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分头逃命

    ;

    “你以为这张符篆是大街上随处可买的草纸吗?这样的符篆别说是你们,就是那些金丹期修士,甚至许多元婴期老怪物都不会拥有,对于高阶修仙者来说,这张符篆乃是法力大损时的护身保命之物,价值之大甚至可以换下一座龙阳城,我也只有这么一张,若不是为了你们几人的小命,根本就舍不得来用?”听闻此言,五名小童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望向铁翼将军手中“价值连城”的符篆。.. 阅读

    铁翼将军目光在五人身上一一扫过,然后说道。“好了,时间紧迫,那些异族修士随时都有可能会来到此地,这张符篆虽然威力巨大,却有一处不好,就是不知道会把你们送到什么地方。所以,你们到了那个陌生的地方后,一定要沉着冷静,千万不要逞强,不到姓命攸关,谁也不许在人前显露法术!”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心中在想,铁翼将军什么时候学会了乌木道人的口头禅。一直未开过口的大牛却问道:“铁伯父,若是我们走了,那您怎么办?您也会法术,那帮异族修士岂不是要找您的麻烦?”

    铁翼将军摸了摸大牛脑袋,哈哈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我,什么风浪我没有见过,本将军自有办法!”随后又对五人细细讲解了一番符篆中灵力耗尽时,落地后该如何保护自己,这才带着五人步出室外。

    五人随着铁翼将军来到厅院正中,铁翼将军冲守护在院门口的黑铁军低声吩咐了几句,四名黑铁军马上把厅院大门紧紧关闭,另一名黑铁军则取来一个包裹。

    “这里面是一些银两,足够你们吃上三年五载的,记住,你们五人若是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一定要听王龙的,明白吗?”铁翼将军把包裹交到王龙手上,一边叮嘱五人,一边却把目光望向铁心棠。

    “好了,好了,知道了,真啰嗦!”铁心棠咬了咬嘴唇说道,望了一眼父亲,眼圈突然一红。

    看着五名小童背靠背紧紧贴在一起,在厅院正中站成一个圆圈,铁翼将军小心翼翼地从木盒中取出一张镶有三道金边的黄色符篆,法力一催,一股精血从口中喷出,落在手中符篆之上,符篆上顿时一阵阵灵力波动。铁翼将军掐了一个法决,把符篆往五人头顶处一抛,口中念念有词,十指轮番击出一道道赤红光柱,没入符篆之内。

    “嗡”的一声轻响,符篆在五人头顶十丈处滴溜溜旋转,随着旋转,符篆内开始飞出一道道土黄色光芒,光芒中一个个米粒大小的金色光点一闪一闪。光点越来越多,符篆也在飞快涨大,五人身周顿时刮起一阵黄风,黄风越刮越烈,几个呼吸间已经尘土飞扬。风眼正中的五人,却清晰地看到一个土黄色的蛋形光罩在五人身周慢慢成型。

    片刻间,符篆已经飞涨至三丈宽阔,铁翼将军退至厅堂门口,大吼一声,把全身剩余的法力一下子注入符篆之中。

    符篆中传出的“嗡嗡”声越来越响,漫天飞扬的尘土纷纷没入符篆之中消失不见。巨大的符篆如同一匹黄色绸布一般往下方一卷,把下方的蛋形黄色光罩包裹在正中。一道道黄光,一片片符文,从符篆中飞出,没入光罩之内,符篆飞快消失不见,光罩却开始扭曲变形。

    眨眼间,黄色光罩已经变成一根三丈长的土黄色长矛,矛尖上金光闪闪,手臂粗的矛身一阵阵剧烈颤动后,斜斜向天际飞去,其速快捷无比,一阵尖锐的破空声中,长矛在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黄色尾巴,消失不见。

    厅院中却留下一阵阵空间波动。

    铁翼将军见长矛在空中消失不见,双目中现出一丝欣喜之色,心中一松,这才感觉浑身无力,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仅这短短的盏茶功夫,全身法力已经透支一空。象刚才这种威力巨大的符篆,铁翼将军也是平生第一次使用,若不是这张符篆本来就是为法力低下的修士特意炼制,象他这样的废灵根修士,根本无法驱使。

    与此同时,二十名伤势较轻的黑铁军在一名校尉的带领下,护送着几辆载满小童的马车从小镇南端飞驰而去。目标既不是龙阳城,也不是玉鼎山,而是另一条通向襄阳府的道路。

    乌木道人激战过的密林上空,白袍青年正在艹纵着一枚三丈长的雪白长剑,在地面上刺来刺去,地面上狼籍一片,到处都是一个个数十丈深的剑状大洞,从剑洞中透出一股股冰凉彻骨的寒意,可以看出,地面下数十丈深都已被此人用法力化为冰块。

    白袍青年的眉头却越皱越紧,明明从修炼的秘法中能够窥探到乌木道人就躲藏在附近地面下,却偏偏无法把他逼出来。

    “本座就不信你不出来,就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你给揪出来。”白袍青年怒喝道,全身法力一催,正要使出另外一种大神通,小镇上空却传来一声响彻云霄的尖锐啸声。水生五人借符篆之力所化的那根土黄色长矛从天际飞过,眨眼无踪。

    “乾坤神遁符!”白袍青年双目猛然一缩,惊叫道。顾不得施法来对付地面上那名狡猾的“凶手”,收起晶珠和巨剑,冲那头在高空中盘旋观望的大雕交待了几句拗口的狄族言语,化作一道白光向小镇中飞去。

    大雕一声长鸣,从高空中俯冲而下,落在离地面五十丈之处,开始缓缓盘旋飞舞,一对金色双睛紧紧盯着地面上狼籍一片的坚冰。

    地面上,一个刚刚刺出不久的剑洞中突然冲出来一道黑光,并发出嗡嗡的轻响,大雕双翼一展,再次向下扑去,一只左爪一扬,三道爪影如同利箭一般向黑光击去,看其声势,这只大雕的法力似乎不逊于金丹期修士。

    另一处相邻不远的剑洞中却冲出另一道黑光,黑光刚刚冲出地面,黑光中一个模糊的人影右臂一扬,一道土黄色的三尺长剑光向空中低落至二三十丈左右的大雕击去。风声呼啸。

    大雕右爪中飞出三道爪影,迎向黄色剑光,双翼一展,本能地想要震翅高飞,右翼翼根处却猛地爆出一团血雾,半边翅膀顿时耷拉下来。与此同时,黄色剑光击溃爪影,狠狠斩在大雕肚腹之上,翎羽飞舞,血肉横飞。

    凄厉的雕鸣声中,大雕扑扇着翅膀高飞而起。地面上,现出乌木道人的身影,右手持着那把黑剑,左手握着那团黑色细丝,面色苍白,嘴唇青紫,破烂的道袍以及头脸发髻上全是白茫茫的霜花,激凌凌打了个冷战,抬头望向高飞远遁的大雕,跳脚大骂:“该死的扁毛畜生,这样都杀不死你,有种你给我下来!”

    见那灰色大雕呆在高空中凄厉长鸣,既不飞远,也不下来,乌木道人双目中现出无奈之色。乾坤剑法虽然威力巨大,乌木道人也只是借助大牛体内的一丝天罡煞气,刚刚把第一层功法修炼纯熟,仅仅击杀呼姓修士,已耗费了八成法力。即使服下了珍贵的丹药,又在地底下待了许久,此时法力也没有恢复到一半,别说是那名元婴修士,就是这头大雕,都难以击杀。

    望了一眼小镇方向,喃喃自语道:“狗杂碎,既然发现道爷在此,还把同伴支走,看来是想抢道爷的宝剑,哼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随手取出一张符篆,往身上一拍,口中念念有词,身影化作一道刺目黄光,认准一个方向,飞遁而去。乌木道人只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不借助法宝外物的情况下,他可没有腾云驾雾凌空飞遁的神通。更不敢用神识去探查那名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身影刚刚落在铁翼所在的院落上空,就听到大雕的凄厉长鸣,面色再变,神识扫过四周,发现那名“双灵根的小童”竟然也消失不见,怒火中烧,望向脱力后软倒在厅堂门口的铁翼,左手随意一抓,铁翼庞大的身躯凌空飞起,向白袍青年冲去。

    白袍青年一把抓紧铁翼脖颈,右手向下随意拍出一掌,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院落瞬间坍塌,尘土飞扬中,白袍青年提着铁翼向镇外飞去。院落内外,十几名黑铁军连叫都没有叫出声来,就被一股巨力拍成了肉饼。

    看到大雕的惨状,白袍男子双目中似要喷出火来。取出几粒丹药喂入大雕口中,祭出一只黑色的袋状物品,施法把大雕收入袋中。这才望向被其扔到地面上的铁翼将军,说道:“告诉本座,那名小贼叫什么名字,会去往何方?”声音里透出一股彻骨的寒意!

    铁翼将军躺倒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全身布满霜花,面色铁青,双目中却没有一丝惊慌害怕,沉声说道:“老贼,本将军那几名属下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无端屠戮凡人,你会遭到报应的!”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