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神仙与贼

    ;

    左右四顾,根本不知道现在所处位置。 ..好在,水生自小长在山村,能够在山林中辩认出东南西北。认真想了想,铁心棠还在玉鼎山下,以自已浅薄的法力,想要从魅姬手中救出铁心棠,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大牛、王龙、小娟三人又不知去向。如今的情况,早已和铁翼将军当曰的安排大相径庭,看来,只能回龙阳城找乌木道人和铁翼将军商量对策。

    想到此处,毫不犹豫地抬腿向北方走去。没想到,体内法力大增后,就连走起路来,脚步都变得轻盈许多,就算是崎岖的小道,也是健步如飞,一时兴起,干脆大步跑了起来,没想到,双脚生风,一盏茶过后,奔跑的速度已经比快马还要快上几分,只听到耳畔风声呼呼作响。

    “食人山”下,一处禁制森严的山洞内,一名青袍大汉正在盘膝而坐,双手掐着一个奇怪的法决,一缕缕淡淡的白色光雾在身周盘旋飞舞,整个山洞中冰寒彻骨。光雾中,青袍大汉七尺高的身躯噼啪作响,面容不断扭曲变形。待身周光雾散尽,青袍大汉才停止掐决,缓缓睁开双眼,漆黑的双目中神光湛然,全不似一名金丹期修士。

    数里外的平坦山崖上,两名看守大阵的冰封谷修士正在窃窃私语,其中一人说道:“四长老把两名师叔叫走已经两天两夜,也不知有什么事情吩咐!”另一人答道:“长辈们之间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打听,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再说吧!”话音方落,远处却传来赫连轻尘冷冰冰的声音:“好了,你等几人到老夫住处来一趟,老夫有要事交待。”

    不多时,那处禁制森严的山洞外,响起几声惨叫,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十数名修士,看模样,正是山崖上看守那座法阵的冰封谷练气期修士,竟然无一人幸免,全部死在此处。

    山洞外禁制灵光闪烁,青袍大汉缓步走出洞外,望了一眼地面上的尸体,冷冷说道:“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说罢,大袖一挥,一团白光从袖中飞出,落在地面上的尸体之上,呲呲啦啦的响声中,十几具尸体全部化为一具具雪白冰雕。

    青袍大汉这才转身步入洞内,听这青袍大汉自言自语的声音,竟然和赫连轻尘一般无二。

    一顿饭的时间过后,地面上十几具冰雕尸体全部化为一片片细碎的冰渣,紧接着,又变成一滴滴水珠,融入地底不见。室内的青袍大汉却再次盘膝而坐,把法力运行一周后,低声自语道:“没有三个月的时间,看来是无法回复到本来面目。”说罢,缓缓闭上双眼,继续修炼起来。

    不知不觉间,水生已经从连绵不断的深山中跑到了山下的一个小村庄,并且在半路上,还用金剑击杀了一只半人高的大山猪。村子正中的一座石磨旁,正有十几名村民聚在大树下乘凉闲聊,望到廋小的水生轻轻松松举着二三百斤重的大山猪,大步走进村子,再看到水生如同野人一般赤身露体,村庄中的村民无不吃惊,皆以为是什么山精妖魅之流。

    水生把山猪往石磨前一丢,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冲着十几名村民说道:“我想用这只山猪换一套衣衫,不知道有谁愿意?”见到水生会讲“人话”,众人慢慢失去了畏惧,一只这么大的山猪别说是换一套衣衫,就是十套衣衫也能换得到。

    对于此等好事,自然有人慌着答应,一名猎户的儿子恰好和水生一般高矮,不但帮水生找来了一套干净合体的青布衣衫,还愣要留水生在家中饱餐一顿,留宿一晚。

    水生不客气地留了下来。晚饭时,在猎户一家吃惊的目光中,水生不但吃了一大块山猪肉和十几张面饼,还喝了三大碗菜汤,这才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自从在玉鼎门外被魅姬从天上“打”下来以后,水生从来没有像今晚这般睡得安稳。

    看到水生如此能“吃”,睡在隔壁的猎户,却是翻来覆去闭不上眼睛,折腾了半夜,终于昏沉沉睡去。即使在睡梦里,仍在想着水生是不是山精树怪变化而来,要不然,如此年幼,怎可能比大人的力气和饭量还大?

    第二曰一早,当水生告辞离开时,猎户一家这才松了一口气,猎户善良的妻子还给水生割了四五斤煮熟的山猪肉,让其在路上裹腹。

    水生提着山猪肉,快步向十多里外的镇上走去,刚刚走到镇口,却听到镇上一阵喧哗,有人在大叫道:“快看啊,天上有神仙在飞!”水生抬头一看,数十丈高空中,一名衣衫褴褛的黑衣道士脚踩一把五尺长的漆黑长剑御风而行,看其相貌,不是乌木道人又是何人?只不过,此时的乌木道人却是一副狼狈的模样!

    晴朗的天空中却传来一声轰隆隆的雷声,随着雷声,数百丈高空中出现一团亩许大的乌云,乌云中传来一名男子苍老的声音:“小道士,你逃不掉的,还是乖乖把宝物还给老夫吧!”

    水生面色顿变,这老者的声音再也熟悉不过,正是天心宗元婴修士秦正。正要躲到人群中去。乌云中的秦正却通过神识,一下了发现了街道上的水生,“咦”了一声,灰光一闪,身形出现在黑色云团之上,高大的身躯临风而立,灰色长袍随风飘扬,雪白的须发,红润的脸膛,真个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活脱脱的老神仙模样!

    水生丢掉手中提着的山猪肉,掉头就跑。没想到,街道上南来北往熙熙攘攘的乡民却呼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齐齐冲站在云端上的秦正叩头作揖,口称神仙。水生虽然廋小,在跪倒的人群中,却如同鹤立鸡群一般显眼。

    水生一边跑,一边大叫道:“不要相信这个老头,他是个专杀好人的大坏蛋,他要把玉鼎门的仙人全部杀死!”可是谁又会相信他的话呢,有不少乡民看到水一胆敢对神仙不敬,更是露出厌恶地神情。

    秦正站在云端,手抚尺长的雪白长须,一阵得意地哈哈大笑,然后冲乡民摆了摆手说道:“大伙都起来吧!方才那黑衣道士偷了我老人家的宝物,还要把我这名不懂事的小徒弟拐走,本仙现在就去把他们抓起来,关到玉鼎山面壁思过!大伙不要受他们的骗,帮他们作恶!”

    慈祥的面容,温和的语气,像极了一名救人于水火中的活神仙。而乌木道人丑陋狼狈的身影倒和秦正口中所说“偷东西的贼”非常相称。

    看到无数乡民匍匐在地,人人敬畏的模样,再听到秦正颠倒黑白的话语,水生怒气上涌,顾不得害怕,大骂道:“死老头,你才是偷东西的贼!”

    “小小年纪竟然如此顽冥,长大了还怎么得了?”秦正一边言语,一边伸出右手食指,轻瞄淡写向水生一指,指尖青光闪烁,霹雳声响中,一道筷子般粗细的青色电弧从天而降,向水生当头击去。水生听到响声,抬头看到雷光,吓了一大跳,一边狂奔,一边本能地驱使袖中金剑向空中斩去。金剑瞬间化为三尺多长,剑身外金光闪烁,看起来,也有不小的威势。

    雷光闪烁,剑风呼啸,二者在空中撞在一起,雷光竟然被金剑一击而碎。秦正双目一亮,轻“咦”一声,右手向金剑一招,金剑瞬间和水生失去了心神联系,在空中划过一条金弧,落在秦正手中,

    秦正暗暗惊诧水生这一剑的威势,似乎不是一名练气四层的修士所能使出,神识扫过水生,发现水生的法力在这短短几曰之内,竟然突飞猛进地窜到了练气七层顶峰,心中一阵狂跳,面色顿变,嘴里却淡淡说道:“小家伙,竟然敢和为师动手?还不束手就擒!”话音未落,右手食指再次向水生点去,这一次,青色电光竟然粗如手指!

    水生听到霹雳声响,又见金剑被夺,大吼一声,法力上涌,体外生出一层金光灿灿的蛋形光罩,把整个身躯全部罩在其内。

    第二道电光瞬间就到了水生头顶,噼啪作响声中,水生祭出的金光盾被闪电一击而破,随着一道青烟,从水生身上传出一股焦糊味道,刚穿了不到一天的青布衣衫背后出现一个拳头大的破洞,从破洞内可以看到水生背上皮肤焦黑一片。水生强忍住阵阵烧灼刺痛,闷头向前飞奔。

    秦正无心击杀水生,这道电光顶多只是一成法力中的半成,可看到水生这名练气期小童竟然能够承受下来,依然大步飞奔,心中再次一震。手指一动,又是一道雷光飞出。这一次,直接用上了一成法力。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