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救人、追杀

    ;

    门外白光一闪,走进来一名十一二岁大的少女,一身雪白的裘衣,火红的狐尾帽上插着两根翠绿的雀翎,少女轻快地走到妇人身边,脆声说道:“母亲,我们下山去吧!雪儿好久没有看到父亲了!”一边说着,一边又走到那只小豹身边,蹲下身来,扯了扯小豹的耳朵,小豹睁开惺忪的双眼,看了一眼少女,嘴里呜呜叫了两声,又闭上眼睛,沉睡过去。.. :

    正在此时,蓝裙妇人身前玉案上的一尊半尺高玉像,却“砰”的一声轻响,裂开几条细细的裂纹。蓝裙妇人合上手中的书卷,抬头望向那玉像,眉心中不由一阵狂跳。

    少女听到声响,快步跑到玉案之前,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望望玉像,又望望蓝衣妇人,问道:“母亲,外公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蓝裙妇人脸上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说道:“雪儿乖,外公神通广大,怎会出事?”说着说着,却飞快地取出一块玉佩,仔细端详,玉佩上同样雕刻着一名白袍男子,看其相貌,正是赫连轻尘。

    另一间供奉有许多灵牌玉牌的大殿内,两名身披兽皮的男子快步走向一块生出许多裂缝的尺长玉牌,左侧一名男子惊叫道:“是四长老,四长老的本命牌竟然也出了意外?”另一名男子一把抓起玉牌,仔细察看片刻,说道:“看来四长老虽然出了意外,却没有陨落身亡。”

    “七长老刚刚陨落,四长老又出了意外,莫非玉鼎门中的四大元婴修士失踪是假?”“这不是我们要管的事情,赶快去禀告二长老知道!”两名男子说罢,快步走出大殿。

    玉鼎山下,一处隐秘的山坳中,乌木道人望向地面上三具尸体,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三宗驻地,元婴期修士,这下可如何是好?”背着双手在那三具尸体旁踱来踱去,足足有一顿饭时间,丑陋的面容一阵抽搐,说道:“顾不得那么多了,就这么办吧!”

    夜色渐黑,玉鼎山东峰,火灵宗驻地,禁制大阵外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啸声,随着啸声,一道丈长的黄色剑芒在黄昏的夜色中发出璀璨的光芒,重重斩在火灵宗修士布下的禁制大阵上,禁制大阵应声被斩出一个数丈长的大口子,乌木道人紧随剑光,冲进禁制大阵内,右手一扬,三张符篆脱手飞出。

    顿时,火灵宗驻地内火光冲天,一道道人影飞速从一处处山洞、房舍中冲出,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响起,满天法宝在暗夜里划出各色光芒。乌木道人驱使手中长剑,瞬间斩杀六名练气期修士,左手一扬,十几张符篆再次扔进人群中,烈焰、剑影、巨石、冰锥纷纷从符篆中冲出,漫天飞舞,一时间,到处都是惨叫哀嚎。

    随着一声响彻云宵的鸣笛示警之音响起,一名男子大喊道:“谁也不准退却,魅姬前辈即刻就到,不要放走了玉鼎门修士?”

    乌木道人的身影在扔出符篆之后,借着夜色,早已象风一样向外飞遁而去。看其方向,正是玉鼎山北峰。若有人知道乌木道人为了救铁心棠、水生这两名练气期小童,竟然一下子扔出去十几张就连金丹期修士看到都会垂涎欲滴的顶阶符篆,会不会气得吐血。

    不久后,玉鼎山北峰外,同样闪起冲天烈焰,几声惨叫过后,一道水桶粗的黄色光影疾飞而出,在那黄色光影之后,紧跟着五道身影,最前面的是一名灰袍老者,正是天心宗元婴修士秦正。眼看秦正离黄色光影已不足三千丈,黄色光影却一头冲入地底不见。

    “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上被秦正击出一个十几丈深的大坑。

    “秦前辈,有没有抓到这名小贼?”秦正身后传来罗烈的声音。几道遁光闪过,罗烈出现在秦正身后,身后跟着另外三名金丹期修士。

    秦正放开神识,仔细扫过附近地面,双目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口中却说道:“此人已被老夫击伤,又带着那名小丫头,即使施法躲在地下,想必也不会长久。罗道友不防调集同门,用心搜索,说不定能擒下此贼。老夫尚要回去坐镇‘重光破禁阵’,失陪了!”说罢,身形一动,黑光闪过,轰隆一声巨响,身形已在百丈之外。

    罗烈慌忙冲那遁走的黑光施了一礼,连声答是。另一名火灵宗修士问道:“罗师兄,此人真是胆大包天,区区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竟敢独身闯进三宗驻地,莫非那名练气期的小丫头大有来头?”

    罗烈面色一沉,说道:“且不敢小瞧了此人,若不是秦前辈恰好在此,我等恐怕会吃个大亏。此人能够瞒过秦前辈的耳目潜入我等驻地,能够一剑破开禁制,瞬间制住蔷薇师妹,岂是我们能比?秦前辈不在,凭我们四人之力,恐怕难以捉住此人,还是先回到驻地等师尊回来再说吧!”

    另外三名修士似乎颇为尊重罗烈,听闻此言,也不多说,跟在罗烈身后原路返回。

    待四人离开,秦正的身影却在附近空中闪出,嘿嘿一笑,冲地面上说道:“小道士,想来你就是那名杀了百里穆的乌木,啧!啧!一名金丹期修士能做到此事,老夫佩服之极!方才那一记霹雳斩,乃是无心之失,非老夫本意,你若需要疗伤之药,尽管开口!”这秦正竟然是一名少见的雷灵根修士,出手击伤了乌木道人,现在却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可惜,回答他的却是一片静寂!

    第二曰正午,玉鼎山东侧三百多里外的一处平坦谷地中,地面上狼籍一片,十几个巨大的深坑,混杂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深深刀影,谷中的树木更是被烈焰焚为焦黑一片。

    谷口处的一块平坦大石上,铁心棠跌坐在地,满脸不情愿地撅着小嘴,一对大眼睛狠狠瞪着魅姬。“不知道有多少金丹期修士打破了头,想拜入本仙子门下,本仙子都看不上眼,你一个练气期的小丫头,能被本仙子破例收入门下,不知道前辈子修了多大的福分,你却一心想着逃跑,莫非这名缩头乌龟一般的乌木道人还能强过本仙子?”魅姬不悦地问道。

    铁心棠哼了一声,大声叫道:“你只不过是想收水生为弟子,才连带着要收我,又不是出于真心,如今水生被别人带走,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却不管不顾,做你弟子有什么好处?乌木道长是打不过,可那又怎么样,至少他肯来救我,换作是你呢?”说罢,翻了翻白眼,扭过脸去,不再理她。

    魅姬见铁心棠竟然敢顶嘴,目中闪过一丝怒意,转身冲着虚空说道:“乌木,本仙子懒得与你纠缠,周水生在冰封谷四长老赫连轻尘手中,你若不怕死,就去找那老东西!若是再敢跑到玉鼎山下与本仙子捣乱,别怪本仙子不客气!”说罢,纤手一抖,衣袖中飞出一道翠芒,落在空中,嗡嗡作响着化为一艘丈长的翠绿色飞舟,两头尖尖,灵光闪烁,看样子,竟然是修仙界珍贵之极的飞行法宝。

    魅姬大袖一挥,一团火云从袖中飞出,卷起铁心棠,身形一动,二人落在飞舟之上,划空而去。

    魅姬虽然把铁心棠夺回,却对躲在地底下死活不出来的乌木道人,没有任何办法。

    一顿饭过后,一处紧邻山崖的石缝中探出一个头颅来,正是乌木道人,须发焦黑,面色苍白。左顾右盼一番后,慢慢爬出地面,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喘气。此时的乌木道人,浑身烂泥,背后道袍破碎不堪,胸前道袍上隐约可见一滴滴干涸的血渍,全身法力十不存一,狼狈之极。

    伸手取出两只小瓶,从一只小瓶中取出几粒雪白的丹药放入口中,一阵用力大嚼,然后望着另一只小瓶中仅剩一粒的火红色丹药,目中露出一丝不舍之意,想了想,还是打开瓶塞,取出丹药,抛入口中。

    乌木道人费尽心机耗费十几张珍贵的符篆攻击玉鼎山东峰,调开魅姬。然后用“藏影符”隐匿行踪,潜入玉鼎山北峰火灵宗驻地,救出铁心棠。没想到却被及时赶到的秦正击伤。

    好不容易摆脱秦正,一口气服用了三粒珍贵至极的丹药,保住了小命,又服用了半瓶雪参丸回复了七成法力,却没料到魅姬早就在铁心棠的体内留下神念印记,找到了疗伤之所,不敌之下,只得再次逃窜。短短两个多时辰不到,就被魅姬再次追上,差点丢掉老命。情急之下,顾不上把铁心棠带入地底,只能眼睛睛看着魅姬把铁心棠带走。

    乌木道人虽然巧借百里穆的“贪婪”,利用“乾坤神雷”击杀百里穆,可在秦正和魅姬二人面前,再一次感受到了金丹修士和元婴修士之间的巨大差距。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