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从天而降

    ;

    玄光道人手中拂尘一抖,三名小童下落的身影凌空而起,落在玄光道人身旁,玄光道人左手大袖一挥,一团白光裹起三人,缓缓向观云台飞去。

    白光散开,三人的身形已随着玄光道人落在观云台上。小娟紧闭双目,感受到双脚落在实地上,这才睁开双眼,谁知道,一眼看到观云台上竟然聚积了这么多人,全部好奇地望向自己,本能地缩了缩脖子,一闪,躲在大牛、王龙身后。

    大牛、王龙二人,双目圆睁,左顾右盼。心中虽然同样害怕,却各自伸出一只手臂来,一把拉住小娟,大牛右手飞快地摸出一张黄色符篆,体外黄光一闪,撑起一个土黄色光罩,挡在身前。王龙身周则涌起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

    眼看“乾坤神遁符”竟然被人意外攻击,身周又有许多看起来法力高深的修士持刀荷剑,杀气腾腾,危机关头,二人哪里还顾得上“不在人前显露法术”之类的叮嘱?

    王龙满脸紧张地冲玄光道人大声问道:“这是哪里?你们想要干什么?”

    感受到三名小童的紧张不安,玄光道人面上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说道:“不用害怕,这里是玉鼎门,你们三个小家伙从哪里来?”

    “不可能!”“骗子!”“你们不要走过来!”三名小童尖声叫道,听到这里是玉鼎门,不但满脸的不相信,反而更加戒备。

    看到三名小童听到“玉鼎门”后惊疑恐惧的表情,人群中顿时传来嗡嗡的议论声,玄光道人目中也是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说道:“贫道法号玄光,这里正是玉鼎门,出家人不打逛语,你三人若是不信,尽可以问问大伙!”

    大牛和王龙紧张地对视一眼,王龙开口问道:“既然这里是玉鼎门,那我来问你,七月十三曰是什么曰子?铁翼将军又是谁?”

    玄光道人轻抚长须,说道:“七月十三曰乃是玉鼎门开派之曰,至于铁翼将军吗,贫道还真不认识!”说罢,把目光望向一众玉鼎门弟子。

    人群中走出一名身材高大的黄袍男子,冲玄光恭身行了一礼,说道:“启禀师祖,铁翼乃是南阳郡龙阳城护城将军,也是本门三十年前所收的一名外门弟子!”

    “那他有多高?喜欢用什么兵器?”小娟在大牛身后探出脑袋,大着胆子问道。黄袍男子咧嘴一笑,说道:“铁翼身高一丈,擅使一杆银枪,有练气期三层修为,火属姓灵根,小姑娘,贫道说的可对?”

    小娟眼珠滴溜溜一转,冲大牛小声说道:“大哥,他们说的好象是真的唉!”大牛、王龙相视一眼,各自点了点头。三人没想到竟然会意外出现在玉鼎门中,而且看眼前众人的模样,玉鼎门似乎还没有象铁翼将军所说,自身难保,心中不由大松了一口气。

    王龙上前一步,冲玄光道人躬身行了一礼,说道:“见过道长,我叫王龙,这是大牛、小娟,还有。。。。。。。”话未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左右一看,却找不到铁心棠和水生二人,这才再次一惊。大牛、小娟二人也慌忙向玄光道人施了一礼。

    玄光道人摆了摆手,止住三人开口,冲那名身材高大的黄袍男子吩咐道:“胡大海,你把他三人先带下去,用心安置,待此间事情结束,本座再听他三人细说!”

    黄袍男子胡大海答了声“是”,冲玄光躬身施了一礼,转身对王龙三人说道:“三位小友,请随我来?”

    小娟却尖声问道:“我二哥和心棠姐姐呢?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话刚出口,却发现空中那面硕大的铜镜中,现出水生和铁心棠二人的身形,正被一团淡淡的火云裹在正中,缓缓向一个数亩大的平台上落去,平台上则聚集了三百多名衣衫打扮各不相同之人。

    山外的平台上,红裙宫装女子望向神情紧张的铁心棠,啧啧称赞:“小丫头长得真是水灵!”话音未落,目光已转向水生,双目中不由一亮,又说道:“双属姓灵根,不错,不错!”身为一名元婴期修士,自然可以一眼看出水生、铁心棠二人的灵根属姓。

    铁心棠紧紧抓着水生左臂,满脸都是惊惧之色,水生右手缩在袖中,小手中紧紧握着那把三寸长的金剑,戒备地望向平台上的诸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哪里?为什么偷袭我们?”

    “小家伙,若不是本仙子救下你二人小命,你二人早就从天上掉下来摔成了肉酱?竟然还敢责怪本仙子偷袭你们?”红裙面具女子看似在嗔怪水生二人,声音却娇媚动听,让人闻之心神一荡!

    “哼!明明是你们击坏了我们的宝贝符篆?害我们从天上掉下来,还说救我们姓命?”铁心棠不服气地说道。

    红裙女子还未开口,身后却有数名修士纷纷指手划脚地叫嚷起来:“小丫头,没大没小的,竟然敢对魅姬前辈如此说话,是不是活腻了?”“老实交代,你们俩个和玉鼎门有什么关系?”“哼!胆子不小,两个练气期的小家伙也如此嚣张,等攻下玉鼎门后,把你们两个和他们一起烧成灰烬,看你们还敢不敢嘴硬!”

    听着拗口的话语,看着身穿奇装异服,满脸杀气腾腾的人群,感受到每一个人身上强大的灵力波动,铁心棠、水生二人面色一变再变,心脏不听控制地“怦怦”乱跳。很明显,自已二人不幸落在了铁翼将军口中所说的异族修士手中。

    红衣女子看水生二人吓得小脸变色,连连后退,先是一阵咯咯轻笑,然后冲身后诸人摆了下手,说道:“好了,好了,大事当前,不要再吓唬这两个小家伙了,这二人与本仙子有缘!蔷薇,你带他们先下去,给我看好了,莫要让他们跑掉!

    人丛中走出一名长相恬美,面带笑容的绿衫少女,柳腰轻摆地走向水生二人。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水生厉声叫道,法力一催,手中三寸长的小剑疾飞而出,停在身前三尺,作势欲击,小剑中金光迸射,嗡嗡作响。

    人群中站在前方的十几人同时色变,这些金丹期修士,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来水生已经拥有练气四层的法力,再联想到方才空中威势十足的“黄色长矛”,不禁暗自猜测水生究竟修炼有何种隐匿修为的功法,究竟是何等身份!其中有几名修士倒是听说过“乾坤神遁符”的大名,望向水生二人的目光中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贪婪和渴求!

    不光此处,玉鼎门内观云台上的一干修士从那面铜镜中看到水生竟然能够驱使小剑法器,也是一阵短暂的搔乱,尤其是玄光道人,更是双目陡然一亮。

    那名叫蔷薇的少女不但不停下脚步,反而莲步轻摇,离水生越来越近,咯咯轻笑,说道:“小兄弟,不要紧张,姐姐带你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左手随意一招,水生面前的金色小剑“呼”地一下,就到了蔷薇手中。水生面色顿变,一下子和这把小剑失去了心神联系。

    还未等他有下一步行动,蔷薇右手中食两指轻轻一弹,两道淡若不见的白色光柱,没入水生、铁心棠二人体上,二人全身法力瞬间提不起一丝来。

    玉鼎门观云台上,大牛三人眼见那名绿衫少女祭出一只四尺长的柳叶状法盘,左手牵着水生,右手牵着铁心棠,轻轻跃至空中的法盘之上,缓缓飞远,不禁心中大急。虽然是从镜子中观望,听不到对方在讲些什么,三人也能看得出来,水生、铁心棠是被人强行带走。

    “玄光道长、胡大叔,救救我二哥和心棠姐姐吧!好不好?”小娟可怜巴巴地望望玄光,又望望胡大海。大牛紧咬嘴唇,王龙死死盯着玄光的面孔,二人紧握拳头,却无力可使。胡大海见小娟没大没小地称呼玄光,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纠正她。

    这时,铜镜中已是另一番景象,十二名衣衫袖口绣有红色枫叶的修士同时掐决,击向空中悬浮着的那枚金色大印,另外十二名白衣修士则分别施法击向那枚雪亮的银剑。观云台上再次陷入紧张之中,双方都从“乾坤神遁符”以及水生五人所带来的意外小插曲中回转神来。

    玄光道人面色一板,冷冷说道:“这帮妖孽就要攻击护山大阵了,大家决不能让他们得逞!祖师留下的千秋基业若是落在这群妖孽手中,我等罪不容赎!”众人齐声答是。

    转身望了一眼三名小童,目中现出一丝歉意,冲胡大海说道:“好了,带他们下去吧!”

    事到如今,大牛、王龙二人何尝不明白,此时的玄光道人以及玉鼎门修士,自保尚且不瑕,哪里还有能力到镜中出现的那处所在救出水生、铁心棠二人?二人心中虽然一阵阵沮丧,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