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赫连轻尘

    ;

    若是仔细看去,在那葫芦尾部,盘膝端坐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白袍男子。此人肌肤晶莹如玉,长皮披肩,面白无须,鼻直口方,乌黑的双眉斜飞入鬓,面容如同玉石雕刻一般梭角分明,神色同样如同玉石一般冰冷。

    平放在双膝上的手掌,修长十指时不时的弹动一番,每当此人手指弹动,四散的白雾就会乖乖地聚拢在一起,不会落在此人身前二丈,看样子,远处飞来的白雾之所以老老实实地冲进葫芦,似乎和此人运功施法大有关系。

    突然,白袍男子腰间悬挂的一块白色玉佩中响起一声尖锐的鸣响,紧跟着,“砰”的一声,四分五裂,向下方跌落。白袍男子淡蓝色的瞳仁猛地一缩,右手向虚空抓去,一块块玉佩碎片顿时飞回到此人手中。

    白袍男子摊开手堂,扫了一眼玉佩碎片,法力一催,手掌中腾起一团白色光焰,光焰闪烁中,一只完整的玉佩缓缓成形,可惜,玉佩中刻着的那名年轻男子,却是双目紧闭,面如死灰。

    白袍男子明亮的双眸中顿时闪起两缕寒芒。身形一晃,从巨葫上飞落山崖,冲空中的巨葫随意一招,巨葫顿时嗡鸣着响起,飞快缩小,从“食人山”方向飞过来的白雾“轰”的一声,四散而去。眨眼间,巨大的玉葫已化为三寸大小,一闪,落入白袍男子袖中不见。

    山崖上,那名金丹期的青袍大汉快步上前,躬身施了一礼,开口问道:“师父,您老人家为何在此时收功?”白袍男子摊开右手,露出手中握着的玉佩。青袍大汉望了一眼那枚玉佩,面色顿变,说道:“莫非百里师叔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如果是出了意外那倒好了,我看八成是已经陨落身亡!”随着白袍男子话音出口,一股冰冷的气息瞬间充斥整个山崖。

    山崖上的十几名修士不禁一个个面色铁青,深身颤粟。就连青袍大汉和那名身材廋小的白袍修士都不可自制地打了个寒颤。

    白袍男子抬头望了一眼远处浓雾笼罩的山峰,说道:“你二人盯紧了此处,不准任何人进出?为师去去就回。”话音方落,未待二人作答,昴首向天,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随着呼啸,天际头远远传来一声雕鸣,一只翼展四五丈长冠羽呈现亮银之色的雪白大雕从万丈高空中飞速向此处飞来,看这只大雕的模样,似乎比百里穆座下灰雕更加威猛!

    望着大雕的身影没入云端,山崖上的十几名修士这才面色一松,长出一口气,笼罩在四周的凛冽寒意随着白袍男子的离开,也开始慢慢消退。

    “师尊修炼的‘坎元真气’越来越强了,照此下去,恐怕用不了百年就能进阶到元婴后期境界。”那名浑身被白袍罩得严严实实的廋小修士开口说道,虽然语音冰冷,却也依稀能够听出是个女子。

    青袍大汉嘿嘿一笑,说道:“借水师妹吉言,若真如此,我二人在谷内的地位恐怕也会水涨船高。”

    水姓白袍女子却并不接口,反而找了一处平坦的大石,盘膝坐倒。红袍大汉仿佛早已习惯了此人的姓情,咧嘴一笑,大步走开。

    玉鼎山内,大牛、王龙二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室内走来走去,小娟推开屋门,快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有没有水生和心棠二人的消息?”王龙急急问道。

    小娟摇摇头,说道:“没有,这玉鼎门的修士一个个窝在门中,根本都不敢出去,如何能知道二哥和心棠姐的消息?”“那你出去那么长时间干嘛?”大牛不满地说道。小娟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当然是去看看那面镜子,看有没有可能从那面镜子找到二哥。”

    王龙慌忙问道:“看到什么了没有?”“没有,我好不容易溜出‘迎仙居’,又被他们捉了回来,怎么能够看到那面大镜子?”小娟不满地说道。这次轮到大牛和王龙二人翻起了白眼。

    三人自从来到玉鼎门后,就一直呆在这专供客人居住的“迎仙居”中,除了玄光道人找过三人一次,问了一些关于乌木道人的事情和几人为何会激发使用“乾坤神遁符”后,再没有任何人来关心三人,那名叫胡大海的黄袍大汉倒是每曰里会给三人送来些食物,然后就嘱托三人不要乱跑。

    三人本来不敢说起乌木道人传授功法之事,可玄光道人却仿佛早就知道他们的功法是乌木道人所授一般,根本对传功之事不感兴趣,反倒问起乌木道人如今的法力达到了什么修为。以三人的浅薄见识,自然是回答不上来。当三人问起玄光道人能不能把水生和铁心棠二人救回来,玄光道人却是摇了摇头,满脸苦笑。

    三人却是不知,若非牵扯到乌木道人,以玄光道人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可能找他们这样连低阶弟子都不算之人交谈。至于水生、铁心棠二人的死活,对于玄光道人和陷于危难之中的玉鼎门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好在,因为乌木道人以及乾坤四宝意外出现,谷外的三宗修士在这几曰内也停止了对玉鼎门的进攻。

    水生和铁心棠二人同样六神无主,气闷交加,二人隔邻而居,却连面都见不上,二人所居的石室外,全被蔷薇设下了一层禁制,根本无法步出室外一步,而且蔷薇就住在铁心棠隔壁,一有什么小动静,就会随时出现在二人面前。

    虽然水生的金剑法器已被蔷薇还了回来,可是以他浅薄的法力,又如何能够击破蔷薇这位金丹中期修士所设下的禁制?

    这一曰,闲来无事,水生又祭出金剑,孜孜不倦地对蔷薇所设下的禁制灵光发起了攻击,刚刚刺出十余剑,那层三寸厚的白色光幕却“呲啦”一声裂开个大口子,水生一怔,没有向前冲出,反而向后退开一步。右手一招,金色小剑飞回手中。

    门口处,站着三人,为首的是一名白袍男子,身后紧紧跟着秦正和魅姬二人。水生一眼望到那名白袍男子,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那男子整个人竟然如同冰雕一般,浑身散发出一股奇寒之力。

    “赫连兄,这就是那名双灵根的小子!”就连魅姬在这名男子面前都变得恭敬异堂,罕见的没有用“老家伙”三字口头禅来表达不满。

    水生却“毫不客气”地用神识扫过那名白袍男子,结果可想而知,如同撞到一堵冰墙之上一般,再次打了个寒颤。

    白袍男子冰冷的眼神望向水生,水生顿时生出一下子被看个通透的感觉,心神一阵狂跳,下意识地想挪开目光,却发现在白袍男子的目光注视下,就连身体都已经冻僵,不听指挥,更别说挪开目光。

    片刻不到,水生的大脑已经仿佛要被冻结一般,意识瞬间僵硬模糊。

    “老夫赫连轻尘,我来问你,你体内的‘坎元功’是何人传授?”白袍男子缓缓问道,一字一句如同铁锤敲碎坚冰一般,水生模糊的意识短暂清晰,不由自主地老实回答:“龙阳城外云台观的乌木道长!”

    “乌木道长现在何处?他有多高的修为?”水生迷惘地摇摇头,答非所问地说道:“乌木道长是土灵根!”。

    赫连轻尘紧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却是一无所获,除了知道水生几人是要到玉鼎门拜师学艺之外,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正在此时,水生的面容之上却浮出一层淡淡的黑色光芒,神识随着黑光的浮出,也渐渐清明起来。赫连轻尘的双目中却有一丝惊诧至极的光芒一闪而逝,魅姬、秦正望向水生面容之上的黑光,同样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赫连轻尘望了一眼魅姬,淡淡说道:“魅姬道友,百里师弟不幸遇难,此子对老夫大有用处,为了早曰找到那名凶手,老夫想把此子暂时带在身边,道友可有什么不同意见?”

    魅姬先是一怔,继尔说道:“赫连兄客气了,百里道友不幸陨落,查找凶手自然是头等大事,水生虽然是火灵宗弟子,可也是责无旁贷,赫连兄尽管使唤!若真捉到凶手,妾身一定会重赏水生。”魅姬虽然答应得相当干脆,内里的意思却分明告诉二人,水生已经是火灵宗弟子。

    秦正心中暗骂魅姬不要脸,强自把水生抢到门下,可是如今百里穆意外陨落,没有人能证明是自己先发现的水生,二来,面对赫连轻尘这名法力深不可测的老怪物,也不敢争夺什么。想了想,开口问道:“赫连兄,追查杀害百里道友的凶手,自然是头等大事,不过,如今‘重光破禁阵’已经布设完成,想要击开玉鼎门护山大阵已不是一件难事,我等何时对玉鼎门发起进攻?”

    “老夫一向埋头苦修,其实对攻打玉鼎门根本没有多大兴趣,之所以前来玉鼎山,也是受门中大长老所托,协助百里师弟,如今百里师弟不幸陨落,若是你二人现在有把握拿下玉鼎门,随时可以发起攻击,老夫会吩咐冰封谷弟子听从你二人指挥。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那就等老夫抓到凶手后再说,这名凶手能够杀死百里师弟,若留其在玉鼎山外游荡,对我们三宗弟子恐怕也是一个大威胁,二位道友不会视而不见吧?”

    “自然不会,秦某还真想看看这名凶手如何三头六臂,若是赫连兄需要,秦某愿意相助一二。”秦正目光一闪,说道。

    赫连轻尘面无表情地说道:“秦道友的好意,老夫心领了,若真是需要,自然会找秦道友相助,现下,两位道友还是留在此处牵制玉鼎门修士为好,毕竟我三宗的大计也不能因此事耽误!”说罢,不待二人回答,一把抓住水生,身形一动,人已在数十丈之外。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