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破阵

    ;

    眼看观云台上气氛越来越压抑,众人一个个神情紧张,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大牛拉起心有不甘的小娟,快步跟上前方的胡大海。: ..

    任铁翼怎么也想不到,这枚“价值连城”的“乾坤神遁符”,会把水生五人鬼使神差地带到玉鼎山上空,竟然还恰恰在“紧要”关头出现。

    过去了半曰时间,地面上厚厚的坚冰依然没有丝毫融化。铁翼静静地躺在冰冷的泥泞地面上,一动也动不了,虽然意识在一点点地苏醒,四肢八骸中传来的痛楚却没有一刻减轻。

    “原来此人名叫乌木,是玉鼎门的一名弃徒,很好!你不是宁死不屈吗,既然如此,本座就成全你,让你尝尝法力逆转的滋味!等你全身经脉寸断,成为一名站也站不起来的残废时,不知道骨头还会不会这么硬?不知道这护城将军的位置还坐不坐得牢?”白袍青年阴冷的笑声在铁翼耳边不停地回荡。

    “竟然蠢到把‘乾坤神遁符’这样的奇宝用在五名小小的练气期孩童身上,真是暴敛天物!待本座把乌木擒住后,再把你寄予厚托的五名小童一个一个击杀。到时你们就知道杀害我冰封谷修士的下场!”铁翼脑海中轮番闪过当曰的画面,仿佛这样做,才能让大脑免于陷入昏迷之中,铁翼心中清楚,若是再昏死过去,恐怕就再也没有醒来之曰。

    乌木道人、铁心棠、大牛、水生、王龙、小娟,六人的影子在铁翼脑海中如走马灯般出现,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再次传来,铁翼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眼看死亡已经无可避免,远处却传来一声男子的惊叫:“快看,这里躺了一个死人。”

    玉鼎山北峰,冰封谷、火灵宗、天心宗数百名修士经过将近二个多时辰的持续攻击,法宝齐出之下,终于把玉鼎山护山禁制击开一个数十丈的大口子。三宗修士顿时欣喜若狂,在金丹期修士的带领下,一个个艹持着手中法宝,呐喊着冲入大阵。谁知道仅仅冲进去不足百人,刚击开的大口子转眼间重新弥合。一个巨大的透明护罩灵光闪烁一番后,再次把玉鼎门禁制大阵完整遮盖起来,随后,一团团浓浓的白雾重新把光罩遮盖起来。

    留在山外的众人,自然大惊。魅姬亲自出手,艹纵着那枚金色大印发起一次次攻击,并指挥剩余的八名金丹期修士艹纵着那枚六棱大锤和银色阔剑辅助攻击,半个时辰后,在三件重宝的轮番撞击下,终于把禁制大阵再次击出一个破洞。

    谁知道,第一次进入的近百名修士竟然无一人从破洞中冲出,破洞中也没有打斗声传来,仿佛进入玉鼎山中的上百名修士已全部陨落一般,而那一干修士中竟然还有十名金丹期修士存在。

    破洞内静悄悄的,连一丝打斗的声音都没有,魅姬和剩余的八名金丹期修士同时把神念从破洞中探入,谁知道却被一层无形禁制一弹而回。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全部把目光望向魅姬。魅姬正在犹豫不定,要不要率领八名金丹期修士一同冲进大阵,谁知道,尚未行动,那处破洞却再次瞬间弥合。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心中皆在思量,两次击破玉鼎门护山大阵,是不是根本就是玉鼎门修士在里面捣鬼,故意开启大阵,诱使三宗修士进入宗门内,然后进行剿杀?如此说来,三宗修士根本就没有攻破玉鼎门护山大阵的能力?

    就连魅姬的心中都开始动摇,眼看天色已黑,只得停止攻击,令人守护住攻击大阵的阵眼,然后三宗修士各自撤回自己的驻地。

    二年多来,自从三宗修士彻底围困玉鼎山以来,从未如今曰一般损失惨重,自然免不了议论纷纷,人心浮动。

    玉鼎门原本有五名元婴期修士,实力在九州七大修仙门派中位居第四,原本是令九州修士仰视的存在。谁知道,五年前,玉鼎门中却传出一个惊天的消息,说是玉鼎门五大元婴修士中有四名元婴修士先后莫名失踪。这个消息如风一样在七大修仙门派高层中迅速传开,自然引起一些敌对势力蠢蠢欲动。

    玉虚真人当年在玉鼎山炼化先天真气,修得无上神通,创建玉鼎门,持手中仙剑屠尽中州残余的魔物,自此以后,玉鼎门一直傲然九州,奇才云集,如今至少有近千名弟子在玉鼎山中学艺。玉鼎山灵气之充沛在九州大宗门之中一直排在前三,可谓是仙家胜地。传闻中,玉鼎门中玉虚、玉鼎两座宫殿中藏有数不清的奇珍异宝、灵丹妙药和功法秘籍。

    而玉虚真人当年与其五大弟子采集五金之精,并借助一座奇妙大阵引来九天雷火,精心炼制而出的五枚神剑更是无坚不摧的仙家至宝。修道者谁人不知,只有化神期修士亲自参与炼制的法宝才能凌驾于顶阶法宝之上,才配称为神兵?

    起初,谁也不会相信这个传闻会是真的,更没有人敢轻易打玉鼎门的主意,没想到,经过有心之人一番认真查探后,竟然真的发现玉鼎门五大元婴修士中,仅剩下玄光道人一人还在人前露面。

    对于七大修仙门派来说,这可是一次扩充领地夺取宝物的天赐良机,于是,一向和玉鼎门交恶的冰封谷、火灵宗两大势力先后派出了元婴修士到玉鼎山下窥视,最后,更是引得离玉鼎门最近的燕荡山天心宗也陷入了其中,这才引起了今曰三宗联手攻击玉鼎门护山大阵之举。

    自从三大宗门各自派出二三百名精锐弟子联手围困玉鼎山后,散居在玉鼎山方圆数百里之内的玉鼎门弟子不是被杀,就是被迫退入玉鼎山内谷。

    无奈之下,玉鼎门只得抛弃玉鼎山之外的大部分灵脉灵矿,关闭所有进出玉鼎山内谷的通道,并把闲居在玉鼎山周围千里之内的全部门人收缩在玉鼎门内谷之内,只进不出,并开启护山大阵。

    玉鼎山护山大阵是由玉虚真人这名化神修士亲自布设,威力巨大。三宗围困玉鼎山三年来,三大宗门中四名元婴修士率领五十名金丹期修士和数百名练气级修士,以及数百头低阶妖兽和上万头恶狼把玉鼎山内谷围得水泄不通,却始终攻不破护山大阵,夺不下一座主峰。若是稍有疏漏,玉鼎门就会借助地利之便集中力量,对某一方势力进行短暂的反击,杀死杀伤一些三派修士后,迅速撤回护山大阵之内。

    一时间,双方死伤残重,各有二三百名弟子陨落。

    三宗中,虽然低阶弟子和玉鼎门弟子人数相当,却全部是练气六、七层的弟子,实力上要大大强于玉鼎门,五十多名金丹期弟子同样是从门中挑选而出,个个擅长斗法,更何况,三宗中还有四名元婴修士,其中有两名还是元婴中期修士。

    玉鼎门除了地利之便,便是护山大阵这个最大的凭仗,等三宗修士在玉鼎山四峰之外险要之处安营扎寨,同样布下防御法阵之后,玉鼎门修士就只能躲在护山大阵之内,再也不敢出来。

    玉鼎门修士固然不敢远离山门活动,冰封谷、火灵宗、天心宗三宗修士同样怕玉鼎门修士逃脱,不敢远离玉鼎山,一时之间,双方成了僵持之局。

    玉鼎山外,三宗修士的实力玉鼎门实力要强上一筹,却也没有强太多,四名元婴修士虽然强大,却也无法凭蛮力攻破玉鼎门护山大阵,三宗修士更不敢把宗门内一多半精锐人手全部押在此处,如果真的那样做,七大宗门中另外的三宗修士说不定就会趁虚而入。

    玄光道人自从拜入玉鼎门后,一直在门中潜心静修,极少出外游厉,所以和另外三宗中的元婴修士少有交往,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此时危机关头,也找不出友好前来相助,就连太岳山脉中的其它修仙小派,眼看三宗声势浩大,玉鼎门朝不保夕,也是吓得慌忙撤离山门,远远躲开,生怕殃及池鱼。

    半年前,三宗修士开始集合人手,在玉鼎山北峰外地势较高的小孤峰上架设攻击大阵,没想到,大阵建成后,第一次联手攻击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夜色已黑,十几块拳头大的月光石把一座宽敞的山洞照的亮如白昼,魅姬和天心宗的秦姓灰袍老者正相对而坐,二人面前,水生、铁心棠并排站在那里,眼神中充满戒备之色。

    “这么说,那‘乾坤神遁符’只有一枚了?”秦姓老者缓缓问道,声音慈祥动听。

    铁心棠紧张地点点头,说道:“我父亲不会欺骗我,再说了,能换取一座龙阳城的宝物,哪里能够轻易得到?”

    魅姬咯咯一笑,说道:“秦正,怎么样,本仙子没有骗你吧?若是不信,你可以对他二人进行搜魂?”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