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夜袭

    ;

    待赫连轻尘离开,秦正却嘿嘿一笑,说道:“仙子就这样任由赫连道友带走水生?不怕辛苦一场,到头来打了水漂?”

    魅姬咯咯轻笑,说道:“秦兄放心,赫连道友虽然看起来冷若冰霜,却是一诺千金之人,再说了,对于一名元婴中期顶峰的修士,妾身又如何敢轻易得罪?莫非秦兄对赫连道友有什么意见不成?”

    同为元婴中期修士,魅姬对待秦正和赫连轻尘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秦正心中暗骂,嘴上却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答道:“老夫又怎会对赫连道友有意见,只是如此一来,攻打玉鼎门之事又要拖后了!”

    “玉鼎门又不会飞走,乾坤四宝可就说不定了,秦兄莫非真的对这四件宝物一点都不动心?再说了,按照三宗协议,打下玉鼎门后,玉鼎山可是归冰封谷所有,我等二宗只不过分一杯残羹而已,赫连兄都不急,我二人急什么?”魅姬望向秦正,目光中露出一丝怪怪的笑意。阅读 ..

    秦正面色丝毫不变,缓缓说道:“天下宝物有德者居之,岂能强求?百里道友都无法把乾坤四宝取到手中,秦某何德何能,敢做非分之想?只是仙子今天的口气为何突然变了,就连称呼都与以前大不相同,倒教老夫受宠若惊!”

    “妾身只是突然想到,原来秦兄是和赫连兄一般的元婴中期修士,前几曰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秦兄见谅。妾身这两天感觉功法上有所新悟,想要闭关十曰。至于牵制玉鼎门之事,就请秦兄多多辛苦!”魅姬说罢,同样转身离开。

    秦正嘴角一阵抽搐,心中暗骂,明明是三派共同攻打玉鼎门,明明四名元婴修士对玉鼎门的五大神兵以及诸多天材地宝觊觎许久,如今凭空出现了“乾坤四宝”,竟然一个个掉头而去,马上“变心”抢夺。至于魅姬口中所说的“闭关”,打死他也不会相信,暗自思量,既然他们二人会去抢夺乾坤四宝,自己为何不能偷偷跟在后面,何况乾坤四宝在乌木道人手中的消息应该属实。

    一曰后,另一处所在,乌木道人从地底下钻出,看其神清气爽的样子,似乎消耗一空的法力已彻底恢复。伸了伸懒腰,喃喃自语道:“狗杂碎的‘雪参丹’恢复起法力来倒还真是不错!难怪冰封谷高阶修士层出不穷,看来凉州之地盛产天地灵药的传闻不假!”

    目光望向玉鼎山所在方向,眼神里透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深吸一口气,说道:“铁翼,你小子救我一命,我也保了你二十年平安,本来已经扯平了,没想到你却受我之累,丢了小命。你放心,你女儿的命,贫道会帮你救回!”

    说罢,右臂一伸,一道乌光从袖中飞出,落在身前,化作一把五尺长的漆黑长剑,乌木道人身形一动,轻轻落在长剑之上,抖手抛出一张镶有金边的黄色符篆,口中念念有词,双手轮番掐决击向符篆,符篆眨眼间涨大无数倍,一片片金色符文四处飞扬,地面上随即荡起一股股黄风,一时间,百丈空间内飞砂走石,天昏地暗。

    乌木道人口中大喝一声:“天地无极,乾坤遁法,疾!”话音方落,右手中冲出一道黄色光柱,没入符篆之内,那张一丈长七尺宽的巨大符篆从空中倒卷而回,把乌木道人和身下的乾坤神剑裹在正中。一声尖锐的鸣叫声中,一道黄色光柱卷起无数风沙向天际疾飞而去。光柱初时粗如水桶,到了数里外已细如箭矢,最后更是变成了一道黄色光丝,速度虽然赶不上“乾坤神遁符”,却比金丹期修士御器飞行要快上数倍。

    玉鼎山下火灵宗驻地,一名长相奇丑无比的红袍男子对魅姬说道:“启禀师尊,秦正谎称闭关,已在二个时辰前悄悄离开了玉鼎山!”魅姬双目一亮,说道:“这老家伙果然中计,以为我托词闭关,是要下山抢夺宝物。他就不想想,乌木能够把百里穆杀得连元婴都未能逃出,岂是易与之辈。既然如此,罗烈,你就按计划去做!”

    红袍男子罗烈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傅,如今三宗剩下的金丹期修士只有三十多名,除了守护这座‘重光破禁阵’,还要分居玉鼎山另外三峰,防止玉鼎门弟子逃窜,目前正是攻打玉鼎山的紧要关头,若是按那个计划实施,恐怕到最后就真的拿不下玉鼎门了?”

    “哼,你懂什么,若是玉鼎门这么容易被攻破,五大神兵如此好夺,其它三宗为何不出手?冰封谷的最终目的是一统九州,并州、燕州相继落入狄人手中,天心宗早已沦为冰封谷的附庸,若是中州和玉鼎门再成了冰封谷修士的第二修炼场所,等冰封谷挥师中州后,下一个倒霉的就轮到炎州和火灵宗了!当然,若是玉鼎门真的撑不下去,抢夺五大神兵之时我们也不用手软!”魅姬冷冷说道。

    罗烈点头称是,正要转身退出,魅姬却又交待道:“此事机密,除了你我之外,再不能有任何人知道,明白吗?”

    当夜子时,玉鼎门修士竟然破天荒地集中精锐弟子,趁黑夜对驻守在玉鼎山东、西、南三峰外的三宗修士发起攻击,玄光道人更是亲自出现在玉鼎山东峰外,持神剑“斩天”破开火灵宗修士的防护法阵,瞬间斩杀两名火灵宗金丹期修士和一名冰封谷金丹期修士。若不是魅姬及时赶到,驻守在此的四名火灵宗金丹期修士和二名冰封谷金丹期修士早已全部陨落。

    退走的玄光道人却又借玉鼎山禁制大阵,传送到玉鼎山南峰,斩杀三名天心宗金丹期修士和两名冰封谷金丹期修士后,从容遁入玉鼎山内谷。仅仅有一名天心宗金丹期修士在慌乱中逃得姓命,玉鼎山南峰外的两宗练气期弟子在失去金丹期修士的庇祐下,十亡其九。

    至于玉鼎山西峰,驻守在此的六名冰封谷金丹期修士,却凭借早已布设的大阵和玉鼎门修士斗了个旗鼓相当,冰封谷修士更是把游曳在玉鼎山方圆五十里之内的近百头二级妖兽,和六只法力堪比金丹初期的三级妖兽招唤而来助阵,这才扭转颓势,逼退八名玉鼎门金丹期修士,最后双方各自陨落二名金丹期修士。

    天亮时,玉鼎门弟子才全部退回山中,再次做起了缩头乌龟。

    一战过后,冰封谷、天心宗和火灵宗各自损失五名、三名和二名金丹期弟子,冰封谷、天心宗练气期弟子更是死伤无数。驻守玉鼎山东峰的火灵宗,因为有魅姬这名元婴期修士在场,练气期弟子只是陨落了二十余人。即使如此,魅姬还是勃然大怒,来到天心宗驻地,冲着闻讯后匆忙赶回玉鼎山中的秦正,大发雷霆,质问其为何在玉鼎门修士发起攻击时,闭关不出!

    秦正理亏之下,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坚称自己正在闭关紧要关头,不能出关御敌,心中却是大为郁闷,毕竟此次玉鼎门突然发起攻击,死伤人数最多的正是天心宗弟子。围困玉鼎门二年来,天心宗除了在玉鼎山外围,几处玉鼎门修士的洞府中得到过一些不算太珍贵的灵药外,再也没有得到一丁点宝物,自己带来的十二名金丹期弟子,反而陨落七人,至于死伤的练气期弟子,更是多达百人。

    三年来,冰封谷虽然先后陨落了十四名金丹期弟子和六只三级妖兽,可对于金丹期修士众多,拥有不少三、四级妖兽的冰封谷来说,恐怕也只不过是十成中的一成而已。

    二年来,这还是玉鼎门首次发起如此大规模的攻击,三宗修士都把这看做玉鼎门临死前的反扑。当然,玉鼎门虽然占了一个大大的便宜,却也不会就此舍弃宗门,化整为零四处逃窜,若真如此,在三宗都有元婴期修士在山外徘徊的情况下,恐怕死伤更多。

    一番商议之下,三宗修士重新调配兵力,把上次攻打玉鼎门失利后抽调到玉鼎山北峰三派驻地的金丹期修士抽调出几人,换做驻守其它三峰。驻守三峰的金丹期修士数量从六人减少到五人,并且打开各自的防护法阵,只守不攻。冰封谷修士更是把所有在玉鼎山外围数百里内游荡的妖兽、恶狼,全部招回到玉鼎山外,把玉鼎山重新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处人迹罕至的秘林山谷中,一座十丈多深三四丈阔的简陋山洞中,水生再次慢慢清醒过来,却感觉四肢八骸中针刺般的痛楚愈来愈烈,丹田中更是如同有五六把尖刀同时绞动一般。

    赫连轻尘把水生带走之后,不但没有急于去找乌木道人,反而找了这么一处隐秘的山洞,在洞口外布下重重禁制,然后祭出一枚银斧法宝,把地面山石削出一大块平坦之地,示意水生盘膝端坐在其对面,然后开始细细“端详”起水生来。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