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喂尸

    ;

    四人蹑手蹑脚地推开殿门,望着天尊殿中闪着冷光的几只灯烛,和灯烛照耀下阴森森的棺木,心里面一阵阵发冷,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毕竟都是小童,在人前可以拍着胸脯说得响亮,面对死尸,又有哪个心里不害怕?

    化天羽弯腰冲着太乙天尊雕像拜了三拜,口中喃喃说道:“太乙天尊,弟子不是有意打扰您老人家,请你不要生气,多多保佑弟子!”

    听了一会动静,确定不会有人走来,不会被人发现,四名小童合力掀开棺盖,把棺盖轻轻放在地上。一名小童从天尊像前搬来一张长条板凳,放在棺木一侧。

    化天羽爬到板凳上,扶着棺木,正要借昏黄的灯光向棺中看去,半闭的殿门外却突然吹来一股冷风,供奉在天尊神像两侧的两盏高高的油灯瞬间被风吹熄,殿内一下子昏暗许多。

    棺木正前方的低处虽然还有两盏油灯,却无法照清楚棺木之内,化天羽并不敢细看,眼光瞄过去,依稀看到棺木中尸体模糊的头颅,一动不动,却看不到嘴巴的具体位置,心中阵阵发慌,冲身边另一名小童说道:“你也上来,把他嘴巴给掰开,我来喂他吃面。”

    那名小童依言爬到板凳上,二人一阵摸索,终于顺着头皮找到尸体嘴巴的位置,没想到,赵老道的脑袋并不是冰凉如水,似乎还有一丝温暖,只是脸颊仿佛比原来更加廋小,化天羽暗想,莫非真的象水生所说,赵老道生前十分饥饿?

    化天羽嘴里嘟囔到:“赵道长,我知道你生前饿着肚子走的,这样不好,我二人现在喂你吃饱,你要是泉下有知,就请你张开嘴巴!”二人用力一掰,尸体的嘴巴应声张大,一动不动。

    一声夜枭的啼鸣从殿外大树上远远传来,声音凄惨,大殿外北风呼啸,大殿内阴气森森,四名小童骤然一惊,心中不由突突乱跳。

    “不用怕?他已经张开嘴巴了,等我喂他吃几口面条,我们马上就走!”化天羽低声说道,本来是想给另外三人壮胆提气,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仿佛不象是从喉咙里发出来一般。

    另一名小童飞快递上面碗。化天羽端起面碗,用筷子夹起冰凉的面条,摸索着塞入尸体嘴中。正要夹第二筷子,站在板凳另一头的小童却“啊”的一声惊叫,“咕咚”一声从板凳上跌倒下来。少了一人的板凳瞬间失去重心,一头翘了起来,化天羽站立不稳,同样跌倒在地,手中的瓷碗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

    化天羽顾不得疼痛,从地上爬起来,怒道:“你鬼叫什么?面条全撒到地上了,怎么再喂?”那名跌倒在地的小童仿佛惊惧过度,牙齿咬得“嘎嘎”作响,磕磕巴巴地说道:“赵,赵……赵道……长,嘴……嘴巴会动,把……把你…….你喂的面…….面条给吃…….吃下去了!”一句简单的话语,却被他说成了好几段。

    虽然说得磕绊,四人却听得清清楚楚,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汗毛倒竖,头皮发麻,嘴巴里阵阵发苦,化天羽正想开口喝斥其胡说八道,另一名小童却指着棺木尖叫道:“快看,赵老道他……!”话说了一半,牙齿抖动着却再也说不出来。

    借着昏黄的灯光,几人抬头看向棺木,棺木中,一个黑糊糊的人影竟然真的慢慢坐起上半身来。

    “鬼啊!”化天羽一声尖叫,转身向殿外跑去,脊背后冷汗直流,另外二名小童同样发一声喊,跟着化天羽向殿外跑去,其中一名小童被高高的门槛一拌,重重摔了一跌,顾不得鼻血横流,爬起身来,跟在两人身后奔命狂奔。

    从板凳上跌下的那名小童,连滚带爬地向殿外跑去,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衣服和棺木的摩擦声,心中更加惊惧,慌乱中同样被门槛拌倒,“咚”的一声,脑袋撞在殿外石板上,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待化天羽三人的脚步声跑远,大殿内却响起一阵火镰火石的敲击碰撞声,紧跟着,有人把天尊神像身侧的两盏油灯相继点起。大殿中一下子明亮许多。

    随着几声吃吃的轻笑,天尊神像后面闪出大牛、王龙的身影,棺材中的人影随之一站而起,看其相貌,正是水生。

    三名小童小心翼翼地从天尊神像后抬出赵老道的尸体,轻轻地放在棺木里,盖好棺盖。水生小步跑到棺木正前方,跪倒在蒲团之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说道:“赵道长赵爷爷,大冷天的,我们三个人请你出来转一圈,实在是对不住,你若泉下有知,请不要怪罪我们三个,要怪你就怪化天羽吧,都是他非要惹事生非,害的你老人家受冻!”

    王龙、大牛也相继走了过来,分别在水生身畔两侧的蒲团上跪倒,磕起了响头。

    正在此时,大殿中却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明明是你们三个做下的事情,为何要怪罪到别人头上?”

    水生一惊,冷汗直冒,从蒲团上霍地站起,扭头望向大殿门口,却发现殿内殿外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全身激凌凌打了个冷战,面色骤变,脱口问道:“是谁在装神弄鬼?”

    骤然听到男子声音,王龙、大牛同样全身发冷,慌忙从蒲团上爬了起来,目光扫过大殿内外,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发现。

    王龙、大牛缓缓向水生靠过来,三人肩并着肩,背贴着背,紧紧靠在一起,仿佛这样做,心中的害怕就会减轻一些。三人清晰听到自己心脏“咚咚”的跳动声,方才四名小童所受到的恐惧此时瞬间就转到了他三人身上。

    任三名小童睁大了六只眼睛,也看不到殿内有人影出现,只有那名吓昏在殿外的小童静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装神弄鬼?是谁在装神弄鬼?怕了吗?嘿嘿!我就在你们面前,难道你们看不到?”男子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每一个字音都清晰地在三人耳边回响。这次,男子的声音离得更近,仿佛已到了三人面前几步远。

    三人一下子觉得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头皮阵阵发麻,全身汗毛倒竖,灯光照在三人脸上,一个个面色发绿。

    王龙只觉嘴巴里阵阵苦涩,壮起胆子说道:“不要过来啊!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天尊殿,我们根本就不怕你,曲曲妖邪也敢在太乙天尊他老人家面前作怪,小心天尊施法收了你。”

    “哦!不害怕?不害怕你发什么抖?太乙天尊若是真能下界降魔,这世间早已没有任何魔物邪魅存在!”

    大牛伸出一只手,悄悄摸向面前不远处的板凳。“咦!小鬼头胆子倒不小,莫非你还想要用板凳来砸我不成?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就在你头顶上?”大牛一惊,慌忙缩回手,抬头望向大殿高高的穹顶。

    正在此时,水生紧绷的小脸却一下子松弛下来,躬身冲身前虚空施了一礼,说道:“弟子周水生拜见乌木道长,今晚之事错在弟子一人,与他二人无关,请道长责罚!”

    大殿中顿时不再有任何声音传出,寂静一片。

    听闻水生言语,大牛、王龙这才如梦初醒,仔细回想方才那声音的高低和语速快慢,确实和观中主持乌木道人有七八分相似,慌忙跟着水生向前方虚空施了一礼。

    三人面前的虚空中缓缓多出一团黑光,“砰”的一声轻响,黑光散去,现出乌木道人廋削的身影,一身单薄的黑色道袍,散乱的道髻,灯光下,丑陋的面容更显狰狞,三角眼中却露出一丝赞许之色。

    见到果真是乌木道人,三人心中的惊惧瞬间消失,却多出了几分忐忑不安,慌忙再次向乌木道人恭身施礼。

    乌木道人嘿嘿一笑,说道:“免了,贫道不喜欢马屁精和磕头虫。”三人顿时觉得乌木道人丑陋的面容看来竟然也有几分亲切。

    谁知道三人刚刚松了一口气,乌木道人却面容一板,说道:“你们三个胆子可真够大的,竟然敢擅自移动赵师兄的尸身,难道就不怕他怪罪吗?就不怕师长责罚吗?深更半夜里不好好睡觉,跑到这里装神弄鬼,把小伙伴吓晕了不说还不管不顾,该当何罪?”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愈加严厉。

    三人一惊,慌忙跑出殿外,七手八脚地把那名昏倒在地的小童给抬到殿内,平放在一张放置法器的木桌上。

    乌木道人面色这才一缓,走到昏迷小童的身畔,伸出一根手指在小童眉心点了一下,转身冲三人说道:“说吧,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想让我如何惩罚你们?”

    水生慌忙上前一步,说道:“道长,这主意是我出的,他们两个只是来帮我的忙。道长要是处罚,就请处罚我一人吧!”

    “是……吗?”乌木道人声音拖的长长,看样子根本不信。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