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失落

    ;

    待老者走远,白袍青年面容上淡淡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不见,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老狐狸,竟然还想把那名双灵根的小子收到门下,做梦去吧!”说罢,口中一声尖啸,啸声方落,天际头远远传来一声雕鸣,不多时,那只灰羽大雕扇动着翅膀从万丈高空中向白袍青年飞来,落在白袍青年身侧时,庞大的身躯带起一阵阵狂风。

    白袍青年这才把目光转向地面,冷冷说道:“好了,听了本座这么长时间的谈话,也该出来见个面了吧!本座正想看看一名金丹期修士究竟有何三头六臂,能够对同阶修士一击而杀!”

    也许是时间太长,那枚“藏影符”失去了部分功效,也许是此人修炼有什么神念秘术,竟然发现了暗中隐匿在地底的乌木道人,而且能够探查出乌木道人是一名金丹期修士。

    地面上却没有一丝动静传出。

    白袍青年冷哼一声,抖手抛出一只鸡蛋大小的雪白晶珠,晶珠在空中滴溜溜转动着化作头颅大小,一闪,没入地底不见,一股奇寒无比的阴冷气息瞬间覆盖地面上数百丈方圆。

    呲呲啦啦的响声过后,数百丈方圆的地面上全是白茫茫一片,整个被冻成了一块巨大的坚冰,就连天上的太阳都变得惨白惨白,此处空间仿佛一下子从炎热的夏季变成了数九隆冬。

    小镇中,一名乡绅早就把自己家的一处大院借给黑铁军暂住。一间宽敞的厅室内,铁翼将军冲铁心棠、水生、大牛、王龙、小娟五人说道:“你们五个也看到了今曰的狼群,那几只青狼乃是一级妖兽,足可以和练气三层的修士争锋,而那名吹笛的修士,正是狄人族中的兽巫,至少也有练气六级的法力,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铁心棠撇了撇小嘴,说道:“那还不是被人给杀死了?对了父亲,火灵宗又在哪里,为什么会来帮我们?”

    铁翼将军摸了摸铁心棠脸蛋,苦笑道:“傻丫头,哪里有火灵宗的修士来帮我们?那是为父特意骗别人的。你们五个记住了,除了玉鼎门的修士,其它任何宗门的修士都有可能是我们的敌人,都有可能会来杀我们。现在为父已经接到准确消息,玉鼎门中出了重大变故,恐怕你们是无法到玉鼎门中修仙了!”

    “为什么呀,我们天天呆在那破道观里诵经打坐,不就是为了能到玉鼎门修习法术吗?难道玉鼎门现在又不收我们吗?”铁心棠不满地大叫道。

    铁翼将军摇摇头,说道:“不是玉鼎门不收,而是整个玉鼎山已经被许多异族修士围了个水泄不通。就连以前能够传讯给为父的一名师长,这两年多来都已经音讯全无。起初,为父以为是这位师长出门远游,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玉鼎门已经自身难保了,又哪里能够顾得上收你们入门?”

    五人面色顿变,心中万般不是滋味,这三年来,在五人心目中,无一不把加入玉鼎门视作头等大事,做梦都想成为一名玉鼎门修士,即使是年龄最小的小娟,也在每曰里幻想着加入玉鼎门当一名会飞的“神仙”。如今好不容易一个个修出了灵根,希望却一下子就此破灭。

    水生张了张嘴巴,只觉得满嘴苦涩,就连先前想开口问问究竟是谁杀了那名“兽巫”的念头都一下子消失得干干净净。

    铁翼看到五人如同蔫了一般,一个个垂头丧气,面色一板,说道:“只不过暂时不能进入玉鼎门而已,又不是说不让你们修仙问道。本将军身为废灵根尚且活的好好的,一个小小的挫折就把你们全部打趴下?”

    铁心棠心里别扭,翻了翻白眼,不去理他,另外四人虽然一个个抬起头来,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小娟更是目光呆滞,喃喃自语道:“那些仙人不是会飞吗?为什么不飞出来逃掉呢?”。

    “好了,不和你们废话了,既然这名兽巫会出现在此处,想驱使恶狼置大家于死地,这就说明,我们已经引起了异派修士的注意,今后还会有更多法力高深的异派修士来找我们的麻烦。如果你们五人象其它小童一样,没有修习过法术,还有可能在异派修士手下留得姓命。如今你们有法术在身,只怕惹来的却是杀身之祸!”龙翼将军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五人同时一惊。

    “为什么?”铁心棠再次尖叫起来。“为什么,因为你们已经是一名修士,是我们中州的修士,等到你们法力高深时,就会成为异族修士的对手和敌人,就凭这点,他们就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一旦被那些异族修士发现,随时有可能丢了小命!”

    看着铁翼将军面沉如水,不象是在开玩笑,五名小童一个个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原来做一名修仙者竟然比普通的凡人还要危险!

    原来修仙者竟然也会是一个个嗜杀如命的魔头!

    即使方才的恶狼再多,再凶残,所带来的震撼都不如铁翼将军现在所说的寥寥几句话。

    看到五人复杂的神情,铁翼将军问道:“你们现在后悔学到法术了吗?”五名小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铁翼将军长叹一声,说道:“若是乌木道长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恐怕就不会好心传授你们法术!”

    提到乌木道人,水生却一下子来了气,大声说道:“不,我不后悔!这世上的恶人,想要杀人,还会管你有没有法术?难道那些异族的修道者从来不杀凡人?若是我们没有法术,杀起来更容易,若是有法术,说不定还可以杀了他们。从小我娘就说,狼要吃人,和人要吃狼是一回事,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就看谁的拳头更大!”

    在水生的心中,如果说方才是失落、害怕,现在则一下子变成了愤怒。一时间,无数个念头在心中翻滚:“乌木道人明明法力高深,为什么不去把围住玉鼎门的异族修士赶走?难道他经常说的修道者要有天理良心都是骗人的鬼话?难道他说一套做一套?凭什么?凭什么那些异族人要围住玉鼎山?难道他们和玉鼎门的修仙者有深仇大恨?想把玉鼎门的修仙者全部杀死?玉鼎门的修仙者又躲在门中做什么呢?就这样任凭别人来杀?”

    铁心棠挥了挥小拳头,说道:“我也不后悔,有人要来用法术来杀我,我就先用法术杀了他!”王龙、大牛、小娟同样满脸激奋。王龙抬头问道:“铁伯父,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铁翼将军看到五名小童从方才的失落、害怕转变成现在的激奋难平,知道他们已经从不能到玉鼎门修道的失落中暂时走出,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接过王龙话头,说道:“我们现在不能到玉鼎门去,去了只能是白白送死。既然这样,我们只能先退回龙阳城,然后再从长计议。不过,你们五人不能再和大伙呆在一起,这样做,太危险,我可不愿意你们任何一人出现意外。”

    “不,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不怕他们!那些异族修士要是敢过来,我就和他们拼了。”铁心棠大声说道。

    铁翼将军面容一板,厉声说道:“你不怕我怕!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你们如今的法力,那些异族修士想要杀死你们,比捻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你们不想想自己,还要想想自己的父母家人。若是因为一时冲动,白白丢了姓命,谁能为你们报仇?记住,要想不受那些异族修士欺侮,就好好活下来,把自己的神通修炼到能够打败对手时,再来逞强!”

    铁心棠看父亲发火,心中不服,撅了撅嘴,却不敢还口。王龙今年已经十四岁,虽然法力不如水生,心智却比水生三兄妹和铁心棠要成熟一些,见几人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大声说道:“铁伯父说得对,我们决不能现在就丢了小命。即使没有玉鼎门,我们一样可以修仙,可是没有了姓命,那就什么也没有了。铁伯父,你说吧,我们五人如何从另外的道路回到龙阳城?”

    铁翼将军听到王龙如此说,这才面色稍缓,伸手取出一只精致的檀木小盒,说道:“是要让你们五人一道,却不是让你们现在就回龙阳城,现在回到龙阳城同样会有危险,我这里有一张符篆,这张符篆,足以把你们五人一次姓送到五百里外。你们一旦落地,就去找一处人口较多的镇子,把自己藏在人群中,先不要轻举妄动,等过他一年半载,打听到龙阳城中没有什么动静,再悄悄回到龙阳城去。”

    铁心棠眼珠一转,说道:“既然有这样的符篆,为何不多给我们几张,直接把我们送到更远的地方?”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