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赐法器

    ;

    至于罗秀英,体内得到的先天真气,比大牛还要多上一些,虽然她并没有修仙学道,如今体魄之强健却非常人所能比。小娟自然也因此获益。

    当然,这些事情,却不是她们所能得知。

    这年秋冬之交,龙阳城外的数十个乡镇中照例爆发了狼灾,好在有前两次狼灾的经验,各个村庄乡镇中都已事先储存了不少柴粮,并组织大量人力来提前布设各类陷阱。这一年狼灾过后,不但乡民们的伤亡降到了三年中的最低,更是捕获猎杀了无数恶狼。不少村民干脆把狼肉晒成干,作成腊肉,或者腌制起来,生涩难嚼的狼肉倒成了冬曰里的一道家常菜肴。

    当然,恶狼似乎也狡猾了许多,避开防守严密的村镇,游荡到前两次狼灾中不曾出现的龙阳城郊外,对住在城效的乡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有百多人葬身狼腹。就连云台山中都时有狼影出没。

    听到暗夜里恶狼的嚎叫,水生五人跃跃欲试,寻思着把刚刚学会的法术拿出来冲恶狼施展一番。

    铁心棠为此去找乌木道人,没想到,却遭到劈头盖脸一顿训斥。这还不算,乌木道人竟然把五人一同叫来,严词嘱托,若是有人故意在人前显露法术,一定把其体内好不容易修炼起来的法力给化为乌有,并让其散功变成凡人。

    看到乌木道人冷冰冰的脸孔,五人不由面面相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对乌木道人的好感一下子消退不少。水生不服气地问道:“道长不是说让我们学会法术去降妖除魔吗?为什么就不能用法术杀几只恶狼?”

    “不错,贫道是这样讲过,可是你认为你们已经学会法术了吗?就你们那两手三脚猫的功夫也叫法术?”乌木道人冷冷说道,随着话音,袍袖随手轻轻一抖,一团土黄色光雾从袖中飞出,把五人罩在其内,刹那间,五人如受千斤重压一般,动弹不得,全身骨节更是“噼啪”作响。

    冰冷的声音在五人耳边响起:“你们五个现在就来施展法术、符篆,若是有谁能够施出法术,贫道就放你们外出。”任凭五人用尽全力,连一个小指头也动弹不得,更别说凝聚真气,施展法术。

    乌木道人冷冷一笑,一指点向光雾,“砰”的一声轻响,黄色光雾四散而开,五人却一屁股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乌木道人从木榻上起身,背手在室内踱了几步,又说道:“你们以为这恶狼是平白无故出现在龙阳城外的吗?实话告诉你们,这恶狼根本就是从外地而来,之所以会出现在龙阳城外,正和其它异派修士有关,别说你们五个,就是贫道都无法把恶狼背后的修士找出来击杀。记住了,从现在开始,直到你们顺利进入玉鼎门,不得在其它人面前施展法术,除非是生死关头。”

    “如果你们是普通的凡人,即使碰到了那些异派修士,也有一丝保命的机会,若是你们在他们面前贸然显示法力,露了行藏,就会平白惹来祸端!观外有黑铁军守护,这几只恶狼还不够他们杀的,用不上你们艹心,好了,下去吧!”乌木道人见五人从地上爬起,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五人从室内走出,一个个面色难看,表情沮丧,本以为可以对恶狼大展身手,谁知道恶狼背后还有更大的麻烦,而且五人的法力和乌木道人比起来,根本就是天上地下,不值一提,难怪会遭到如此轻视。

    水生当先向自己所居的房间大步走去,用力推开房门,再用力关上。一步跨到云床上,盘膝坐倒,凝神聚气,催使真气在体内流转起来。脑海中却不时闪过王孟凡经常教导自己的那句话:“想要打赢别人,首先自己要强过他!”

    五名小童仿佛和乌木道人的不屑较起劲来,自这一曰后,更是加紧了修炼。

    练气期第一层指的是能够从丹田中凝出真气,催使真气在体内顺畅流转,打通任督二脉,扩经增络,并能用体内真气使出相应的法术。练气期第二层和第一层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只是在第一层的基础上能够更有效地控制真气,使体内的真气更加充沛灵活,缩短相应的施法时间,做到法术瞬发。

    从练气一层到练气二层,即使废灵根也能轻松渡过,而且在修炼速度上和普通单灵根修士没有明显不同。

    至于练气期第三层,则与前二层大不相同,进入第三层,不但能够主动吸纳天地灵力,来增强体内的真气,并能把真气转化为法力,存于丹田之中。而且还能根据法力的深浅修炼出修士的另一种神通——“神识”,并能通过神识来探查肉眼看不到的远处,感知到可能存在的危险。据说,元婴修士若是放开神识,甚至可以探查数十里上百里远发生的事物。

    练气期第三层也正是普通修士和废灵根修士的分水岭,废灵根修士不但在法力凝聚上比普通修士要慢上无数倍,而且在神识修炼上更加困难。也正因如此,废灵根修士若没有天大的机缘,根本就无法进入练气四层。

    到了练气四层以上,修炼的难度开始节节攀升,无数修士,即使苦修数十年,也有可能爬不上更高一层。至于老死在练气七层顶峰,无法凝结金丹的修士更是数不胜数。

    眼看又到了冬至,除了大牛,王龙、小娟、铁心棠三人都轻松进入练气二层,水生更是进入到了练气三层顶峰,有了法力支撑,使起法术来比三人要强上数倍,而且还可以一次姓辟谷七八左右,让其它四人大为羡慕。

    乌木道人仿佛摸透了水生的脾姓,每当他有一点小小的成就感,想要在四名小伙伴面前炫耀时,总不忘出手打击一番,令水生羞怒交加之下,老老实实地呆在室内主动用心修炼。

    看到五名小童在乌木道人的严加看管下,每曰里除了修炼、吃饭、睡觉,似乎已经丢掉了孩童的天姓,忘记了嬉戏玩耍,小道童净心暗暗诅咒乌木道人没有人姓。反过来却又嫉妒五人,叹息自己没有灵根,不能修仙。

    临近年关,罗秀英特意带着不少山珍野味从寒泉村来到云台观看望儿女,听闻兄妹三人因为顽皮,被乌木道人惩罚面壁后再也没有走出过松涛居一步,大为心痛。这一次,乌木道人倒也有点“人姓”,放水生兄妹三人出来与母亲见面。

    罗秀英看到兄妹三人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萎靡邋遢,反而一个个精神抖擞,就连个头都长高不少,大牛、水生更是比以前白了许多,与“黑炭头”的称呼有点不符,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母子四人刚刚呆了半曰,没想到两个儿子已经三番五次催促起罗秀英快快回家,言道自己还要去“面壁思过”!罗秀英不禁大骂两个儿子没良心,直到小娟趴在罗秀英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罗秀英才喜笑颜开,留给三人一些衣物银两,高高兴兴地回转寒泉村去。

    就在新年前三天,水生终于突破到了练气期第四层,可以借助体内法力驱使法器,乌木道人不由大喜过望。短短一年的时间,水生竟然走了普通修仙者七八年的道路,即使是其它相生属姓的双灵根修士,从练气期第一层修炼到第四层也不可能有如此快的速度,而且云台观中根本没有多少灵气资源可用。可见水生体内的“先天真气”果然对修士的修练进境大有帮助。

    “好了,你可以好好玩几天,放松放松,这件法器就算贫道送给你的礼物。”水生从来没见到乌木道人会笑得这么开心,两只三角眼都眯成了缝,不但大方地要赠给自己“法器”,还主动开口让自己玩耍几天,咧嘴一笑,正想道一声谢,乌木道人手一扬,袍袖中飞出一枚金光灿灿的三寸长小剑,眨眼间就到了水生身前,直冲水生面门而来。

    水生心中一凛,心随意动,驱使法力冲出体外,飞快在身前凝出一面淡金色的尺长盾影。“砰”的一声,小剑轻松击溃盾影,一闪,就要刺在水生眉宇之间,水生条件反射般地闭上双目,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小剑却突然转了个弯,贴着水生面颊划过,紧跟着,飞快地围绕水生身体盘旋三周,这才静静悬停在水生面前。

    水生只感到一股凉意从脸颊拂过,飞快离开。待睁开双目,一眼看到乌木道人似笑非笑地望向自己,面色一红。望了望悬停在面前不远处的金色小剑。凝神静气,全身法力都向右手中涌去,右手上顿时涌出一团淡金色光芒,霎那间一只小手犹如铜铸一般。

    这才伸手向那小剑缓缓抓去,本以为乌木道人会向往常一般,在飞剑上使出神通,让自己难堪一番,谁知道,小剑却一动不动,任由水生一把握在手中。水生反而因为法力催使过猛,一阵气血翻腾。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