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乾坤神雷

    ;

    百里穆沉吟了片刻,说道:“本座手中倒是有几件不错的顶阶法宝,不过却没有一件是土属姓,不知道乌木道友愿不愿意驱使其它属姓的法宝?”“等一下,既然如此,那贫道要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把这三件宝物交给你以后,贫道就没有了其它护身宝物!”地底下传出的声音中透出一丝明显的失望。

    “你看这样好不好,本座就先拿二件顶阶的法宝来交给道友,等下一次与道友交易时,再用土属姓宝物把这两件宝物换回如何?”百里穆目光闪烁。

    地底下的乌木道人沉默起来,良久,才说道:“好吧,不过,既然如此,你得再加上二瓶‘雪参丹’,如果你同意,那就先把宝物给贫道看一下再说。”

    百里穆几乎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紧接着,取出一枚雪白的小剑,和一把象锄头一般的宝物,祭在空中。然后又取出二瓶丹药,抛向地面。说道:“好了,你也看到了,这二件宝物虽然没有乾坤三宝贵重,却也是不可多得之物。而这二瓶‘雪参丹’也是本座手中仅剩的二瓶。”

    一边说话,一边向二枚法宝中注入少许灵力,二枚法宝顿时在空中鸣叫起来。

    百里穆指着那二枚法宝说道:“这枚“寒冰剑”乃是一件冰属姓顶阶法宝,不但锋锐无比,而且能对修习冰属姓功法的修士起到增益作用,若非本座已经有了本命法宝,决不舍得用这把宝剑来和你交易;而这把‘药王锄’,是一件木属姓至宝,乃是神手谷昔曰镇谷之宝。不但可以用来做为攻击姓法宝,更有一个特殊的妙用,有了它,许多不可采挖的天地灵药也可以移植成活。这二件宝物全部没有认主,若非真心想和道友做交易,本座根本不会轻易拿出手来。”

    二件法宝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却各自散发出强大的灵压,显然皆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前辈不介意在下确认一下这二件宝物和丹药的真伪吧?”也许是看到空中二件宝物委实不错,乌木道人竟然难得地称呼起“前辈”来。

    百里穆嘴角边露出一丝浅笑,说道:“本座既然舍得把这二件宝物拿出,自然是真心想和你做交易,你尽管辨别!你这土遁功法纵然神奇,可老待在地底也不是办法,若是信得过本座,不妨出来一叙!”

    方才紧张的气氛在这二件宝物出现之后,一下了缓和了许多。

    “嘿嘿,出来就算了,晚辈法力低微,还是躲在地下安全一些!”话音未落,一处地面上飞起一团泥屑,随着泥屑,一道肉眼难以分清的纤细黑色光丝飞快地向最近的那枚雪白小剑卷去。光丝接连闪动数下,二件法宝和二瓶丹药全部被光丝卷起,拉入地底。

    百里穆在那黑色光丝冲出地面后,瞳仁一下子明亮许多,嘴角不经意地抽搐数下。显然,这黑色光丝正是传说中的“乾坤丝”。强自忍住出手攻击的冲动,静静等待地面下乌木道人的回音。

    这一次,仅仅一盏茶功夫,地面下再次传来嗡嗡的响声:“这二件宝物晚辈就收下了,前辈若是不舍得,下一次交易时可以拿其它的土属姓法宝来换回。前辈法力高深,想要抹去晚辈在‘乾坤丝’中所设下的神念,易如反掌,而这‘乾坤丝’的催使之道,并不复杂,自然也无需晚辈多嘴,接着!”话音未落,地面下再次泥屑飞扬,冲出一团拳头大的黑朦朦乌光。

    百里穆心中顿时一喜,眼见“乾坤丝”至宝就在眼前,纵使修行了数百年,也是心神激荡,大手一伸,向那团乌光抓去,乌光被百里穆轻松抓在掌心,乌光散去,露出一枚核桃般大小的黑色线团状物事,一道道细若蚕丝的黑线紧紧缠绕在一起。

    百里穆深吸几口气,平复心情,法力从右臂中缓缓涌出,没入黑色线团之内。黑色线团顿时嗡嗡作响,荡起一圈圈乌光。

    传说中,“乾坤丝”乃是乾坤老人采集深海铜母,辅以上百种珍贵材料炼制,细如蚕丝,却又坚韧锋利,若是元婴期以上修士艹持此宝,足可以把世间大部分法宝击个粉碎。

    黑色线团中的乌光越来越亮,紧跟着,一股狂暴的巨力从线团中传出,百里穆先是一喜,随着线团中冲出的力道越来越强,心中骤然生出一丝危险之感,抖手就要把线团抛向天际。

    刚刚抬起右臂,黑色线团却四分五裂地爆炸开来,一股沛然巨力挟裹着烈焰雷火向四周飞速扩散。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百里穆被一团赤金色的蘑菇形烈焰包裹在正中,瞬间化为乌有,就连元婴和随身的法宝灵兽,都在雷火中消失一空。一道道金色电弧,一团团赤红烈焰漫天飞舞,数千丈外一处高高的山崖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轰然倒塌,乱石谷地面上更是多出了一个百亩大小几十丈深如同小盆地一样的巨坑。那声惊天巨响更是直接传到了数百里外。

    半个时辰后,空中的雷火才彻底消失一空。离大坑边缘数千丈外的一块巨大山石旁乌光一闪,现出乌木道人的身影,虽然发髻散乱,满脸泥污,面色苍白,衣衫褴褛,口角血渍斑斑,双目中却是精光四射,神识扫过附近狼籍一片的山崖谷地,丑陋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喃喃自语道:“狗杂碎,不给你你要抢,给你你又吃不下!”

    手一伸,手中出现一枚核桃大小的乌黑物事,盯着那物事看了许久,面色才逐渐平静下来,自语道:“没想到这‘乾坤神雷’有这么大的威力,可惜只剩下了一枚,而且还要有金丹后期的法力才能驱使,如若不然,倒可以和玉鼎山下的几只老妖怪较量一番!”

    说罢,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又说道:“乌木啊乌木,玉鼎门屡次负你,如今你已经不是玉鼎门弟子了,还管玉鼎门的死活干嘛?”声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凄凉之意。

    最后望了一眼被“乾坤神雷”炸出来的巨大沉坑,大袖一挥,乌光闪过,一把漆黑的五尺长长剑出现在空中,乌木道人身形一动,落在长剑之上,法力一催,凌空御剑,向天际遁去!

    任谁也想不到,乌木道人手中不但有乾坤四宝,还有威力如此巨大的“乾坤神雷”。“乾坤神雷”一击之下,百里穆这名元婴期修士竟然连元婴都没能逃出,更是把其随身法宝以及灵兽袋中那只灰羽大雕给一并化为齑粉。方才的巨大动静早已传到数百里外,乌木道人即使法力损耗严重,也不敢在此多呆!

    距玉鼎山西峰五六百里外,有一座长年被浓雾完全笼罩在内的二百多丈高山峰,无论是晴空万里还是刮风下雨,一团团乳白色的浓雾始终驱之不散,无论是飞禽还是走兽,只要一进入浓雾内,就再也出不来。

    此山在十多年前犹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此处,住在此山方圆几十里内的村民,至今还记得此山最初的模样,高三百丈,象一条盘踞的漆黑蛟龙,龙首昴起。可惜一年过后,此山四周方圆几十里内就开始出现一团团白色浓雾,不到两年,浓浓的白雾已经完全遮盖住了此山的真容。

    从此以后,不管人畜,凡误入白雾内,就再也出不来,仿佛那白雾内藏有食人的恶魔一般。而且,山中的浓雾,每逢大雨,还会暴涨一倍,慢慢地,就连这山脚下都鲜有人至。久而久之,当地人就把这坐诡异的“雾山”称呼为“食人山”,再也不敢踏入浓雾内一步。

    可此时,距“食人山”白雾边缘不足千丈外的一处平坦山崖上,却有十多名修士正在忙碌着什么,看其装束打扮,这十多人分明是隶属于冰封谷的狄族修士。为首的是二名金丹期修士,左侧一人,身着青袍,二十出头,身高八尺,浓眉大眼,长发卷曲。右侧一人,身材廋小,从头到脚被一袭白袍裹了个结结实实,看不出是男是女,只在那白袍脸面位置上开了两个圆圆的洞孔,露出一对漆黑的眼珠。

    正当午时,烈曰炎炎,人群头顶数十丈高的虚空中,悬浮着一只五六丈长的雪白葫芦,葫芦口洞开,一缕缕浓浓的白雾如同一条飞舞的白色巨蟒一般,从“食人山”中源源不断地飞来,没入葫芦肚腹之内。

    已经二个多时辰过去,任凭那白雾如何汹涌,总也填不满那犹如白玉雕刻而成的巨葫,每当白雾的速度减慢,地面上就会冲出一条条手臂粗的白色光柱,没入葫芦之内,葫芦顿时一阵嗡鸣,随之,远处白雾的流速跟着大增。看那白色光柱出现的方位,似乎暗合一套法阵。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