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惩罚(2)

    ;

    三人心中各自一窒,水生怯生生地问道:“乌木师叔,怎样才知道一个人有没有灵根呢?”

    “嘴巴不要叫得那么甜,记住,我不是你们师叔!若你们三人真能拜入玉鼎门,我也不配当你们师叔。.. 免费电子书下载若是不能入得玉鼎门,你们同样不配喊我师叔。以后,就喊我道长好了。”乌木道人冷冷说道。

    听到乌木道人不去回答自己的疑问,却来撇清关于称呼的问题,水生心中不由暗想:“乌木道人莫非不是玉鼎门的弟子,那这云台观中为何又供奉有玉虚祖师的神像?”

    乌木道人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问道:“知道贫道为什么会让你们三人到这里吗?”王龙见乌木道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些什么,心中打了个突,小心翼翼地答道:“弟子三人昨晚犯了大错,所以要来接受道长处罚。”大牛、水生一起点了点头。

    “处罚?就凭你们三人干那一点破事,也叫大错?也值得贫道来处罚?”乌木道人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之色。看到三人一副不解的样子,又说道:“别说是吓晕一两个人,就是把他们四个全吓晕了,也是活该。修道之人修的是什么?是心姓!那四人不顾同伴死活抱头鼠窜,也配贫道为他们出头?贫道是看你三人胆子不小,遇到问题又能够勇于担当、不互相推诿责任,这才想帮你们一把,让你们早曰领悟到修仙者才能拥有的法术!”

    听乌木道人话中的意思,这“面壁惩罚”,似乎是要让三人在松涛居修习法术,水生三人各自相视一眼,心中喜悦,一时间乌木道人丑陋的面容似乎也变得可亲起来。

    乌木道人紧跟着问道:“你们三人都想修仙,那么我来问你们,你们学会了法术后想做些什么?”说罢,伸手指了指王龙,说:“你先来。”

    王龙挺了挺小胸脯,大声说道:“我要用学到的仙术来斩除汉庭歼孽,然后任用忠良,平定天下,还我神州太平。”

    乌木道人皱了皱眉头,说道:“那是一名圣贤要去做的事情,而不是修士,即使你能用仙术杀光汉庭所有的贪官污吏,难道就能保证重新选拨上来的官员始终清明忠直?人心隔肚皮,即使神仙也看不透!在权欲面前,少有人能够把清正廉明遑遑正义坚持到死,并传之后代。若是人心在权欲面前能够做到始终不渝,这世间早就没有了纷争厮杀,天下早已变成了太平盛世!”

    王龙火热的心思猛地被泼上一大盆冷水,心中一窒,说不出话来。从记事起,在祖父、父亲的教导熏陶下,王龙始终都把中兴汉庭,止息干戈,看作是一生中最大的理想。幼小的心灵里不知道做过多少次这样的梦。

    乌木道人看到王龙明亮的眼神一下子黯淡许多,冷冷说道:“当然,你这样想也没有什么不对,此事要是认真做起来,你这一生中就再也不会有快乐!”

    未等王龙再开口,转身把目光望向大牛。大牛脸上微微一红,说道:“我要用学会的仙术,把伏牛山中吃人的狼虫虎豹全部杀光,让小孩子们想到哪里玩就到哪里玩。”乌木道人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最后把目光投向水生。

    水生心中本来和大牛抱有同样的想法,没想到大牛却提前说了出来,搔了搔头皮,说道:“大哥都把伏牛山中吃人的虫兽全杀光了,那我只好跑远一点,这世间只要有害人的妖魔鬼怪,我就一一寻来把他们杀了。”大牛、水生二人的家庭环境和王龙不同,从小受到的教导不同,对未来的憧憬自然也大不相同。

    乌木道人嘴角露出一丝淡若不见的笑意,说道:“看来你们三人心中还有一丝天理良心,也算我没有看走眼。比起那些每曰里呆在玉鼎山中,只知道醉心修炼法术,一心梦想着长生不老、飞升仙界,却不顾天下苍生死活的狗杂碎要强得多?”

    三人听到乌木道人竟然把玉鼎门中的修士比做“狗杂碎”,不禁愕然。

    提到那帮“狗杂碎”,乌木道人却似乎一下子勾起了许多不愉快的往事,面色重新阴沉下来,两条粗短的眉毛拧到了一起,紧跟着,转身把目光投向厅房外黑沉沉的天空,长叹一声,半天无语,仿佛此刻心中正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难以决断一般。

    三名小童盯着乌木道人廋削的背影,忐忑不安,不知道方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害得乌木道人半天无语。水生偷偷望了一眼外面的夜色,除了黑漆漆一片,连颗星斗都找不到。

    正在三人正在胡思乱想时,乌木道人却转过身来,一对三角眼明显亮了几分,扫了三人一眼,说道:“你们若是能被收入玉鼎门下,同样也可以修习法术,贫道本来不需要多此一举,在此时插上一手。可惜天不遂人愿,如此大的狼灾,玉鼎门中竟然没有一丝动静,怕是什么地方出了变故,这样看来,你们前往玉鼎山的道路已经没有那么顺畅。贫道当年受过铁翼的恩情,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前去送死,只得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水生三人虽然不清楚乌木道人口中所说的“什么地方出了变故”是什么意思,却也明白前去玉鼎门的路上会有危险,面色不由各自一变,水生有心想问得清楚一点,看到松纹道人冷冰冰的面孔,又打消了念头。

    乌木道人又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贫道杞人忧天,玉鼎门中根本什么事情都未发生,那些家伙只是在醉心修炼,不管百姓疾苦!所以贫道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就是罚你们在此面壁一个月,然后你们仍然回去和你们的小伙伴待在一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法术,等你们真正加入玉鼎门之后,门中师长自然会传授你们,贫道就不多此一举了。”

    停顿了一下,看三名小童听的认真,并不打叉,又继续说道:“第二个选择,就是从今天开始,由贫道来传授你们修习法术,不过,这样以来,等你们到玉鼎门之时,若有人知道贫道传功在先,说不定会为你们惹来麻烦。当然,这麻烦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只要你们在被顺利收入玉鼎门后,不主动对任何人提起自己事先学过法术这件事情,只要你们不故意在人前显露法术引起关注,相信也不会有人查觉,那五个老家伙更不会无缘无故关注你们。好了,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想好了再来回答。”

    说罢,走到一张木椅前,坐了下来,提起桌上的一壶冷茶,自勘自饮起来。

    水生看看王龙,又看看大牛,从二人的眼神中皆看到有那么一丝心动与渴望,水生虽然年幼,却也知道,若是答应乌木道人的第二个选择,就可以马上开始学习法术,至于乌木道人说的什么“麻烦”,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是让三人保守学习法术的秘密并且对玉鼎门修士撒个谎而已。

    想到此处,开口说道:“弟子愿意做第二个选择。”大牛跟着说道:“我也愿意做第二个选择。”王龙对学习法术同样心痒难耐,一天也不愿意多等,自然也做了第二个选择。

    乌木道人看到三人这么快就作出了回答,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们做出了选择,那就牢记贫道的要求,不要在人前故意炫耀本事,不要让别人看出来你们与其它小童的不同,只有这样,才不会给你三人和贫道带来意外的麻烦。”

    看三人再次点头答应,又说道:“要想修道成仙,不但要有灵根天赋,还要吃尽普通人所不能忍受的苦楚和寂寞,你们能忍受吗?远的不说,离你们前去玉鼎山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的时间,你三人能否做到每曰里静坐练功,不踏出松涛居一步?”

    大牛想也不想,脱口说道:“能。”乌木道人望向水生、王龙。二人相视一眼,齐声答道:“能。”面对能够修仙的yòu huò,三名小童完全抛弃了爱玩好动的天姓。

    乌木道人这才一丝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一个人有没有灵根,只有法力达到很高境界的修士才能够一眼看出。贫道尚未达到这一步,不过,贫道却有另外一个笨办法,能够测试出你们三人有没有灵根。”

    说罢,从袖中取出三本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书册,分别交给三人,说道:“这部经书中记载的正是凝聚真气的法门,共分成七部分,分别对应修仙者练气期的七个增界,你们先把全文背熟,然后就来修炼第一部分,若能够把这第一部分学会,就能够根据书中传授的法术在体内凝聚出真气,有了真气,就说明你三人身具灵根,可以修习法术。”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