府上下从来都是让着她,没想到水生竟然和她顶起牛来,激得女儿好胜心起,犯起了牛脾气。快步走到马车边,连声劝说,想把她拉下来。谁知道,铁心棠却赖在车里死活不肯下来,到了最后,竟然哇哇大哭,撒起泼来。

    几名大人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个局面,罗秀英见那妇人手足无措,一笑说道:“铁夫人,既然心棠不愿下来,就由着她吧,小孩子吵吵闹闹的再也正常不过,不用管她们,说不定还没有走到湖边,几人就和好了!”

    绿衫妇人平曰里一向娇惯女儿,只要女儿祭出“哭闹”这个“撒手锏”,就没有一丝办法,虽然心里明白这是小孩子在赌气,却也大不放心,想了想,苦笑道:“小女不听话,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既然如此,妾身就陪各位一起到龙阳湖游玩一番,尽尽地主之谊吧!”

    几名大人各自相视一眼,也只得如此,铁夫人拉了罗秀英同坐一辆马车,三名男子则各骑一匹骏马,铁豹当头带路,一行人向龙阳湖走去。

    见马车开动,铁心棠这才止住哭泣,破涕为笑,得意地横了一眼水生,挑衅般地说道:“黑炭头,等下你就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哼哼,到时侯不要喊救命才好!”

    被她一哭一闹,水生心中的怒意早已消去不少,没想到铁心棠此时却再次挑起战火,水生哼了一声,本待反唇相讥,一眼看到铁心棠小脸上犹自挂着晶莹的泪珠,怕她再次哭起来,索姓白了她一眼,不搭理她。

    一路上,两名小童暗中较劲,谁也不再说话,倒也安静不少。大街上车水马龙,不时传来各种各样的叫卖声,小娟心痒难耐,几次想掀开车帘看一下外面景象,看另外四人一个个无动于衷,不敢去拉开窗帘,只好憋住不看,心里气闷,一双大眼睛时不时剜铁心棠一眼,恨得牙根直痒痒!

    另一辆马车内,罗秋英和绿衫妇人倒是相谈甚欢。见前面车辆中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打闹声传来,二人虽然觉得纳闷,却也乐得如此。

    原本指望这件小事就此平息,谁知到了龙阳湖,事态却一下子激化开来。

    刚刚到了湖畔,众人下得车马,还没有来得及欣赏湖边美景,铁心棠却一把拉起水生,向湖边快步走去,口中说道:“黑炭头,你给我睁大了眼睛看好了,看看谁到了水里会沉底?”说罢,未等水生有所反应,脚下一絆,小手在其背上用力一推,水生已一头栽到湖中,溅起朵朵水花。铁心棠咯咯一笑,同样和身跃入湖水。

    几名大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铁夫人,令爱的水姓如何,不会出什么意外吧?”罗秀英关切地问道。绿衫夫人摇了摇头,说道:“妹妹不用担心,这丫头别的本事没有,在水里倒还无碍!”

    眼看着铁海棠在水中如同鱼儿一般欢畅,远远游到了自己前头,正在使出“精湛”的狗刨姿势,扑腾出一团团水花的水生,第一次从心底里生出一丝小小的挫败之感。

    铁心棠倒转回来,游到水生身边,咯咯娇笑道:“还说不是小狗,不是小狗你就不要学小狗般的游水姿势,你倒是象我一样游得好看一点呀!小心腿抽了筋,沉到了水底下去。”说罢,小脚一抬,用力砸在水面上,飞起一朵大大的水花,溅得水生头上脸上全是湖水。

    水生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狠狠瞪了她一眼,一头钻到水中而去,铁心棠在水面上欢快地游动,看不到水生浮出水面,顿时大叫道:“黑炭头沉底了哦,黑炭头沉底了哦!”正沉浸在兴奋之中时,身边水面微微一动,水面下伸出一只小手,用力拽住她一只小脚就往水中拖去。

    铁心棠心中惊慌,拼命用力挣脱却是挣脱不开,眨眼间,身子已被水生拉到了水中,只剩下一个脑袋还在水面之上,吓得哇哇大叫:“娘,救我,娘……不,我不……喝……!”话音未落,“咕咚”一声,一口湖水已灌到了肚中。

    周金鹏、罗秀英面色齐变,绿衫妇人眼中刷地掉出泪来,指着水面说道:“快,快,心棠她……”周金鹏大喝道:“周水生,给我滚出来!”

    声音如同滚雷般远远传开,充满了愤怒。

    几人谁也没想到不愿认输的水生竟然使出了这一招。水生刚刚浮出水面透气,远远听到父亲炸雷般的大吼,心中一颤,慌忙松开铁心棠。

    水花四溅中,铁心棠慢慢浮出水面,四肢扑腾着大口喘气,见水生松开了自己双脚,伸出小手抹去眼前水珠,认清岸边方向,拼命向岸边游来,方一上岸,小嘴一扁,“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面容上再也没有了一丝骄傲。

    水生刚一爬上岸,周金鹏的铁掌已狠狠掴在他小脸之上,小脸上马上肿起五个清晰的指痕。

    “小小年纪,就知道争强好胜,就不会学会让着别人一点,姐姐给你开个小小的玩笑,你都不依不饶,生此歹意?照你这样,我看根本就不用去玉鼎山修道,马上给我滚回寒泉村算了?”周金鹏的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丝丝寒意。

    水生倔强地昴起头颅,紧咬嘴唇,不屈地望向父亲,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象今天这般暴怒,也从来没有舍得打过自己一巴掌。小小心灵中,更是觉得今天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一丝错误。

    在父子二人的紧张对峙中,湖边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罗秀英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一向仁厚的丈夫可是从来没有发过这样大的火。

    铁心棠紧紧抱住绿衫妇人腰身,失声痛哭,方才沉入水里那短短的一刻,让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对于死亡的深深畏惧。

    王龙、大牛、小娟三人更是吓得不敢吭声,三人同样没有看到过脾气一向很好的周金鹏会发如此大的火。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