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玉鼎山

    ;

    “报应?哼,区区几只蝼蚁,本座想杀就杀,谁能奈何?再说了,你手中沾的鲜血只怕比本座还多,却为何没有见到你受报应呢?休想激怒本座,你放心,在抓到那名小贼之前,本座不会杀你!”白袍青年身形一动,已到了铁翼将军身侧,一指点向铁翼将军眉心。..

    一缕奇寒无比的白色光丝没入铁翼将军体内,一瞬间,铁翼将军全身血液仿佛已被冻结,再也无法流通。紧跟着,一阵阵针扎般的刺痛从四肢八脉五脏六腑中同时传来。仅仅坚持了半刻钟不到,铁翼将军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地大声嚎叫。

    小镇中的居民听到一连窜的响声,再看到房舍坍塌,一干黑铁军惨死,无不大惊失色,不少人想起了那名惨死的“兽妖”,暗自猜测是不是兽妖的同伙前来报复,生怕兽妖找上门来,一个个吓得躲在家中,不敢外出。街道上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铁翼将军身上的刺痛此时却又变成了透入骨髓般的麻痒。足足一个时辰后,铁翼将军所受的苦痛才消失一空。

    “滋味如何?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本座的问题!”白袍青年面带讥笑地望向面目扭曲的铁翼将军。听闻此言,铁翼将军扭曲的面容竟然慢慢舒展,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张嘴说道:“很好,本将军喜欢,再来一次!”声音嘶哑难听,看来,早已在刚刚的惨叫中喊破了喉咙!

    白袍青年面上闪过一丝狞色,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本座不会搜魂之术吗!”

    连绵不绝的崇山峻岭之中,一团团浓浓的白雾顶端,隐约可见一座巨大的四四方方雪白大鼎,阳光照耀下,大鼎鼎身上一下子金光万道,一下子又布满各种图案,图案不停地游走变幻,四根雄壮的鼎足,却是青朦朦巍然屹立,一动不动。

    云开雾散后就会发现,这大鼎的四根鼎足分明是四座二三千丈高的巨大山峰的峰顶。而那白玉般的巨鼎鼎身,则是联接在四座山峰间的白云、浓雾、光影幻化形成。

    此处正是太岳山脉的主峰——玉鼎山,而那“大鼎”的正下方,正是享誉九州的玉鼎门。一千八百余年前,九州还有残余的邪魔横行,玉虚真人在玉鼎天池畔炼化先天真气,修得大神通,持手中神剑“天机”,屠尽四方来犯邪魔,创下不世威名,才有了这雄居九州的仙家殿堂。

    此时,玉鼎山北侧主峰上,一间雄伟的大殿中,正有一群修士正在商谈着什么,大殿正中高高的白玉榻上,端坐着一名四十岁许的灰袍道士,此人面如冠玉,长相儒雅,道髻乌黑油亮,五络长须漆黑如墨,双目神光湛然。

    玉榻下方,两侧各自斜放着一排玉椅,左侧六张玉椅上端坐着五名修士,三男二女,皆是俗家打扮,右侧六张玉椅上,端坐着四名道士,二男二女,另外三张玉椅上却没有坐人。

    背对殿门,站着上百名修士,有男有女,有道有俗,其中有一多半的修士,身背长剑。

    正在此时,大殿外急匆匆走进来一名身材高大的青袍男子,冲主座上的灰袍道士恭身施了一礼,说道:“启禀玄光师祖,外面三宗妖孽所布设的大阵已成。明云师叔通过“天目镜”查探,发现此刻有数百名三宗修士聚集在北天门对面的小孤峰,为首的有十八名金丹期修士,督阵指挥的正是那位火灵宗的元婴长老,看样子是想要攻打护山大阵。”

    大殿内正在低声议论的修士顿时哑雀无声,全部把目光望向玉榻上的灰袍道士。

    “哼!这群不知死活的妖孽,终于打起了北天门的主意,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尝尝护山大阵的厉害。殷开天,刘通,你二人率坐下弟子,把守住‘两仪混天阵’的主阵阵眼,随时准备发动大阵,引妖孽冲进山门,明炎、明铛、端木嫣,你三人率弟子守住‘三转清光阵’阵眼,待‘两仪混天阵’发动后,听本座吩咐,择机灭杀妖孽。你等五人,没有贫道招唤,不得擅离一步,违者门规处置!”

    三名俗家修士和二名道士同时从玉椅上站起身来,答了声“是”,恭身冲玄光道人行了一礼,冲殿外走去,大殿中站着的上百名修士中呼呼拉拉一下子走出三四十人。

    玄光道人待众人离开,这才把目光望向玉椅上那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吩咐道:“传令东、南、西三峰留守弟子,没有本座吩咐,任何人不得撤离职守,违者,重处!”老者领命而去。

    “好了,方才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有职司的各司其职,没有职司的随本座到‘观云台’观战。随时准备增援各处阵眼。”玄光道人威严响亮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随即站起身来,大步向殿外走去。

    千丈高峰正中,耸立着一处三面临空的四四方方宽阔平台,淡淡的白雾在平台下方缓缓流动,看起来,这平台仿佛是建在云端一般。临壁的一侧,如同刀削般平整,临空的三侧,雪白的玉石栏杆上,雕着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平整的地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太极图案,两只鱼眼,黑白分明。

    玄光道人正站在太极图案正中位置,数十名修士整齐地站在道士身后,都把目光望向道士面前不远处悬浮在空中的一面直径足有一丈的黄澄澄雪亮铜镜。

    铜镜中,映射着另一处宽阔的平台,看这平台的样子,足有数十亩大小,似乎是把一座山峰顶端完全切削而掉形成,平台内外,一根根长短不一的阵旗阵幡林立,阵旗中各自飞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碗口粗光柱,光柱在平台上空纵横交错,隐隐约约构成一个复杂的光阵。

    光阵中间,一动不动地悬浮着三件法宝——一枚金光灿灿的斗大金印,一枚雪亮的三丈长银色阔剑,一枚乌黑的六棱大锤。

    平台上,站着三百多名高矮胖廋各不相同的修士,相同的却是一个个表情紧张,杀气腾腾。群修分成三队,每队前方站着六名修士,而在这十八名修士正前方,则站着一名身材窈窕的红裙女子。

    那女子,穿着一身红色紧身宫装,头扎飞云鬓,身材妙蔓,丰乳翘臀,肌肤雪白,即使从镜子中观望也惹人暇思,只不过,男人最想看的玉容,却被一具青面獠牙的恶鬼面具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诡异之极。

    正在此时,一声尖锐的呼啸声从天际头传来,一杆三丈长的土黄色长矛划破虚空,出现在山内山外众人眼前。长矛前端金光灿灿,刺目耀眼,身后着拖起一条长长的白色尾巴。

    无论是山外平台上的群修还是“观云台”上的玉鼎门修士,全被空中的尖啸和远远飞来的长矛吸引。

    玄光道人听到那声尖锐的长啸,双目猛然一缩,待看到长矛时,目中闪过一丝复杂至极的神色,身后,数名金丹期修士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同时色变。

    “乾坤神遁符!”山外的红裙面具女子惊叫道,声音里有种掩饰不住的兴奋,双目猛然一亮,雪白的纤手向天际一挥,一枚数寸长的银亮弯刀呼啸着向那飞来的长矛迎头击去,眨眼间化为四尺长短,刀身外火光冲天,在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赤红烈焰。看这变刀的速度竟然比那空中的黄色长矛快上倍许。

    变刀迎头斩向黄色长矛,一声震天巨响中,黄矛矛身剧烈颤抖,赤、黄两色光芒在空中交织震荡,弯刀倒飞而回。长矛被其一击之下,不再向远处飞遁,反而一头向玉鼎山中冲去,刚刚下落到一千多丈高度,“砰”的一声,矛身断裂。

    前半截矛身依然呈长矛形状向玉鼎山中刺去,后半截却爆裂开来,化为一团黄色光雾,向地面坠落。半截长矛的速度要比那团黄色光雾的下落速度快上无数倍。

    “嗡”的一声传来,白雾缭绕的玉鼎山上方虚空中凭空闪出一层透明光芒,光芒中灵纹闪烁,正是玉鼎门中护山大阵所产生的禁制灵光,半截长矛只是微微颤了一下,“扑哧”一声,一头穿透灵光,向山中飞来,护山大阵的强大禁制竟然无法阻止长矛,被其刺出个大口子。

    玄光道人抬头望向远处飞落而下的半截长矛,眼见其一头向山峰上撞去,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身形一动,象只灰色巨鹤一般凌空而起,向长矛方向飞去,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数尺长的拂尘,乌黑的尘杆,银色的尘丝,右臂一抖,拂尘中飞出数百条长长的银色光丝,纷纷缠绕在飞速下落的长矛之上。

    “砰”,长矛在尘丝激荡之下破碎成一团黄雾,黄雾中传出几声孩童惊恐的尖叫。黄雾散开,现出三名孩童飞速下落的身影,满脸惊慌失措,正是王龙、大牛和小娟三人。三人腰间各自缠绕着一条银色光丝。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