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痛、痒

    ;

    铁心棠一怔,说道:“我怎么没想起来呢?看来是给气糊涂了。.. ”

    罗小娟、铁心棠收拾好行李,跟在净善身后向松涛居走去,两名女仆抱着行李,远远跟在最后面。二人一路上想着见到水生三人,该说些什么。没想到乌木道人却早已回到了松涛居,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院子中间,指了指厅堂,吩咐二人进去。又指了指最里面的两间房,示意净善和女仆把行李放在房间,尽快离开。这一动作,彻底打乱了二人的想法。

    两个多时辰后,二人才从厅堂中走出,手中各自紧握着一本小册子,满面兴奋之色。原来,乌木道人进入厅堂后,直接拿出《坐忘经》第一层心法,抛给二人,说道:“你二人要是想修仙,想顺利加入玉鼎门,就把这部法决学会,按法决所授凝出真气。如果不想修仙,现在就可以下山回家去了。”

    二女自然是满口答应留下来。铁心棠这才明白父亲为何对水生三人被罚面壁大为高兴。铁翼当年虽然也在玉鼎门外殿中修习过功法,一来限于门规,不敢私自传授功法,二来也怕铁心棠真有灵根,修炼真气时若是出现差错,自己法力浅薄,无法控制,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危险,这才一直没有测试铁心棠有没有灵根存在。

    七曰后,乌木道人再次陷入兴奋之中,水生不但拥有先天真气,更同时拥有金、水两种相生的灵根,在乌木道人的指点下,水生终于能把体内真气运行的圆转如意,乌木道人这才吩咐水生开始修习《坎元功》的第一层。

    半个月后,王龙终于也凝出了第一缕真气。

    小娟、铁心棠二人在修炼《坐忘经》三个多月后,仅仅相隔一天,一前一后同时凝出真气。乌木道人虽然从小娟体内发现一丝极其微弱的天罡煞气,可惜这缕天罡煞气的威能却根本无法和水生体内的天罡煞气相比,乌木道人不禁大为失望,却又惊叹铁翼选择小童的眼光犀利独到,暗自猜测观中这三十名小童中究竟会有多少人拥有灵根。

    当然,乌木道人之所以会把水生五人关在松涛居中修炼法术,完全是各种机缘巧合,即使其它的小童全部拥有灵根,全是天才,乌木道人也没有把他们统统拉过来测试一番的心情。

    如今,唯有大牛尚没有凝出真气,乌木道人一边传授王龙、铁心棠、罗小娟三人简单的控法之道。一边密切关注水生、大牛二人。

    这一曰午后,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隆隆,紧跟着,倾盆暴雨哗哗而落,半个时辰后,正在行功的水生,突然感觉到丹田内涌出一股热流,紧跟着,那热流如同烧开的沸水一般越烧越旺,四肢等其它地方却又冰凉无比,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冷热感受。

    可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丹田处的热流就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四肢等部位也恢复了正常的温度,这让水生有点愕然!

    没想到,一刻钟后,水生面色猛然大变,双手一下子按在丹田处再也不肯放开半寸,因为此处,忽然传来一股犹如十几把把尖刀同时搅动一般的剧烈痛楚。这让毫无防备的水生面容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流下,全身衣衫瞬间湿透,整个身子更是彻底弯成了弓形。

    水生痛苦地在云床上卷曲成一团,拼命想要凝聚起一丝法力,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办到,想要开口大叫,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正在惊惧之时,丹田处的剧痛突然爆发开来,无数条细细的热流从丹田中冲出,顺着经脉立即遍布全身,甚至深入到骨髓之中。

    紧接着,热流马上化为了难忍的奇痒,似乎有无数的蚂蚁在全身各处不停地爬来爬去,水生飞快地脱掉衣服,双手在全身抓来抓去,就在此时,水生看到一条条细细的黑色细丝从体内浮出,沿着经络的走向在肌肤上游来荡去,吓得水生慌忙止住抓痒的双手。

    随着那种深入骨髓的奇痒,那一缕缕黑色细丝竟然溃散开来,变成一只只黑色蚂蚁般的光影在水生肌肤上爬来爬去,此时的水生,全身早已酥软无力,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面容痛苦扭曲,恨不得爬起身来用头去重重撞击墙角,来稍微减轻下这种痛苦!

    这种让人快要疯掉地折磨,足足持续了一顿饭时间,水生丹田中才开始慢慢涌出一缕凉意,慢慢地,一丝丝凉丝丝的真气从丹田中冲出,向全身各处经络中流去,凉意所过之处,那种酥痒的感觉步步消退。水生慌忙盘膝而坐,收摄心神,催动法力在体内动转。

    正在此时,另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细细水雾从室外涌了进来,缓缓落在水生裸露的肌肤之上,水生顿时感觉清凉许多,紧跟着,水生却又发觉不对,那丝丝水雾竟然纷纷钻入自己体内,化为一缕缕冰凉凉的东西没入经胳之中。

    渐渐地,水生已被一层浓浓的白雾裹在正中间,室内的水雾越聚越多,越来越浓,水生体内的真气同样越来越强,眼见这水雾似乎没害,水生也不去管他,只是让真气在体内飞速流转。

    与此同时,水生肌肤上那一只只黑色的“蚂蚁”再次溃散开来,变成一粒粒芝麻大小的小黑点。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颜色也越来越淡。一个多时辰过去,那些小黑点终于全部消失不见,整个室内却被乳白色的浓雾填满。

    眼看天色渐黑,倾盆的大雨停了下来。室内的白雾在大雨止歇半个时辰后,终于全部被水生吸入体内。

    此时的水生,浑身暖洋洋的,体内真气更是从未有过的充沛,有种想冲出室外大喊大叫的冲动,再看身上,竟然覆盖着一层莫名的灰色物质,如同泥垢一般,黏黏的,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味。

    水生暗自猜测,这灰色物质一定是那些黑色“蚂蚁”死后变成的,正在胡思乱想,耳边却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这熟悉的脚步声已经听了半年,水生知道是小道童净心又来送晚饭了,不过,今天这声音却清晰了许多,仿佛就连哪只脚正在落地水生都能“听”得出来。

    而且净心离松涛居还颇远,似乎正在松涛居外数十丈处那一排老柏树前走过,一边走,一边还在咒骂着老天不该下这么大的雨,害得自己湿了鞋子。水生不禁大为诧异,难道是自己的耳朵变得灵敏了,侧耳倾听,果然,不但能听到王龙、大牛房间内的动静,就连松涛居最里间铁心棠正在施展“火球术”的轻微“噼啪”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水生穿上衣衫,坐起身来,静静等着净心到来,不多时,松涛居的院门被净心推开,紧跟着,净心走进王龙的房间,再走到大牛的房间。水生坐在室内,净心的一切行动却仿佛尽在水生眼底一般。水生不由一阵狂喜。很明显,自己与以前变得不同了。

    与净心小小打闹一番后,水生草草吃过晚饭,在院子里打了几盆水,洗去身上那些灰色的污垢,换上一套干净的衣衫,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大牛的室外。

    倾耳细听了许多,见里面没有一丝动静传来,知道大牛正在用心打坐。即使心中有许多话想说,也不敢去打扰。在院内转了一大圈,见王龙、小娟、铁心棠一个个晚饭都没顾上吃,全在用心修习法术,无奈地摇摇头,只得又转回自己房间,打坐了一番后,倒头大睡。

    半个月前,乌木道人急匆匆地离开了云台观,至今未归。水生虽然对今天修炼中出现的异象有许多不解,也只得把满肚子的疑问攒下来。

    大雨接连下了四天,四天中,水生只要全力运行真气,就会先是从奇痒难耐中差点疯掉,最后再转为一阵阵想要大喊大叫般的舒畅快感,若是其它小童,恐怕会因为无法忍受这种深入骨髓的奇痒而暂停修行,可对于水生来说,有了后面这种舒畅的感觉,前面那种难忍的痛楚也就算不了什么。反而对体内真气的飞速增长大为满意。

    直到第四曰中午,乌木道人才从观外回转,脸色却是出奇地难看,似乎不愿意引起几位小童的注意,飞身轻轻落在松涛居院内,没有象往常一样在各个小童房间外转上一圈,反而悄悄进入房间,取出一只小玉瓶,服下二粒火红色的丹药,盘膝打坐起来,看神情,似乎异常疲倦。

    当天下午再次下起暴雨,水生丹田中照例传出异样。正在闭目打坐的乌木道人似有所觉,猛地睁开双眼,目中闪过一丝异色。遂后放开神识,感受水生在室内的一举一动。当发现一团团水雾疯涌入水生房间之内,目中顿时现出欣喜之色。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