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关于秘密

    ;

    袋子方一拿出,乌木道人心中顿时一动,看这袋子的模样,似乎是传说中只有冰封谷元婴期修士才能拥有的“昆仑袋”。.. 阅读据说,这种“昆仑袋”是用天山千年冰蚕丝混和精金等贵重材料织就,水火不浸,坚韧异常,拥有百倍大小的储物空间,这两只袋子样式不同,看起来象是一只储物袋和一只灵兽袋。

    乌木道人伸手接过一只小袋子,果然,拿到手中后,一种冰寒透骨的气息飞快从袋中传出。乌木道人望了一眼水生,不由大感诧异,如此冰寒之物,水生一直随身放在怀中,竟然没有受到寒毒的侵蚀,而且全身法力似乎也没有丝毫阻碍!

    虽然水生有水属姓灵根,冰寒之力本就是水属姓灵根的修士法力高深后修习冰寒之道自然产生,可是,以水生目前的法力,似乎还无法忍受如此强的冰寒之力,看来,水生不仅仅是法力提升这般简单,似乎另有隐情。

    乌木道人刚一开口询问,水生就竹筒倒豆子般地把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随着水生叽里呱啦的讲述,乌木道人这才知道了铁翼如何用乾坤神遁符把五名小童从小镇中传送到玉鼎山下。水生、铁心棠又是如何落到魅姬手中,水生如何被赫连轻尘带走,遭到非人折磨,醒来后又如何得到这只小袋子,如何来到小镇。

    听完水生的讲述,乌木道人总算有一点可以断定,那就是大牛、小娟、王龙三人肯定是落在了玉鼎门内。至于让水生大为疑惑的赫连轻尘为何会突然死掉的问题,待乌木道人对水生体内的法力细细探查一番后,也猜了个**不离十。

    随后,乌木道人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赫连轻尘的储物袋和玉笛玉葫两件法宝,眉头慢慢皱了起来,说道:“赫连轻尘并没有死!”水生一惊,大叫道:“不可能,我把他脑袋都斩成了两半,又在他身上斩了十几剑,怎会没死?”

    乌木道人微微一笑,说道:“洞中的只是他的一具躯体,至于他的元婴,恐怕早已逃掉了。不过,你也不用害怕,即使他能够夺舍成功,拥有一具新的躯体,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原来的法力,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他肯定会闭关疗伤,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有这三个月的时间,我二人早已养好伤势离开了此地!”

    水生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口问道:“道长,什么是夺舍?难道说赫连轻尘还有第二具躯体可以使用?”

    乌木道人摇摇头说道:“即使他是元婴修士,也不可能有第二具躯体,除非他能修炼到化神增界,拥有分裂元神的神通,才有可能用天地灵物炼就出另一具躯体,赋予其神魂,让其成为拥有读力神识的第二化身。至于夺舍,就是他把别人的元神杀死,然后侵占别人的躯体据为已有,这是修仙界最为肮脏的一件事情!”

    “那别人就等着他来杀,不会反抗吗?再说了,他钻到别人身躯里,不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吗?”水生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会等着他来杀,谁会舍得白白丢掉自己姓命,成全他人?所以,夺舍之人只能偷偷去抢占那些法力比他低的修士的躯体。练气期和金丹期修士,元神离体后,若是不能尽快找到夺舍对象,一两天内就会自行兵解,所以在这段时间内,周围任何比他法力低微的修士,凡人,甚至是野兽牲畜都有可能成为他们夺舍的对象。元婴期修士却又不同,元婴期修士修炼出来的元婴即使离体外出,只要没有人对他构成威胁,一年内都很难自行陨落,所以他们至少有一年的时间可以选择最适合夺舍的躯体。”

    水生见乌木道人停下话头,又问道:“那赫连轻尘又会去夺舍谁的躯体呢?”“还会是谁?自然是玉鼎山下冰封谷弟子中水灵根功法最高强的修士,若有他的亲传弟子在玉鼎山下,多半会是他的亲传弟子。”乌木道人目光中露出一丝深深的厌恶和憎恨,愤愤说道。

    听闻此言,水生大为震惊,双眼一下子睁得溜圆——杀自己的亲传弟子,夺舍躯体,这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乌木道人仿佛知道水生在想些什么,冷冷一笑,说道:“不用吃惊,在这人世间,无论仙凡,越是能力强大,就越有可能做出匪夷所思的罪恶事情,权力和神通一旦不受约束,天良道德又能算得了什么?从这两件法宝的属姓,就能看出赫连轻尘是水灵根,修炼的也是冰属姓功法,既然如此,那些法力最强躯体最坚固的水灵根修士自然最适合他来夺舍。至于他的亲传弟子,八成是水灵根,功法多半也与其相同,夺舍起来不但容易,而且最为合适!”

    水生顿时小脸铁青,心里一阵阵剧烈翻腾,做为一名法力高深的修仙者,为了夺舍,竟然可以杀自己的亲传弟子,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如此看来,修仙界的仙人比凡人更要狠毒。水生不禁再次对“仙人”和修仙之道生出了一丝疑惑和厌恶之心。

    乌木道人看到水生面色难看,沉默不语,怕其受此刺激走入极端,心中思量片刻,伸手摸了摸水生脑袋,说道:“当然了,修仙者也不全是如此,神通强大又心系天下苍生的前辈高人也有不少,这些人或传道济世,造福万民,或不顾自身安危与妖邪恶魔拼杀,保世间太平!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恶人神通大起来,固然无法无天,坏事做绝,好人神通大起来,却可以施展大神通来诛恶除歼!权势和神通没有错,错的是人心的善恶!”

    听闻此言,水生面色才稍稍好转,看着乌木道人关切的目光,心中一暖,说道:“我知道了,道长就是一名心系天下苍生的前辈高人?道长,你究竟是什么修为,能不能打得过夺舍后的赫连轻尘?”

    乌木道人苦笑道:“你见过被人打得钻到地底下不敢出来的前辈高人吗?贫道只是金丹中期境界,而赫连轻尘却是元婴中期境界,若是贫道此时法力全复,撞上赫连轻尘的元婴之身,自然可以把其击杀。若是等他重塑法体,境界巩固后,就不是他的对手了,肯定要落荒而逃!”

    见水生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又说道:“法力和境界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贫道虽然有些机缘,资质却不是上佳,修炼起来进度自然不快。不过,你就不同,你不但具有相生属姓的双灵根,修炼起来速度会比贫道快上一倍,体内还含有珍贵无比的先天真气,只要勤奋修习,进入元婴境界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要你能踏入元婴境界,九州之内就可以任你行走!”

    水生搔了搔头皮,歪头问道:“道长,什么是先天真气?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呢?”

    听完乌木道人对先天真气的一番讲述,以及对赫连轻尘的躯体为何会“死”在洞中的推测,水生才恍然大悟,又惊又喜,说道:“既然我体内的先天真气这么厉害,那我送给道长一些,道长岂不是很快就能进入元婴境界?”

    乌木道人摇了摇头,说道:“傻孩子,你没看到赫连轻尘的下场吗?贫道可不愿意和他一样!在你无法驾驭体内先天真气的情况下,任何想要利用你体内真气的举动都有可能出现差错,一个不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水生伸了伸舌头,一副并不十分在意的样子,不由面色一端,沉声说道:“今天为什么要告诉你体内有先天真气存在,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些先天真气固然会带给你好处,同样会带给你更多更大的危险!赫连轻尘过于贪心而且方法不当,才落得这个下场,若是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很可能死的就是你!当初让你修习‘坎元功’,就是要让你隐匿住自己体内的先天真气,不让不怀好意之人察觉!记住,要想保住你的小命不丢,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准对任何人提到自己体内拥有先天真气,即使是大牛、小娟,即使是你未来的师傅长辈,也不能提一个字!”

    水生不解地问道:“难道我大哥小妹也会害我?”“也许他们不会害你,可你能保证他们不会因为无心之失而泄露这个秘密?一旦这个秘密泄露,不但你会陷入危险,就连大牛、小娟甚至是你父母都有可能因为这个秘密丢了姓命!”

    听闻此言,水生再次被吓了一跳,想想赫连轻尘对自己的非人“折磨”,心里打了个冷颤,暗自下定决心,决不再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