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神仙、妖怪?

    ;

    扭头冲着铁翼将军所在方向无声低语一阵,然后从袖中摸出来一只透明玉瓶,望了望玉瓶中仅剩的六七粒红色丹药,倒出其中一粒,对着那粒丹药看了又看,叹了口气,仿佛万分不舍一般,丢进口中,毫无风度地一阵大声咀嚼。

    接着,从袖中摸出一张镶有金边的黄色符篆,往身上一拍,符篆中爆出一团刺目黄光,把乌木道人裹在其内,一片片黄色符文围着乌木道人瘦小的身躯盘旋飞舞,纷纷没入其内,乌木道人的身影渐渐模糊不清,最后化为一道细细的黄色光丝钻入脚下的泥土之中。再看地面上,竟然连一丝法力残留都没有。

    若是有法力高深见识广博的修士在此旁观,一定会大吃一惊,这枚符篆竟然是传说中珍贵无比的“藏影符!”

    两名兽巫被乌木道人斩杀,不再有笛声传来,狼群顿时如同失去灵魂一般,乱作一团,大部分恶狼原地打转,不知所措,少部分则慌忙逃窜,更有数十只恶狼竟然接二连三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仿佛全身力气严重透支,已经无法站起来一般。

    黑铁军众甲士方才在恶狼的攻击下,人人见伤,挥动刀枪的动作越来越慢,此时见狼群丢魂一般再次阳萎,顿时一个个精神抖擞,大声呼喊着用力砍杀起来。

    乌木道人激战的密林中,一下子尖啸连连,一下子狂风呼啸,到了最后又传来地动山摇般的巨响和一股冲天烈焰,声势之大,早已把小镇中的所有乡民惊起,纷纷走到街道之上,议论纷纷。

    小镇外的路口上,此时密密麻麻站满了数不清的乡民,看到黑铁军和恶狼斗得你死我活,有心想帮,知悉那密林中有“仙人”出没,而且这批恶狼竟然是“仙人”的属下,一个个顿时畏缩不前起来。

    别人不知,铁翼将军却知道密林中的异象是乌木道人正在和对手争斗,心中七上八下,一刻不得安宁,此时听到乌木道人传音,这才放下心来,没想到,听到最后,面色却越来越难看。

    一眼望到聚在小镇路口处观战的乡民,扯起嗓门大声喊道:“乡亲们,那两名来自狄族的“兽妖”冒充“仙人”,已经被火灵宗真正的仙人施法诛杀,此时不来灭杀这些吃人的恶狼,还等什么?”

    挤在路口观战的猎户、乡民,听到那自称“神仙”之人,说过一句“大话”后再无下文,就连笛声都不再响起。又听到二里多外传来的尖啸、炸响,以及冲天火光。紧跟着,看到扑向黑铁军的一只只恶狼如同被人抽去了魂魄一般变得不堪一击。对铁翼将军现在所讲的话语倒有了七八成信服。

    在一位胆大猎户的带领下,数十人发一声喊,向开始四处逃窜的狼群扑去。

    捕杀“仙人”手下的“天狼”不敢,捕杀这些慌不择路半死不活的逃命之狼,大家还是很有兴趣!

    有了这股生力军,很快就把残余的恶狼杀了个一干二净,仅仅逃掉了十多只。铁翼将军放出三个火球,把水生击杀的那三头青狼焚为灰烬。然后迅速撤离此处,率众进入镇中休整。满地的狼尸则交给赶来帮忙的乡民,至于他们是吃是埋,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一战之后,有七名黑铁军阵亡,几乎所有的黑铁军都或轻或重受了伤,正值盛夏,天气炎热,黑铁军也仅仅是戴着轻盔,并用轻甲遮住了胸口肚腹等要害,躯干四肢上同样是布衣布裤,早已被围起来的恶狼撕成了条条褛褛。

    有三名小童因为拉车的马匹受惊,马车翻倒后跌出车外,不幸死于恶狼的爪牙之下。

    小镇上早已沸腾,五六百只恶狼组成的大狼群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而且这些恶狼竟然还有“兽妖”在背后指挥,更是让人匪夷所思!吹笛子指挥狼群的“神仙”,此时早已成为全镇诅咒痛骂的“兽妖”。

    有好事者大着胆子跑到“兽妖”出没的密林中,看到整片密林被毁,地面上却多出来一个仿佛被雷火烧焦一般的大深坑,吃惊之下,更是纷纷赞扬起“火灵宗”大慈大悲的“神仙”,神通广大,真是为民除害的活菩萨!

    却也有五名胆大的村民在大坑旁走来走去,想捡拾一些“神仙”或者“兽妖”遗留的物件,好拿回去在人前吹嘘一番。

    五人在地上翻捡的正有劲时,天空中却刮起一阵狂风,随着狂风,远处空中飞来一只灰羽大雕,大雕越飞越近,翅翼只是几个闪动,已到了众人头顶,依稀可以看到雕背上站着一名白袍年轻男子。

    五名村民望到空中飞来的大雕和雕背上的人影,顿时吓得慌忙趴倒在地,连连磕头。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一边磕头,一边说道:“神仙爷爷饶命,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只是想在这里捡一些火神仙留下的宝贝!”

    “火神仙?什么火神仙?你们哪个人看到火神仙了?抬起头来说话!”空中传来一声苍老的男子声音,五名村民慌忙抬起头来,却是各自一怔,头顶上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名灰袍老者,五六十岁模样,八尺身躯,腰板挺直,须发雪白,脸膛红润,一副仙风道骨的慈祥模样!此刻正静静站在一朵白云上,微笑着望向下方。

    白云看起来轻薄无比,这名老者竟然还能站在上面,不掉下来,不是“神仙”又是什么?老者左侧不远处,同样凌空站立着一名二十多岁的白袍青年。那青年头戴方巾,身材修长,相貌清秀,一身打扮和世间凡人中斯文有礼的秀才公没有多大分别。

    看二人年纪,那道苍老的声音,应该是从灰袍老者口中发出。

    若这名白袍男子是方才骑在雕背上之人,那只灰色大雕又跑到哪里去了呢?地面上的五人,脑筋顿时转不过弯来,一个个暗自猜测,莫非这名灰袍老者是方才那只灰色的大雕所变?那不是妖怪吗?这一下,地面上的五人更不敢盯着空中的二人细看。

    那名身材高大的年轻村民冲灰袍老者“咚,咚”磕了两个响头,大着胆子说道:“神仙爷爷,您老人家有所不知,方才有一只‘兽妖’冒称‘神仙’,还吹着笛子指挥一大群恶狼吃人,没想到被一位过路的真正神仙,放了一把天火,就把那‘兽妖’给烧死了。”

    这名村民哪里知道真相,只是听铁翼将军喊了一嗓子,就开始人云亦云地随口瞎编,在他朴素的想法中,这名看起来相貌慈祥的老“神仙”肯定不是妖怪,肯定和那名会“放火”的神仙一路。

    “哦,你亲眼看到那名神仙了?说说他长什么样子?是男是女?”灰袍老者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趴在地上的另外四名村民,见这老神仙不但相貌慈祥,就连声音听起来都是和蔼可亲,心中的害怕渐渐消失,另一名村民说道:“小人方才离这里太远,没有看清楚那位神仙的长相。只看到天空中飞来一只好大好大的白色大鹰,然后坐在鹰背上的那位神仙放了一把大火,把这里烧出一个大坑,然后驾着一股黄风飞走了!”

    此人当时就在镇口,竟然真的远远看到了白衣男子和那只“鹤顶鹫”的模糊影子,至于“黄风”,想必是乌木道人施术时,引起的异象。另外三人根本没有看到黄风、人影,只是纷纷诉说方才的惊天爆响以及地动山摇般的晃动。

    看到这五人说不出个所以然,灰袍老者面上笑容一敛,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那名‘兽妖’身上染有瘟疫,如果在这里待得时间太长,说不定就会沾上一丝瘟疫!”

    地上的五名村民,听到“瘟疫”二字,面色顿变,冲着空中的二人又磕了几个响头,爬起身来,快步跑开。

    待村民走远,那名灰袍老者伸手向那大坑中虚抓一把,把落在掌心中的一块焦炭般的物事看了又看,随手抛开,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大圈,最后落在白袍青年身上,说道:“看来呼道友确实已经陨落,没想到这烈焰竟然能够把呼道友的储物袋以及袋中物品给一并炼化,倒和火灵宗的炼天真火有几分相象,百里兄你说呢?”

    白袍青年手中正在把玩着一块银白色的东西,看模样,正是那名金丹后期修士手中的银轮法宝的半边残片。

    听到灰袍老者的话语,白袍青年停下手中的动作,沉吟片刻,说道:“能把呼师侄一击斩杀,能使出威力如此之大的真火神通,杀人后又不屑于收取呼师侄身上的宝物,看来凶手若不是一名元婴修士,就是一名身怀重宝的金丹后期修士。火灵宗有此本事者,只有那妖精一人,可若是那妖精动手,根本用不着击碎呼师侄的寒冰轮,就可以把呼师侄随手灭杀,又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

    说罢,把手中正在摆弄的那半片残缺银轮轻轻抛向灰袍老者,又说道:“秦兄看看此物!”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