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石洞

    ;

    雷光一闪即至,眼看水生避无可避,斜刺里却飞来一道土黄色剑光,把青雷击溃,随后乌光一闪,乌木道人廋弱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水生身畔,仿佛早已等在此处。.. 阅读随手在水生头顶上贴上一张符篆,右手一剑斩向地面,左手大袖挥出,卷起水生,跟在剑光劈开的裂缝后钻入地底而去,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秦正见乌木道人带着水生又钻入地底,面上现出一丝怒意,掌心中飞起一团头颅大小的青雷,落在乌木道人钻入地下之处,“轰隆”一声巨响,地面上泥土飞扬,多出一个十丈深的亩许大深坑。

    好在水生健步如飞,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已经跑出了镇子,这才没有伤到乡民。小镇中,跪伏在地上的乡民见到“老神仙”发怒,发出“神雷”来击杀“逆徒”,顾不得再来参拜,一个个吓得连滚带爬地向街道两侧的房屋中跑去。

    秦正失去了乌木道人和水生的踪迹,怒火冲天,却也不好意思迁怒于乡间凡人。飞身落在地面之上,放开神识,细细扫过方圆几十里之内,却始终找不到二人一丝动静。想来想去,想不出乌木道人下一步会去向何方,也猜不透水生为何会离开赫连轻尘出现在此地。

    知道依乌木道人姓格,肯定怕连累小镇民众陨命,不会再带着水生出现在小镇中。只得认准前往龙阳城的方向,隐匿起来,守株待兔。

    二个时辰后,离小镇四十多里外的一处山坳中,现在乌木道人和水生二人的身影,一个比一个神情狼狈。乌木道人更是连站都站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神识扫过附近,见秦正没有朝此方向搜来,长出一口气,取出一只玉瓶,看也不看,把玉瓶里仅剩的六七粒雪参丸全部倒入口中,一阵大力咀嚼。随后含糊不清地冲水生说道:“贫道要打坐调息一番!”说罢,盘膝而坐,双手掐决,闭目调息起来。

    水生被乌木道人施法带在身边,裹在一个土黄色的光罩内,在烂泥地底象没头苍蝇一般钻来钻去,好不容易出来地面,乌木道人却二话不说打坐调息起来,水生即使有满肚子的话要说,也只得憋住。

    安静下来后,才感觉到肩背上被雷光击中之处阵阵疼痛。有心打坐疗伤,却又害怕秦正找到此处后,乌木道人来不及带着自己逃跑。只得静静守护在乌木道人身畔,放开全部神识,目光左右四顾,观察有可能出现的危机。

    足足一个多时辰过去,乌木道人才睁开双眼,冲着水生微微一笑,说道:“好了,贫道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一成,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水生望着乌木道人丑陋的面容,心中涌出一阵暖流,说道:“道长,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去救心棠还是去找我大哥?”

    乌木道人苦笑道:“凭我们两人,现在既救不出心棠,也无法找到你大哥,只有等贫道法力完全恢复时才有一丝机会,现在我们要先找个让别人找不到的安全之地,等伤势完全恢复后再思量下一步该如何做。”

    说罢,伸手摸出一沓十几张符篆,翻找了一番,叹了一口气,说道:“‘风遁符’竟然全部用光了,没有此符加持,若是御剑飞行,更容易被秦正那狗杂碎找到,看来我二人只好在地上走路了!”水生点点头,说道:“好啊!好啊!道长,你不知道,我现在跑得可快了!”

    乌木道人在地底时就发现水生法力暴涨,如今仔细探查之下,心中更是一阵狂跳,短短的几曰时间,水生竟然已达到练气七层顶峰的修为,而且法力异常充沛。即使有万般不解,逃命要紧,也无暇多问。

    伸手摸了摸水生小脑袋,取出两张符篆贴在水生和自己身上,说道:“走吧!有了这两张‘藏影符’来遮盖行迹,足够秦正那个老家伙忙活几天了!”话音未落,二人身形已经开始变得虚无起来,到了最后,更是直接在原地消失无踪。

    水生看到二人的身影竟然会在原地凭空消失,自然是惊奇之极,用神念扫过附近,却发现近在咫尺的乌木道人如同不存在一般,根本探查不到,正要开口说话,一只左臂已被乌木道人拉住,感受到乌木道人大步向前走去,慌忙快步跟上。

    连续走了五六里地,水生竟然一直跟得上,乌木道人暗暗称奇,有意加快了脚步,没想到,水生还是步步紧随,丝毫没有落后。顿饭时间,二人已“走”到了四五十里外的一处荒山中,身影这才渐渐露了出来,“藏影符”的作用到此时终于彻底失效。

    乌木道人对前面的地形似乎非常熟悉,在一座座不足百丈高的小山峰间七绕八拐,又走了几十里山路,这才来到一处高高的山崖上。

    从远处看,山崖前方长着一片长宽各有数里的苍翠密林,密林中的树木生的是郁郁葱葱,高的有一二十丈,低的也有四五丈。若是仔细看去,却会发现,这片密林根本就不是长在平地,而是长在一处隐蔽的山谷中。

    二人脚下的山崖乃是一座断崖,站在高高的断崖上向下方巨坑一般的山谷中望去,山谷四周竟然全是断壁残崖,谷内生满巨木粗藤。至于露在山崖外面构成密林的“树木”,其实只是谷中巨木的树冠枝条而已。

    山谷中鸟鸣猿啼,水声潺潺。水生左看右看,也找不到下到山谷中的道路,正在犹豫,乌木道人却一把拉住其手臂,从断崖上飞落而下。二人在深谷密林中蜿蜒低飞。一盏茶之后,到了另一处百丈高的断崖前。

    此处断崖爬满了不知名的浓密刺藤,乌木道人带着水生,落在断崖正中一块凸出的山石上,拨开刺藤,露出一座半人高,长满青苔的山洞。

    乌木道人摸出一块拳头大小的月光石,托在手中,当先向山洞中钻去,水生紧随其后,柔和的白光把二人身周照得透亮,走过二三十丈后,洞顶距地面已有二丈多高,不用再弯腰前行。越往里走,山洞越是宽阔。乌木道人一边走,一边把一杆杆漆黑的小旗,插在洞壁之上,布出一套防御法阵。

    水生跟在乌木道人身后,一边好奇地盯着乌木道人施法布阵,一边观望着洞顶上如同一根根利剑长矛一般的白色石笋。

    一盏茶过后,前方传来涔涔的流水声,随即,一丝光亮从洞顶一道一尺多宽十几丈长的裂缝射了下来。二人脚下却出现了一条三四丈宽深不见底的狭长深涧。流水声正是从深涧中传出,深涧对面,有一处数亩大小的宽阔石洞,石洞洞壁上出现了三条一丈多宽的弯曲裂缝,把前方的道路变成了三条。乌木道人在三条岔道上分别插上数面旗帜,布好法阵,这才带着水生向左侧岔道走去。

    弯弯曲曲的石缝,比方才的道路还要难走,地面上到处都是高低不平的石块,有些石块长在两侧的石壁上,如同刀剑般锋利,又互相犬牙交错,一不小心,就会划破衣衫。有些一人多高的光滑大石,完全挡住了前行道路,只能从大石上飞掠而过,才能继续向前。好在二人均非凡人,虽然走得慢些,却也没有多大麻烦。

    半个时辰后,一间占地有十几亩大小的洞窟出现在二人眼前,十丈多高的洞窟顶端,有四个头颅大小的采光孔洞,从外面射进来的阳光,把洞顶上的石钟乳映射的五颜六色,煞是好看。洞窟四壁上,有三间石室,石室门大开,可以看到里面各自有一张宽阔的石榻,无论是石室还是石榻,都是就地取材,在整块大石上掏挖而成。

    洞窟正中,有一个半亩大小的圆形水潭,一缕缕淡淡的乳白色水雾从水潭中浮出,潭水的颜色也呈乳白之色。一张张石桌、石椅、石凳、石榻错落有致地摆放在水潭四周。到了此处,水生只感到浑身舒畅之极。不由问道:“道长,这山洞里呆着真舒服,好象和外面不一样?”

    乌木道人取出五六块月光石,把其镶嵌在四周石壁之上,这才对水生说道:“这里是贫道刚刚结出金丹时,曾经居住过的一处临时洞府,十分隐密,此处洞壁中有一条小小灵脉,虽然蕴含的灵气无法和玉鼎山内谷相比,却比没有灵气之地要好上许多,你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呆过,自然感到此处大不相同!”

    看水生左顾右盼,处处好奇的样子,长叹一声,说道:“可惜手中的疗伤灵药全被我吃光了,如若不然,贫道也可以早曰恢复法力!”

    水生摸索着从怀中掏出两只灰色的小袋子,递给乌木道人,说道:“道长,这两只袋子是从那个要害我的坏家伙怀里找到的,就连秦正和魅姬都害怕那个坏家伙,这袋子里说不定有好东西,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灵药?”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