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螳螂捕蝉

    ;

    持笛男子面色一沉,说道:“师弟莫非忘了两位师叔去年是怎么被人杀死的?若不是他们在龙阳城外动手屠杀了白水镇数百名凡人,又怎会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屠杀凡人乃是我们修道者的大忌?你难道不知道吗?”

    “铁翼怎么能算是凡人?既然大哥这么说,我就单独把他一人击杀掉算了!”说话间,持刀男子就要从树叉上站起身来。

    “慢着!龙阳城是铁翼守护,两位师叔的亡故和铁翼一定大有关系?师伯特意交待,对于铁翼一行要千万小心,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摸清楚铁翼一行在做什么。再说了,铁翼若只是象师伯所说的练气三层修士,又怎能在方才一瞬间灭杀掉六只狼将?还是看清楚了再说,说不定那几辆马车中就藏有法力高深的修道者!”

    显然,这二名男子没有看到水生用飞剑斩杀二只青狼的经过,这才以为六头青狼全部亡于铁翼将军之手。

    “马车中坐的明明是一群孩童?又哪里会有修士存在?如果有,现在的这群低阶兽兵早就被杀光了!”

    “话虽如此,还是要小心一二,虽然玉鼎门修士一个个变成了缩头乌龟,太岳山脉中其它修仙门派和一些法力高深的散修,却不可不防。两位师叔乃是金丹期修士,二人联手之下尚且连元神都未能逃出,我们二人若是遇到杀害师叔之人,还能逃得姓命?就连七长老那么大的神通都未能查出凶手的行踪。这说明什么?凶手有可能就是一名元婴老怪,我可不愿步师叔后尘!再等等吧,如果铁翼那厮真能战胜这群兽兵,我二人再来出手!”

    “好吧!就听大哥你的,再等一下。不过,关于两位师叔的意外陨落,也许和屠杀凡人根本就没有关系,说不定是火灵宗和燕荡山的修士在背后下黑手,杀人夺宝呢?不是说,两位师叔的几件随身法宝全都不见了吗?这两大宗门名义上和我们联手对付玉鼎门,谁知道那些老怪物背地里会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二名男子一边旁若无人地交谈,一边指挥着群狼与黑铁军厮杀。正在此时,持笛之人突然停下奏笛,扭转头来,目光望向一株水桶粗的大树,厉声说道:“是谁躲在这里?”话音未落,身上已腾起一层白色光芒,眨眼间在体外形成一个蛋形透明护罩,此人竟然如此小心。

    此人目光所望的那株大树旁,早已爆开一团黄光,光影中无声飞出四根六尺长的土黄色长矛,其中两根刺向树下的两头青狼,另外两根却分别向大树上的二名男子刺去。四根长矛明显不是法器兵刃,仿佛是用法力随手幻化而出,虽然无声无息,内里所蕴含的灵力之强却让两名男子一阵心悸,面色骤变。

    持刀男子大喝一声,弯刀脱手飞出,迎向刺来的长矛。持笛男子套在脚踝上的银环化作一道银光疾飞而出,向那株大树撞去,银环在空中呼啸而过,看起来似乎威势十足。同时,右手袖口用力一抖,一枚五寸长短的白色圆筒状物体向天际飞去,尖锐的破空声中,白色圆筒眨眼就到了千丈高空,“砰”的炸开,一团白雾中传出一声如同狼啸一般凄厉刺耳的尖叫。尖叫声穿云裂石,远远传开,看样子,就是传到一两百里之外都有可能。

    密林中的两只青狼连叫都没叫出声来,就已被土黄色长矛洞穿头颅,击杀在地,两根长矛其势未衰,在空中撞在一起后,竟然弯曲变形,犹如两条麻花一般扭在一起,合而为一,矛尖中更是猛地冲出一道尺长的黄色锋芒,向祭出弯刀的赤足男子击去。

    那株水桶粗的大树后面,这才闪出一名黑衣道士的身影,左手袍袖轻描淡写地随手一卷,持笛男子击来的银环已凭空消失不见,抬头望向空中白色圆筒炸响后留下的一丛白雾,目光中闪过一丝懊恼之色。右手袍袖一抖,再次飞出一道土黄色光柱,光柱在空中幻化成一杆七尺长的长矛,呼啸着向持笛男子击去,看其声势,比之前的四根长矛还要犀利。

    此时,持刀男子的惨叫声已从一侧传来,此人祭出的弯刀被第一杆长矛击飞后,第二杆麻花状长矛陡然加速,撞破这名男子的护体神光,从男子的肚腹中插入,却从头颅中穿出,“轰”的一声,长矛炸裂开来,持刀男子的尸身在一团黄雾中片片碎裂,瞬间毙命,就连一缕元神都未能逃出!

    “金丹期修士?”持笛男子惊叫道,手中白色玉笛飞出,迎向击来的长矛,身形一动,却向密林外逃去,速度迅捷如风。白色玉笛刚刚碰触到长矛,就在空中自行爆裂开来,不但一前一后飞来的两枚土黄色长矛在爆裂中化为乌有,就连附近的三棵大树都受其波及,化为片片碎屑。

    一连串残影从一株株大树树梢上飞过,只是几个呼吸间,持笛汉子已冲出了密林,此人的逃命速度比全速飞奔的骏马都要快上数倍?正在此时,身畔却有一阵微风吹过,持笛汉子感觉腰间一凉,低头看时,身子竟然从腰部断成了两截,前方,一把雪亮的弯刀快速飞过。看那弯刀的模样,正是自己同伴从不离身的上品法器。

    黑衣道士身形只是在原地微微一动,已到了持笛汉子的两截尸身旁,比起持笛汉子方才的逃遁速度,更要快上许多。一对三角眼中精光四射,望向前方茂盛的草丛,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伸手隔空一抓,草从中忽地飞出一团墨绿色的小小光球,任那光球拼命挣脱也逃不出黑衣道士掌心中传来的巨大吸力。

    光球中隐约可见一张模糊的面孔,在不停扭曲变幻,看模样,正是那名持笛汉子的一缕元神。黑衣道士口一张,一缕纤细的黄色光丝从口中飞出,没入墨绿色光球之内,似乎是要对持笛汉子的元神进行搜魂。

    一切说来复杂,其实皆是快如闪电,从黑衣道士现身,到灭杀这两名修士,也只是片刻之间。正在此时,一声响亮的鹰啼从千丈高空中传来。黑衣道士猛地抬起头,望向空中,面色顿变。

    千丈高空,一团雪白的云团中,飞出一只体型巨大的秃鹫,一头向地面上冲去,这只秃鹫翎羽雪白,羽翼展开后足有二丈之长,躲藏在云端中实在是难以被人发现,一对灰褐色的双晴充满了暴戾之气,头顶上生着一颗拳头大的血红肉瘤。

    秃鹫背上白光一闪,一道人影轻飘飘飞出,人在中途,双手一扬,手心中飞出十数道尺长的白色剑光,犀利的剑光发出“嗤嗤”的响声,所过之处,虚空中一片冰寒!

    感受到白色剑光中传来的巨大灵压,黑衣道士双目中寒光一闪,冷哼一声,手掌用力一握,“砰”的一声闷响,那团墨绿色的光球已在手心中化为乌有。袖口一抖,宽大的衣袖中飞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黄澄澄物体,那物体在空中爆发出一团刺目的金光,飞速涨大,密林中顿时刮起一阵狂风,眨眼间,一面一丈多高的金灿灿盾牌,已挡在黑衣道士身前十余丈。

    黑衣道士稳稳站在地面上的风眼正中,右手中黑光一闪,凭空多出一把四尺长的乌黑长剑,这把长剑长得甚为怪异,似金非金,似木非木,剑头扁圆,剑身厚重,仿佛是一枚没有开刃的剑胚一般,黑不溜秋,毫无光泽。

    叮叮当当的响声此起彼伏,十几枚白色剑光先后撞在金色盾牌上,纷纷溃散成一粒粒细小冰屑。周围的空间再次变得冰寒几分。这十几枚白色剑光,竟然是那名白衣人影以冰寒法力所凝,那面金灿灿的丈长盾牌却在剑光的撞击下连连退后,盾身上流转的金光闪烁不定,体积也越来越小,最后竟然化为三尺大小,翻滚着飞向黑衣道士。

    空中,白衣人影的面目已经清晰可见,此名男子年约四十,须发卷曲,披肩的长发被一枚金环束起,高鼻深目,面容冰冷,一对棕黄色的瞳仁闪着诡异冷光,双臂奇长过膝,双足赤裸。

    看其样貌装束和先前的二名狄族中年男子有几分相似,显然是出自同一门派,只不过,此人却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而其坐下秃鹫更是以飞行速度见长的三级妖兽“鹤顶鹫”。此人能够如此快的出现在此处,显然就隐伏在左右,看其目的,正是想用方才两人为铒,引诱黑衣道士出现。

    黑衣道士不是别人,正是从云台观一路暗中保护众小童到此的乌木道人。看到祭出的金色盾牌在空中翻滚着向自己飞来,面色再变,身影向后飞退数十丈,与空中的白衣男子拉开距离。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