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窃真气

    ;

    水生虽然满心的不愿意,可是却连站起身来的能力都没有,只得任由摆布。面对赫连轻尘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凛冽寒意,水生仿佛要被冻僵一般,就连体内的血液似乎都变得不再流动,小小身躯不受控制地一阵阵颤抖,只得咬紧牙关,拼命催使法力在体内流动,抵御透骨的奇寒。

    好在,赫连轻尘也根本不想把水生活生生“冻死”,只是放出了一点点法力,眼睁睁“看”着水生“难受”。若说这种寒冷让水生受不了,赫连轻尘如同石雕一般没有一丝感情的面容和直钩钩的目光更令水生毛骨悚然!

    自从来到山洞以后,盘膝端坐在水生面前的赫连轻尘根本就没有把目光挪开过一次,时不时闪出一丝兴奋的光芒,仿佛水生是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就在水生把体内法力快要耗尽的时候,赫连轻尘放在双膝上的手掌却动了起来,一道道淡若不见的白色光丝从赫连轻尘十指中不断飞出,没入水生体内。水生体内正在流通的真气瞬间被一道道奇寒之力阻断,全身顿时如同针刺般痛楚,随着赫连轻尘手中光丝没入水生丹田之内,水生丹田中也开始如同刀割般绞痛。

    这种痛楚,比之当曰乌木道人把法力注入水生体内,以及水生突破“坎元功”第一层之时,更加剧烈数倍,水生不防之下,瞬间晕厥过去,好在身周有一团淡淡的白光笼罩,即使昏厥,也不会躺倒在地。

    就在水生晕厥之后,水生体表开始浮出一股淡淡的黑光。赫连轻尘心中顿时一阵狂喜,石雕般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喃喃自语道:“先天真气,自主护体,嘿嘿,真是天助我也!有了这具罡煞之体,想要进入化神境阶岂不是易如反掌?秦正、魁姬,你二人还真是有眼无珠!”

    赫连轻尘第一眼看到水生时,心中就是一动。因为赫连轻尘同样修炼有“坎元功”,知道这部水属姓功法固然奇妙,却不是练气期应该修习的功法,那么水生修习此功的目的是什么呢?当然,“坎元功”也有一个重要的作用,那就是隐匿修习者法力的深浅,水生如此年幼,也无需要在他人面前隐匿法力,那他需要隐匿的是什么呢?

    紧跟着,当他施出神念秘术对水生进行问询时,水生神识中竟然自主产生一股力量抵抗自己神念侵入,面容上更是浮出一层淡淡的黑光。秦正和魅姬二人不认识这层“黑光”的来历,赫连轻尘却是心神一阵狂跳,一眼就看出了这黑光正是先天真气中的一种罡煞之气。

    两年多来,自己守在“食人山”外,不就是为了要从那浓浓白雾中提炼出一丝丝稀少的“罡煞之气”吗,如今,拥有罡煞之体的水生出现在眼前,怎不令他大喜过望。

    见水生体内的罡煞之气已经被激发而出,赫连轻尘伸出双手,紧握水生双手脉门,心随意动,一股凛冽的寒意冲入水生体内。水生体内散乱的法力顿时纷纷退让,眨眼间,一股沛然的真气已到了水生丹田之内,并开始用力冲击水生丹田。果不其然,受到这般外来真气刺激,水生丹田中开始慢慢产生一股排斥力量,要把赫连轻尘注入的真气驱逐出去。

    水生醒来又晕,晕来又醒,四五次过去,丹田中冲出的力道愈来愈强,半个时辰过去,赫连轻尘已经注入了自己一成的真气,水生丹田中的那股力道竟然还能与之抗衡。与此同时,水生不但丹田飞速胀大,就连全身四肢八骸间都充满了真气,可惜的是,两股真气在水生体内只是凭空增长,却无法自由流转,慢慢地,水生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胖胖的大肉球。这一次,水生半个时辰都没有醒来。

    一个时辰过后,赫连轻尘已经把二成的真气注入水生体内,此时的水生,躯体竟然胀大的如同赫连轻尘一般高大,衣衫早已片片破碎,裸露在外的肌肤变成了透明之色,可以看到一黑一白两股力道在体内相互激荡。水生的面容因为痛楚、寒冷和胀大,看起来如同一头狰狞的野兽。

    正在此时,水生肌肤下的黑白二气开始剧烈翻滚起来,丹田之处更是一阵阵加力收缩。

    赫连轻尘知道,若是继续下去,不但水生丹田和全身经脉会破碎,就连躯体都有可能撑爆。虽然水生的小命在赫连轻尘眼中分文不值,可若真如此,恐怕这罡煞之气就会散于天地之间,再也无法得到。赫连轻尘不敢犹豫,转换功法,瞬间把水生体内的真气向自已体内回吸。水生体内狂暴的真气如同将要决堤的水库找到了倾泻之所,飞速向赫连轻尘体内涌去。

    赫连轻尘所用方法和当曰乌木道人救助大牛一般无二,只不过,无论是赫连轻尘自身的真气,还是水生体内的罡煞之气,都比当曰的乌木和大牛要强上无数倍。

    随着真气源源不断流入赫连轻尘体内,如同皮球一般的水生,躯干也在慢慢缩小。

    赫连轻尘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真气中多了一股明显不同于自身真气的怪异力道,随着这股力道在全身流动,万千个毛孔同时传来一股舒畅至极的感觉,就连全身经络似乎都变得宽敞了许多。赫连轻尘心中大为兴奋,暗道先天真气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可以易筋洗髓,再造法体。

    美中不足的是,这股怪异的力道却自行其道地在体内窜来窜去,根本不和自己体内修炼出来的真气融合在一起。随着这股怪异力道在体内越聚越多,渐渐地,赫连轻尘体内两种并行的真气越来越是经纬分明。

    赫连轻尘心中暗想,水生小小年纪,只不过练气四层修为,都能够在自身真气压迫下,自行催发出相当于自身真气二成的罡煞之气,若是让水生修炼到了元婴境界之后,那他体内的真气该有如何充沛?若真如此,不但元婴初期和中期修士,恐怕连元婴后期修士都拿他没办法。想想当年的玉虚真人是如何以少胜多力斩无数凶魔厉兽,赫连轻尘止不住的阵阵狂喜!

    自己体内若是凭空增加二成真气,别说是先天真气,即使是后天真气,想要突破元婴中期瓶颈,恐怕都是轻而易举。想到此处,赫连轻尘不由飘飘然起来。不自觉地增大了吸力。

    谁知道,随着体内那股怪异力道越来越多,两种真气开始水火不融相互吞噬起来,而且那股怪异力道进入赫连轻尘丹田中之时,不但滞留在丹田中不愿离开,还要强行把赫连轻尘储存在丹田中的自身法力驱除出去。与此同时,赫连轻尘正在运行的法力开始阻窒涩滞,体表上更是浮出一层黑色光丝,随着光丝的飞速游走,肌肤间一阵阵刀割般的刺痛。

    赫连轻尘一惊,慌忙催使法力,想让那股真气流出丹田,没想到,两股力道激荡之下,全身真气瞬间激荡开来,丹田以及四肢八骸顿时一阵阵锥心刺痛。

    赫连轻尘在刺痛骤然发作时,如玉一般的面容上荡起一团血红之色,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一狠心,催动全身法力向丹田中涌去。居于丹田气海中的元婴也双手掐决,施法催动真力流转,终于,那股占领丹田的怪异力道受到几次大力冲击后,“砰”的一声,碎成十数缕,从丹田中冲出,向全身经络中游去。赫连轻尘这才松了一口气,催动法力,试图把分散而开的怪异力道融入真气之中。

    就在赫连轻尘把注意力放在催使自身法力吞噬融化怪异力道之时,从水生体内源源不断流出的真气陡然缩回,赫连轻尘也不去管他,任那股真气往水生体内倒流而去。没想到,那股真气退回到水生体内后,自行在水生体内飞速运转起来,眨眼间,已绕着水生全身经络走了十几个周天,随着真气在体内的畅快运行,在赫连轻尘体内根本无法融合在一起的两种真气,在水生体内却飞快融合在一起,仿佛根本不存在差异一般。

    这股真气约占赫连轻尘体内真气的一成左右,却比水生原本少得可怜的真气多了无数倍。一旦在水生体内畅快地自行运转,水生的法力顿时在节节攀升。

    水生丹田中原本充斥着赫连轻尘二成真气,以及被其激发出来相等的同样多罡煞之气,这才险些被撑破。现在,要撑破的丹田中,只有这股真气总和的的四分之一,自然是无碍,反而让水生受用之极。如此多的真气若是让水生自行修炼,还不知道要修炼到什么年月。

    一盏茶后,正在运功压制体内气血沸腾的赫连轻尘突然感觉水生体内竟然冲来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要把自己吸走的罡煞之气夺回。随着吸力逐渐加大,已经被赫连轻尘暂时压制住的十几缕怪异真气开始剧烈震荡,拼命要向水生体内冲去,赫连轻尘全身法力再次沸腾开来,心神激荡,就连体内元婴都开始一阵阵不适,针扎刀刺般的痛楚从全身各种袭来。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