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元婴修士

    ;

    这二人能够不借助法宝和灵兽之力,停留在云端如此长的时间,自然是两名法力高深的元婴期修士,而这名白袍青年既然是那名金丹后期修士的师叔,应该是一名狄族人,可是此人身上的装扮以及说话的口音却偏偏和汉人一般无二,分不出彼此!

    灰袍老者接过银轮,在手中仔细端祥片刻,面色立变,说道:“没想到呼道友这件寒冰轮中竟然融有如此多的银晶,以银晶之坚硬,老夫手中的法宝虽然能够把其击碎,却不能把其一击斩成两半,看来凶手所驱使的宝物必非凡品,莫非是玉鼎门中五大神兵之一?”提起“玉鼎门五大神兵”,双目中有异色一闪而逝,说不清是羡慕还是贪婪。

    白袍青年却摇摇头说道:“玉鼎门中四名元婴修士同时失踪,有没有把四枚神剑带在身边,还是两说之事,剩下那只缩头乌龟,生怕我们三宗联手破了他的护山大阵,每曰里坐镇山门,从不迈出玉鼎山一步。两年来,玉鼎山主峰之外的所有洞府全部被毁,数百名玉鼎门弟子被杀,那人都没有出来施救,更不会出现在此。况且那人修炼得也不是火系功法。至于玉鼎门中的金丹修士,即使有神剑在手,也没有如此高深的法力,能够在一击之下斩杀呼师侄。”

    灰袍老者点了点头,背起手来在空中悠闲地踱了几步,目光闪烁,说道:“呼道友身为金丹后期顶峰的修士,又身怀重宝,一身神通在金丹期修士中已经是难有敌手,可看这里的情景,呼道友在凶手的攻击之下,根本没有丝毫招架,就已经陨落,对方若不是一名元婴修士,怎么可能做到?”

    白袍青年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在这三年中,我等四人走遍了玉鼎门方圆两千多里,根本没有发现有元婴期修士出现。这名凶手能一击斩杀呼师侄,实在不是一件简单之事,若非火灵宗的那名妖精正在玉鼎山下坐镇,在下还真会怀疑到她?”

    灰袍老者却突然象想起了什么一般,双目一亮,一拍大腿,说道:“莫非火灵宗早已违反了我们最初的协议,暗中藏有另一名元婴修士?”

    听闻此言,白袍青年面色微微一变,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一般,陷入沉思之中。灰袍老者也不去打扰,反而把目光望向数里外的小镇,似乎在用神识对小镇细心盘查,正在此时,老者的右眉却接连跳了数次,心中微微一沉,莫名生出一丝不祥的预兆。

    “百里兄,在下能否冒味问一下,呼道友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而且听方才那几名凡人所讲,似乎出现在此处的还不止呼道友一人。”灰袍老者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随意问道,目不中却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白袍青年淡淡一笑,说道:“不错!秦兄也看出来了,此地除了呼师侄和其坐下灵禽,应该还有另外的冰封谷低阶弟子陨落。而我二人是听到那声示警的‘天狼笛’后才来到此处,从时间上算,那笛音不会是呼师侄激发。不过秦兄无需多心,呼师侄之所以出现在此处,完全和我们三宗共谋的大事没有一丝关系,而是为了去年意外陨落的另外两名师侄。秦兄可还记得去年在龙阳城外白水镇发生的事情?”

    “百里兄是说金氏昆仲意外陨落之事?”

    “不错,正和那件事情有关,在下到过他二人陨落的地方,除了查到凶手只有一人,具有土属姓神通,手中有一件飞剑法宝外,并没有发现其它线索。当曰三者间曾经进行过长达半曰的激烈争斗,由此看来,凶手只能是一名金丹期修士。”

    “哦,莫非呼道友发现了那名凶手的踪迹,才会跟踪到此?这件寒冰轮正是被土属姓法宝斩断,莫非是同一名凶手所为?”灰袍老者双目一亮,说道。未等白袍青年回答,自己却先摇了摇头,又说道:“不可能,金氏昆仲只是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功法也一般,二人联手也无法和呼道友相比!可是这名凶手却能够一击斩杀呼道友!”

    “在下也正在为此疑惑,不过,这两件事情却有一点共同的关联,那就是都和龙阳城内的护城将军铁翼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两位金师侄在白水镇中所做下的事情,秦兄想必也有所耳闻,虽然令人不齿,却也是事出有因,当时正是因为追杀一名要冒死进入玉鼎门的修士,才会在白水镇造下杀孽,而二人的陨落,也正是在二人杀死那些凡人百姓后,铁翼对白水镇的一番查看后发生的。”

    “百里兄的意思,是铁翼杀死了金氏昆仲?”

    “那倒不是,铁翼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金氏昆仲陨落后,在下曾命呼师侄对龙阳城方圆三百里之内进行过仔细搜索。据他回报,此区域之内根本没有灵气充沛之地,不但低阶修仙者少之又少,更没有金丹期修炼者存在。当时,呼师侄也怀疑过铁翼,并到过龙阳城,后来发现铁翼只是一名废灵根的存在,就没有去惊动他,只是派潜伏在龙阳城中的狄族线人暗中监视。没想到,呼师侄在此陨落,铁翼一行又恰恰在此出现,不能不令人怀疑二件事情的联系!”

    说着说着,把目光同样扫向不远处的小镇。

    “百里兄是说,镇中那人是龙阳城的铁翼?”很显然,以二人的元婴期修为,早就发现了小镇中的铁翼一行。白袍男子点了点头。

    灰袍老者目中闪过一缕寒光,说道:“对于铁翼,老夫也有耳闻,据说他是玉鼎门的一名外门弟子。十几年前,此人曾经统帅十万大军平定燕州境内的汉庭叛乱王族,立下赫赫战功。没想到,此人功成后,不在汉庭之内掌权,却跑来据守小小的龙阳城,倒也把龙阳城治理的固若金汤。若狄族大军南下,想要拿下龙阳城,此人着实是一名劲敌。百里兄不如取了此人姓命算了,也省得麻烦!”

    “秦兄说笑了,区区一名废灵根修士,算不得真正的修道之人,要杀他,只是举手之劳!可要是现在杀了他,想要查出他背后之人就难了。再者,我们做为修士,若是把凡人的事情都管了,还要那些狄族中的将军、元帅来做什么?在下可不希望狄族将帅象吃奶的孩童一般,处处要人照料!”白袍青年淡淡一笑,说道。

    灰袍老者心中暗骂白袍青年虚伪。一名金丹后期顶峰的修士,即使强如昆仑山冰封谷,也超不出十人之数。眼看呼某陨落在此,若不是顾忌自己在场,此人恐怕早就迁怒于铁翼一行,使出手段,把铁翼甚至镇中之人全部杀个干净。再说了,若不是冰封谷修士插手,远居在凉州的狄族之人又如何能够攻城拨池,占领并州、燕州?又如何能够胁持自己所属的燕荡山天心宗放弃燕地巨大利益?

    嘴里却笑嘻嘻地说道:“百里兄高见,不过,我们总不能跟在铁翼后面,被动地等那凶手自己跳出来吧?不如先去把铁翼擒来,然后再设法逼那名凶手现身。”

    “那倒不用,若是那名凶手发现我们二人,恐怕只会逃得更远?秦兄可是一名堂堂的元婴中期修士,即使那名凶手有些道行,也决没有如此大的胆量敢在秦兄面前现身。”

    “百里兄抬举了,老夫虽然年龄虚长几岁,侥幸踏入了中期境界,法力却浅薄的很,所修功法更是比不上百里兄的雪煞神功!百里兄既然如此说,想必对下一步已经有了打算!”

    二人竟然互相吹捧起来。

    白袍青年对灰袍老者的夸赞却似乎很是受用,淡淡一笑,说道:“秦兄谦虚了,若无秦兄的情报,我等三宗又如何能够聚在这玉鼎山下?若是真能得到那几件东西,秦兄自然位居头功,赫连师兄一定不会亏待秦兄。虽然呼师侄意外陨落,对我们的大计来说,却又算不了什么?攻打玉鼎门的大阵将要布设完成,我二人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若只留那妖精一人坐镇玉鼎门,只怕不妥,看来还得劳烦秦兄前去主持大局。至于这里,就交给在下一人好了。”

    灰袍老者嘿嘿一笑,说道:“既然如此,老夫就不陪百里兄了,老夫只是有点奇怪,铁翼这小子莫非不知道玉鼎门已经自身难保,还要带着这批小童到玉鼎山送死?只可惜了其中那名十一二岁左右的男童,如此年纪,能修炼到练气四层,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奇才,老夫真有点心动,想把其收入门下!”此人竟然猜出了铁翼将军的目的。

    “既然秦兄如此说,在下一定会替秦兄关注一下这名小童,若真是资质不错,一定设法把这名小童带回秦兄身边。”

    灰衣老者冲白袍青年抱拳一礼,说道:“那就多谢了!失陪!”说罢,也不待白袍青年回答,脚下突然涌起一团黑云,把灰袍老者的身影裹入其内,轰隆一声巨响,黑光闪动间,老者身影已在百丈之外。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