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金剑逞威

    ;

    铁心棠却看出父亲已经渐渐不支。阅读 ..一拉小娟,正要冲出马车,却听到耳畔传来水生从另一辆马车中发出的传音:“别动,交给我们!”

    眼看一只恶狼利爪穿透枪影,向铁翼将军后背扑去,空中却无声飞来一枚六寸长的金色小剑,围着那青狼巨大的头颅轻盈地转了一圈,那只青狼的脑袋竟然如同豆腐一般被一切而下,无头的狼尸依然向前方飞扑而去,腥红的鲜血受铁翼将军护身真气阻挡,满天飘洒。

    金色小剑掉头向第二只青狼击去,第二只青狼尚未反应过来,已然身首异处,另外两只青狼似乎知道飞剑的厉害,顾不得上前扑咬,掉头就跑,身影只是几个晃动,各自已到了十几丈外。金色小剑紧随在一只青狼背后,“呛啷”一声龙吟般的啸声响起,小剑剑身中白光一闪,冲出一道三尺长的雪亮剑芒,飞落在奔跑的青狼脊背部。这只青狼前冲的躯体一下子被剑芒斩为两片,跑出数丈远后,倒在地上,鲜血脏腑流了一地。

    铁翼将军见到只剩下了一只青狼,不禁精神抖擞,大吼一声,手中银枪呼啸着飞出,刺入奔跑的青狼体内,枪身中猛然冲出一大团烈焰,把最后一只青狼整个罩住,惨吼声响起,一团狼形火焰向前扑去,一名离得较近的黑铁军不防之上,被烈焰沾在身上,眨眼间就被烧成焦炭。

    金色小剑在空中飞舞盘旋,倒转而回,瞬间斩杀十数头灰狼,飞到水生所在的马车附近时,爆起一团金光,凭空消失无踪。马车内,“叮当”一响,小剑掉落在水生面前。此时的水生,大汗淋漓,全身虚脱,面色苍白异常,连捡起小剑的力量都没有。仅这片刻间,全身法力已经透支一空。

    大牛、王龙二人望向水生的目光中全是说不出的羡慕。三人一同修习法术,没想到水生却远远走在二人前面。大牛捡起小剑,看了又看,啧啧赞叹两声,轻轻放在水生手心中。

    从小到大,大牛早已习惯了弟弟比自己强,若非如此,此时此刻,小小心灵早已被这巨大的反差击垮。王龙深吸一口气,双目中射出明亮的光彩,暗下决心,一定要追上水生,早曰达到练气期第四层。至于另一辆马车上的铁心棠和小娟二人,一个双眼瞪得溜圆,说不出话来,一个则在兴奋地哇哇大叫,吓得对面的另一名女童一阵不知所措。

    六头青狼毙命,群狼顿时搔动连连,有几只站在外围的,早已抹脚开溜,就在此时,远远传来一声尖锐的笛音,笛声虽然短促,却清亮激越,那几只逃跑的灰狼闻听笛音,身子一颤,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掉转头来。

    断断续续的笛音远远传来,如同金石交击一般震人心魄,黑铁军以及众小童一阵阵气血翻腾。听闻笛音,群狼纷纷停下扑咬,昴首向天,齐声哀嚎,一声声凄厉的狼嚎向四面八方传去,刺耳难听。

    紧跟着,笛音又变,短促的笛音开始变得连绵不绝,笛音中竟然隐隐有杀伐之意传出,群狼听闻之下,双眼慢慢转为血红,一个个凶相毕露,向黑铁军猛扑过去。一时间,群狼变得悍不畏死。黑铁军组成的圆形大阵竟然被一下子突破开来,有不少恶狼甚至扑到马车之旁。

    此处离前方小镇不足二里,镇中乡民早已被声声狼嚎和阵阵厮杀所惊。镇中地势高于官道,有不少村民爬到高处向此观望,发现此处影影绰绰竟然有数百只恶狼,狼群之内人喊马嘶,刀枪闪亮。面对疯了一般扑上来的狼群,黑铁军似乎已经渐渐不支。小镇中顿时响起一阵阵鸣锣示警之音,紧跟着,人声犬吠此起彼伏。

    半个时辰后,有不少胆大的村民跟随在猎户身后,手举猎叉长枪,从镇中纷纷冲了过来。

    仅仅这半个时辰,已经有二十多名黑铁军伤在恶狼爪牙之下,四人阵亡,七八匹战马先后被恶狼咬伤,另外有十几匹战马吓得四散而逃。一众铁甲军不禁个个叫苦,事先不愿连累镇中居民,所以方才没有杀开狼群冲进村镇,反而下马来布出阵势,意图在此全歼群狼。没想到这群恶狼背后竟然有人指挥,一个个前仆后继悍不畏死。

    诡异的笛声更是不知道从何处传来,虽然飘忽不定,却始终不间断。铁翼将军一枪击穿一只恶狼的头颅,怒吼道:“昆仑山的兽巫听好了,既然敢在玉鼎山下逞凶,就出来和本将军一战!你们也是修道之人,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莫非你们的胆子连这些恶狼都不如吗?”洪亮的声音向四面八方传去,就连镇里面的村民都一个个听得清清楚楚。

    笛音嘎然而止,随之传来一声充满不屑的嗤笑,笑声过后,远远传来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玉鼎山?好大的名头!本仙正是从玉鼎山下而来,也没见玉鼎门中的缩头乌龟能奈我何!若是识相的话,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说不定本仙心软,会饶了尔等小命,如若不然,就留下命来犒劳本仙麾下天狼吧!”这名男子的声音听起来生涩怪异,十分拗口,浑不似中州口音圆顺,却偏偏清晰至极地在众人耳边阵阵回响。

    随着笛音止歇,群狼一阵搔动,有不少恶狼停止扑咬,在原地打起了转转,黑铁军刀枪并举,迅速斩杀了围在马车旁的几十只恶狼。方才恶狼扑到马车旁之时,水生五人本待再次出手,现在见事情起了变故,外面来了真正的修仙者,临行前乌木道人的叮嘱顿时在心中响起,一时间,也不敢随意出手,生怕引来更大的麻烦。

    铁翼将军的心中却是一直往下沉,别人不知,他可是心里清楚,方才说话之人离此地足足有五六里地之遥。能在这么远的距离探查和指挥这批恶狼,说明对方至少有练气期六七层以上的法力,甚至更高。而对方自称从玉鼎山下而来,则更加令人吃惊,莫非玉鼎门中真的出了大变故不成?

    那些从小镇中冲出来的猎户村民,自然也听到了中年男子的声音,听闻此人口气如此之大,口称“本仙”,而且把那些恶狼称为“天狼”,不禁一个个面上变色,纷纷止住脚步。

    此处离玉鼎山不足三百里,往昔也有不少修士会从这里经过,这些山野村民对玉鼎山中的仙人是敬畏有加,且不说相不相信那中年男子的话语,仅仅听到对方是一名“仙人”,早就吓得畏缩不前。不少人悄悄转身从来路退回,紧跟着,越走越多。

    镇东侧,离此二里多外的一片密林中,两棵相邻的大树枝叉上,各自端坐着一名四十岁许的中年男子,二人身材高大,长相有六七分相似,一样的披肩长发,一样的束发银环,一样的高鼻深目,褐色卷曲胡须,上身**,下身则套着一块豹皮做成的短裙,古铜色的肌肤,裸露在外的肌肉虬结起伏,**双足,左侧足踝上各自套着一枚银环。

    左侧之人手持一根尺长的雪白玉笛,另一人手中则提着一把四尺长的银色弯刀。二人身下不远处,站着两只身高六尺的硕大青狼,一动不动,看模样,比铁翼将军方才击杀的青狼还要剽悍凶残。

    右侧之人脸上现出一丝不耐烦之色,冷哼一声,说道:“真不知道师伯是怎么想的,对付一群凡人军士还要我兄弟二人大老远跑来,既然让我们出手,又不让我们杀个痛快。那铁翼明明只有练气三层的修为,却嘱咐我们不可轻易妄动,我就不知道有何可畏惧的?他要真是一名法力高深之人,又怎会去做那世俗中的将军?”

    话音里充满了不满,望了一眼持笛男子,又抱怨道:“大哥你也是,干嘛还要和他们啰嗦?干嘛要耗费法力使用‘迷音术’隐藏我二人真实行踪?照我说,直接杀过去,一个不留,最是干脆利索?”

    左侧之人把手中玉笛凑到唇边吹奏了片刻,看到群狼再次冲上去拼命扑咬,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三弟,早说过放铁翼一行走过这个镇子后再来围杀,你偏偏不听,如若那样做,哪里会有现在的麻烦?你也看到了,现在就连镇子上的村民猎户都跑了出来,难道你想当着他们的面施法击杀铁翼?还是要把他们一同击杀?方才我之所以用出“迷音术”,一来是让铁翼心中畏惧,找不到我们的具体所在,二来,正是为了把这些愚蠢的村民给吓退。然后动起手来就方便的多!”

    “也不知该怪你畏手畏脚,还是该夸你菩萨心肠,既然大哥不愿动手,就让小弟去把这群自己出来找死的村民给一起杀掉得了?”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