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激战狼群

    ;

    黑铁军虽然久经厉练,却毕竟是普通凡人,哪里能够抵御妖兽攻击,铁翼将军望向最前方的一只青狼,心中拿定主意,决不能让三只青狼靠近,接过副将递上来的金漆铁胎硬弓,从身畔箭壶中取出两枚长箭,同时搭在弓上,弯弓搭箭,双箭齐发。

    两枚利箭呼啸着飞向为首的青狼,青狼感觉到威胁,身形只是轻轻一晃,已到了左侧二丈,身法轻灵之极,似乎比俗世中的武功高手还要强上一筹,紧跟着,昴起头来,“嗷”的一声大叫,在其身后的狼群听闻青狼吼叫,如同收到了命令,一只只奋不顾身地往前猛扑过去。

    第一枚利箭呼啸着落空,第二枚利箭却在空中突然转了个方向,向青狼当头刺去,箭尖处更是瞬间曝出一团烈焰,青狼避无可避,已被第二支利箭射在面门之上,“刺啦”一声,烈焰急剧扩散,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把青狼整个围在正中。

    刺鼻的焦糊味道四散弥漫,狼形火球向前飞奔出数丈远,这才倒在地上。铁翼将军已再次弯弓搭箭,这一次,双箭分别向两只青狼飞去,箭到中途,“砰”的一声,箭杆上同时暴出一团黑烟,箭影竟然在空中消失无踪。

    这两只青狼距离不足五丈,离得较近,听闻第一只青狼的惨嚎,再看到其变成火球,早已各自一惊,见两枚射过来的利箭在空中消失不见,目中闪出狐疑之色,身形不躲不避,反而各自低吼一声,向前扑去,全身青色长毛如同钢刺般根根竖起,躯体外更是瞬间腾出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看那青光的模样,竟然如同修士炼出的护体甲盾一般。

    两枚失去踪影的利箭在空中再次浮出时,却诡异地聚在了一起,故意漏掉其中一只青狼,一前一后向左侧青狼射去,两枚利箭箭尖上同时腾起烈焰,青狼体外的护体青光挡住了第一枚利箭,却被第二枚利箭撕破开来,血光迸现,第二枚利箭重重刺入青狼面门之内,凄厉的哀嚎声伴随着烈焰的“噼啪”燃烧,第二只青狼瞬间化为一团火球。

    右侧那只青狼已经扑到了黑铁军身前,面对两名黑铁军同时刺来的长枪,不闪不避,“当,当”两声过后,两名黑铁军各自臂膀一麻,身形向后各自倒退数步,其中一名黑铁军更是口喷鲜血,两人方才全力刺出的两枪,竟然如同刺在铁板上一般。

    一阵腥风过后,青狼的身影已扑到其中一名黑铁军面前,一口咬在其持枪的臂膀之上,用力一扯,这名黑铁军的一只臂膀被活生生扯了下来,大叫一声,痛晕过去,身躯尚未跌倒,青狼的一只前爪闪电般飞出,拍在其面门之上,血肉飞溅,这名黑铁军的头颅竟然如同西瓜一般被青狼一爪击成两半。

    面对凶残的青狼,另一名黑铁军惊惧过度,裤裆中湿成一片,双臂一软,手中的长枪掉落在地。眼看青狼已扑到面前,悲哀地闭上双眼。

    耳畔风声呼啸,一杆银色的长枪从这名黑铁军身畔飞出,如同毒蛇出洞一般,准确无误地刺在青狼身上。正是铁翼将军大步流星赶到。

    刚才的两箭虽然顺利击杀两只青狼,却耗去铁翼将军六成法力,若是再射出同样一箭,法力定然会被耗去九成。铁翼将军只得抓起长枪,飞快赶了过来。

    有了铁翼将军缠住青狼,其它的灰狼虽然凶恶,却不是训练有素的黑铁军的对手,一时间,刀枪撞击声,狼嚎声,弓弦响动声此起彼伏。车内的众小童看得是惊心动魄。

    水生三人却对铁翼将军把法力注入箭失的施法之道大感兴趣,如此施法,比起用火弹术攻击,不但威力更大,距离更远,也更加隐蔽。虽然铁翼将军无法突破到练气期第四层,无法催使法器攻敌,但是,用此种方法催使利箭,似乎比练气期第四层的修士用法器攻击敌人也差不到哪去。

    见到第三只青狼被铁翼将军击杀,水生三人大松一口气,另一辆车中的铁心棠和小娟二人同样双目发亮。

    “不要放过一只恶狼!”铁翼将军嗡声说道。把手中银枪随手倒插入身畔泥土中,拽出一把长弓,手搭利箭,射向失去头领后纷纷逃离的恶狼。

    狼群足足有三百多只,又加上官道两侧草木茂盛,最终还是有几十只恶狼逃脱。一番恶战下来,黑铁军中有六人受伤,二人死亡。好在早有准备,三只青狼提前被铁翼将军击杀,倒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小童们人人无恙,军马虽然受到惊吓,却也没有散群逃走。

    望着遍地鲜血狼尸,铁翼将军暗自皱眉,此地离玉鼎山只有三百多里,竟然会有如此大规模的狼群出现,甚至还有一级妖兽混在其中,实在是匪夷所思。比起这群恶狼,出现在龙阳城外的狼群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若是龙阳城外出现如此大的狼群和一级狼妖,别说是普通的乡民百姓,就是黑铁军也会死伤惨重。

    想到此处,冲属下说道:“这批恶狼显然不是偶尔撞上,而是专门冲着我们而来,大家快把这些狼尸处理一下,加紧赶路,等赶到镇上后,再做安排。”

    一众黑铁军按吩咐把狼尸全部集中起来,在官道上一字排开,众小童早已被车夫们带离。铁翼将军待众人走远,口中念念有词,陡手抛出三张巴掌大的黄色符篆,符篆在空中迎风而涨,飞至狼尸之上时,已化作丈阔,符篆中火红的符文四散飞扬,幻化成一团团头颅大小的火球,落在地面上时,变成熊熊烈焰,把狼尸全部包裹在内。烈焰虽然腾起数丈之高,却偏偏不向一旁的树林和草丛中扩散。

    一股股难闻的焦糊恶臭随风传来,前方等待的众小童纷纷掩住口鼻,却掩不住双目中的兴奋之色。待焦臭之味慢慢散去,一个个开始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原来铁翼将军就是一名仙人,啧啧,你看到了,那么大的恶狼,一箭就射死了!”

    “什么一箭,明明是两箭。”

    “哼,我早就知道铁翼将军是仙人了,要是没有铁翼将军带领,我们哪里有资格去玉鼎门拜师修仙?”

    “你说我们能不能学到这手放火的功夫?”“乡巴佬!什么放火的功夫,这叫灵火符,是一种符篆之道。”“既然是符篆之道,怎么没有听见铁翼将军口中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净善师兄不是讲过,激发符篆时要念九字真言的吗?”“那是捉鬼,又不是杀狼,再说了,你没看到铁翼将军刚才嘴巴一动一动吗,那就是念咒!”两名小童为此还展开激烈的争论。

    “心棠姐姐,铁将军真是太厉害了,他不是你父亲吗,那他有没有教你学习法术啊!”一名绿衫女童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没有?”铁心棠没好气地答道,对父亲瞒着自己大为气愤,在铁府时虽然也经常看到父亲练习武艺,却没想到父亲竟然还会施展法术,若是父亲肯提前教自己,恐怕自己早就比水生厉害。

    大牛却是看得双眼发亮,暗自捏了捏临行前乌木道人赠送的十数张符篆。

    众人一路急行,来到三十里外一处叫做“峪山镇”的小镇上,这才落角打尖。接连三曰,镇中所有的铁匠都被集中起来,在一名校尉的督促下,造出了上千只利箭。

    二名黑铁军士兵的尸体也被安葬在了峪山镇。

    此处地界已经属于襄阳郡治下,按镇中乡绅所言,虽然这三年中也有狼灾发生,却从来没有见过上百只恶狼同时聚于一群的。听完后,铁翼将军心情更加沉重。

    果然,刚出镇子不足十多里,再次遇到狼群,好在这一次狼群没有上次凶猛,为首的只有一只青狼,一番激战后,留下一地狼尸。这一次,铁翼将军也不去替群狼收尸,放出一只大火球,把为首的青狼化为灰烬后,就率领众人往前走去。一路上,先后有三个不大的狼群出现,各有几十只恶狼,黑铁军连弓箭都没有用到,刀枪并举尽诛恶狼。

    眼看离前面村镇已不足二里,炊烟房舍举目可望,官道上却骤然间冒出一大群恶狼,挡住黑铁军前行道路。密密麻麻的狼群,看起来足足有五六百只之多,而且这五六百只恶狼与之前的恶狼明显不同,一个个饿的皮包骨头,似乎是从极远的地方长途奔来,好多天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见到众人,疯涌而上。

    狼群中竟然混杂着六只青狼。铁翼将军不由心中叫苦,硬着头皮射杀掉二只青狼,却被另外四只青狼紧紧围在正中。铁翼将军手中银枪纵横飞舞,枪尖前方飞起一尺多长的烈焰,四只青狼被烧得皮肉焦糊,却依然疯狂地扑上前去。看来,双方都明白,谁才是最大的威胁,都想一举得手。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