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天罡煞气

    ;

    水生的肚腹一下子鼓涨起来,全身如同有万千根钢针同时刺过一般难受,双耳嗡嗡作响,大脑中轰地一下,瞬间失去知觉,身躯一软,就要往一侧倒去。

    乌木道人早已放开全身法力,密切观注着水生的一举一动,查觉到水生体内气血剧烈激荡,丹田似乎要炸裂开来,不由面色骤变,未等水生跌倒,右掌飞快伸出,贴在水生膻中穴上,掌心中涌出一团土黄色光雾,没入水生体内。左手成爪,落在水生头顶百会穴上三寸,手心中传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昏睡过去的水生,双目紧闭,端坐在蒲团之上,任由乌木道人施法。一股中正醇和的气流通过水生膻中穴飞快冲入丹田,原本聚集在丹田中的混乱真气,仿佛败逃的大军一般四下而散,慌不择路地窜入水生全身各处经脉。

    源源不断地真气一路从丹田中冲出,所过之处,原本狭窄涩阻的经络瞬间通畅变阔,任督二脉彻底连通。一缕缕溃散开来的真气,不敌之下,纷纷从各处穴道中冲出体外,更有不少真气方一行经百会穴,就被头顶处传出的强大吸力给吸的无影无踪。

    一刻钟后,散落在水生体内的凌乱真气已被全部逼出体外,水生这才从昏迷中悠悠醒转,正想有所动作,耳畔却传来乌木道人低沉的吩咐声;“收神静气,坐忘无我!”水生迅速收敛心神,止住所有的念头,一任乌木道人施法。不多时,随着真气的流转,全身针扎般的刺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肚腹空空的饥饿感觉,仿佛好几天没有吃饭一般手脚发软心慌难耐。

    乌木道人看到水生面色渐渐回复正常,心中长出一口气,正要松开右手,撤回真气,水生丹田中却骤然涌出一股吸力,把乌木道人的真气用力回吸,仿佛不舍得让其离开一般。乌木道人双目再次一亮,不但不去撤回那股真气,反而加大了注入力度。

    真气重新涌入水生丹田,水生体内的饥饿之感随之稍稍减轻。眨眼间,真气再次注满丹田,并向四肢八骸流去,缓缓在体内运行一周天,重新回到丹田,紧接着,再次在体内流转。

    顿饭时间过去,乌木道人注入的真气已在水生体内流转几十个周天,水生体内的经脉愈加顺畅,那种肚腹空空的饥饿之感也渐渐消失,丹田中的吸力却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强,乌木道人的真气只能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流入水生体内,与此同时,水生裸露在外的肌肤之上却浮出一缕缕漆黑的纤细光丝,看光丝游走的走向,正是水生经络运行的方向。

    发现水生丹田中传出的吸力愈来愈强,再看到水生肌肤上的漆黑光丝,乌木道人心神一阵狂跳,迅速切断真气输入。少了乌木道人的真气支撑,水生体内流转不息的真气回转丹田后,不再流出。

    水生感受到丹田内充沛的真气,心中大喜,至于方才所受的痛楚,早已抛到了九宵云外。缓缓睁开双眼,一眼看到乌木道人冷冰冰的面容,摸了摸头皮,不好意思地说道:“道长,我体内的真气不知道为什么不听使唤,没有按照你的吩咐把先前的真气给驱出体外!”

    乌木道人冷哼一声,说道:“我正要问你呢,是不是以为能够凝出一丝真气,就觉得很了不起,就可以不听贫道吩咐而胡乱行功?”水生心中一惊,慌忙答道:“不是的,不是的,弟子怎敢不听道长吩咐,只是那股真气他不听弟子指挥!”

    乌木道人紧紧盯着水生的面孔看了又看,仿佛是在查看他是不是说谎一般。水生心中顿时一阵阵忐忑不安,却又知道如何辩解。

    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乌木道人面色才稍稍变缓,说道:“好吧,看你不象说谎的样子,这一次就不罚你了,你先下去把衣服换了,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就到此为止,你老老实实呆在房中,哪里也不许去,从明天开始,你就搬到我房间里来练功,等到你能完全控制住体内真气再说。”

    见乌木道人没有怪罪,水生大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全身衣衫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透湿,冰冷冰冷。

    待水生离开,乌木道人却象个小孩子一般从蒲团上一跃而起,双手握拳冲着空中一阵挥动,丑陋的面容之上更是兴奋异常。嘴里嘟囔到:“先天真气,是先天真气,没想到这世上真有人生下来就拥有先天真气!”

    待情绪从兴奋中平静下来以后,嘴巴一张,一道乌光从口中飞出,落在手中,化作一只三寸来高四四方方的漆黑玉壶,把玉壶往空中一抛,双手掐决,口中念念有词,十指翻飞,轮番往玉壶上击去,一道道真气没入玉壶之中,玉壶缓缓飞到云床上空,倒转开来,壶口朝下,静静悬停在空中,玉壶中慢慢飞出一层黑色光芒,光芒中隐约可见一粒粒芝麻般大小的白色符文,一闪一闪。

    随着法力的不断注入,玉壶开始慢慢变大,玉壶外的黑光也越聚越多,当玉壶化为四尺来长时,壶口处传来“砰”的一声轻响。随着响声,仿佛打开了一个看不见的壶盖,一股黑烟从玉壶中飞快冲出,围着云床环绕一周后,消失不见。

    宽阔的云床上却呼呼拉拉多出来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东西,有小刀小剑小幡小旗等等,一个个灵光闪烁,不过最多的却是样式不同厚薄不一的经书典籍,看样子,足足有上千册之多,几乎堆满了整张云床。

    乌木道人大步走到云床前,伸手在一堆堆经书典籍中翻来找去,一直找了数十本书册,直到翻开一本略有残破的书册时,脸上才显出一丝笑意,缓缓打开书页,目不转睛地读了起来。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乌木道人才读完全书,面上的狂喜之色却变成了一种深深的担忧,喃喃自语道:“天罡煞气?没想到这小子拥有的竟然是这种霸道的先天真气!”仿佛不相信一般,又重新打开书本,看了一遍,这才长叹一声,把书本抛在云床之上。倒背双手,在室内踱起步来。

    “为什么偏偏是天罡煞气呢?”乌木道人再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天罡煞气乃是先天真气中最为著名的“凶煞之气”,法力高深的凶魔猛兽若是能把体内修炼的后天煞气转化为天罡煞气,足以炼就无上魔身,可要是一名人类拥有天罡煞气,则未必是一件好事,一个不慎,就会影响心姓,坠入魔道。

    传说中,天有六界三十六重,三清尊神创立六界,掌定乾坤。待六界成型时,散落在六界中的先天真气,大半被玉清大帝元始天尊给收到了六界之巅的大罗仙界。少部分,遗落在三清圣界以及无忧界中。天、地、人三界中的先天真气寥寥无几,人界中最是稀少,即使有那么一丁半点,通常也会埋藏在不为人知的深山大泽中。

    至于人、兽、虫、禽等生灵,更是绝难获得一丝先天真气,若真有人能够拥有一星半点先天真气,并有幸踏入修士行列,待法力能够驾驭住体内的先天真气后,足可以成为人界中最顶尖的存在,即使脱离人界飞升至更高界面,也大有可能。

    玉鼎门祖师玉虚道人,之所以能够在玉鼎山中修成大神通,创建玉鼎门,并使得玉鼎门雄踞太岳山脉一千八百多年,据说正是在壮年时游历天下时,在一处地下冰窟中得到过一具蕴含一丝先天真气的上古妖兽骸骨,并炼化吸收了骸骨残留晶核中的先天真气,这才修成大神通。

    先天真气乃是世间本源之晶所化,典籍中记载,古时侯,在六界尚未完全成型时,有不少大能大贤生下来体内就具有先天真气,可那也只是仅仅限于典籍。在如今的修仙界,并未有人亲眼见到过拥有先天真气的修道者,慢慢地,这件事情也就成了一个传说。即便像玉虚道人这样机缘巧合,得到一缕先天真气的情况,也是少之又少,不可复制。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乌木道人依然在室内踱来踱去,早已从最初的狂喜变成了深深的担忧。丑陋的面容之上更是眉头紧锁。

    一会儿自语道:“玉鼎门这下子可算是烧到了高香,铁翼这小子竟然能帮他们找到这个千年难遇的好苗子!”一会又愁容满面说道:“不行,玉鼎门那帮老顽固若是有人存心不良,这小子恐怕姓命堪忧!”一会儿又摇摇头说道:“若是不让他去玉鼎门,又能让他到哪里去呢,总不能…….算了,留在云台观只怕会为他带来危险,反倒耽误了他的前途?”

    突然象想起了什么一般,再次翻找起书籍来,接连翻了十多本典籍,终于有一本厚厚的书册让其眼前一亮。待认真翻遍全书后,却又颓然摇了摇头,紧接着,又在一册册典籍中重新翻找起来。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