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袋中物

    ;

    想到了赫连轻尘,一下子又想到了赫连轻尘的储物袋和两件法宝,不由问道:“道长,既然赫连轻尘没死,他会不会把我有先天真气的秘密告诉别人?我们是不是要把他的法宝和储物袋扔掉,防止他再来找我们的麻烦?”

    乌木道人咧嘴一笑,说道:“你放心吧!如此重要的秘密他又怎会舍得告诉别人?至于他的法宝和储物袋中残留的神念印记,也许能难得住其它金丹期修士,可在贫道面前,根本算得了什么,无非是浪费一张珍贵的符篆而已。 ..”

    说罢,取出一只三寸高的墨绿色四方玉壶,祭在空中,从壶中拿出一只半尺长的青色玉盒。

    水生眼睁睁看着乌木道人施法把那玉壶变大变小,再用神念之力从玉壶中取出物品,大为心动。等乌木道人收起玉壶后,好奇地问道:“道长,这只小壶是不是也是一件空间宝物?”

    乌木道人点点头,答道:“这只小壶叫做‘乾坤壶’,乃是一名法力高深的前辈炼制而出的空间法宝,此壶不但能装死物,就连活物都能装得进去,可惜贫道现在法力浅薄,没有达到元婴境界,还无法激发此壶的全部妙用,不能把活物收取到壶中。”

    一边说话,一边打开那只半尺长的青玉小盒,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镶有金边的巴掌大白色符篆,轻叹一声,说道:“乾坤前辈若是知道贫道把其精心炼制的高级符篆一张张浪费掉,不知道该有多心痛!”

    缓缓催动符篆,待符篆在半空中化为五六尺阔,嗡嗡作响着飞出一团团白色光焰,乌木道人这才把翠绿玉笛、白玉葫芦以及两只小袋一并抛入符篆之上。四件宝物方一落在符篆之上,符篆上的白色光焰顿时齐涌过来,把四件宝物裹在正中。

    随着乌木道人法力的注入,符篆四角慢慢卷起,把四个白色光团包裹在正中,一阵阵噼啪作响声中,四个白色光团在符篆内一跳一跳。正在此时,一个光团内“砰”的一声轻响,飞出一团黄豆般大小的白色光影,穿透符篆,一闪,就要往石洞中采光的孔洞飞去。尚未飞到孔洞,却哀鸣一声,自行溃散成数十个小小光点,四散跌落。

    乌木道人冷哼一声,右手一扬,一团黄色光影从袖中飞出,把所有的白色光点全部卷在其中。

    一顿饭过后,空中的白色符篆上突然发出一阵沉闷的爆响,一闪过后,整个符篆化为灰烬,不复存在,符篆内的四团白光也各自熄灭,只留下两件法宝和两只小袋子静静悬停在空中,一副灵气大损的样子。

    乌木道人一一招过四件物品,神识细细察探一番,这才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任这赫连轻尘如何作怪,也挡不住乾坤前辈的‘化念符’!”水生不解地问道:“乾坤前辈又是谁?”

    乌木道人微微一笑,说道:“乾坤前辈乃是一位心系苍生法力高深的化神期前辈高人,二千多年前在与异域凶魔的大战中不幸陨落身亡,今时今曰我二人之所以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全仗乾坤前辈遗留的法宝和符篆所助!”

    紧跟着,乌木道人对水生缓缓讲起一些当年往事,如何意外得到乾坤老人的宝物,如何因为宝物而遭遇种种非难和危险,如何一次次险中逃生!足足一个多时辰的讲述中,水生时而兴奋,时而沉默,时而愤怒!到了最后,更是气呼呼地背着小手在山洞中走来走去,仿佛受尽屈辱和非难的不是乌木道人,而是自己。

    乌木道人待水生情绪完全平静下来,才说道:“告诉你这些,一来是让你知道人心的险恶,让你在今后的修仙路上能够走得更远。二来是让你明白,珍贵的宝物就如同你体内的先天真气一样,既能给你带来数不尽的好处,也能给你带来天大的灾祸,所以,不到姓命攸关,决不能在人前显露手中的宝物!至于你修炼的功法神通同样如此,不是用来炫耀,而是用来保命杀敌!”

    说罢,提起那只储物袋扔给水生,说道:“这只储物袋同样大有来头,唤做‘昆仑袋’,是冰封谷中专门为元婴期修士和重要弟子炼制的空间之物,比普通的储物袋容量要大上许多,而且更加坚固。没有金丹期以上的法力,恐怕还难以打开这个袋子,你来试试!”

    水生一怔,说道:“道长,我只有练气四层的法力,如何能够打开这个袋子?”“傻小子,你还不知道吧!赫连轻尘想要窃取你体内的先天真气,最后反倒把自身真气留到了你体内。如今你体内的真气早已和大部分金丹中期修士差不多,只是你不会用而已。”

    听乌木道人如此一说,水生先是一喜,随即又愁眉苦脸说道:“可是我体内的丹田却被赫连轻尘给弄坏了,真气一下子跑到了三个地方,如今想要聚起全部法力,必须要把真气在体内运转好长时间才能做到!”

    乌木道人白了水生一眼,紧接着又对水生讲出一番话来。

    原来,修仙者体内的精元真气乃是吸收天地灵力所转化,通常情况下,因为无法吸收到足够多的天地灵力,绝大多数修士往往只在‘气海’处开启出下丹田,做为储存精元真气以及金丹元婴的‘绛宫’。只有极少数法力高深的化神期修士才会另行在‘泥丸’、‘神阙’两处开辟出上、中两处丹田,用来储存更多的精元,用以支撑逆天级的功法。

    练气期修士若是在体内开辟出三大丹田,那就必须在三大丹田中同时具有冲击金丹的足够多真气之时,才能够考虑结丹。而且在结丹的过程中还会因为三大丹田互相抢夺体内真气,出现种种难以预料的意外,增大结丹失败陨落身亡的危险。即使是一名相生属姓的双灵根修士,也不能保证在开启三大丹田的情况下结出金丹,如此以来,根本没有人会冒此风险,在练气期时开辟出三大丹田。

    即使机缘巧合之下能够结成金丹,想要冲击元婴境界和化神增界,也比普通修士要难上无数倍,不但冲击大瓶颈如此,冲击小瓶颈同样如此。

    不过,三大丹田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若真能结成金丹,即使只结出一枚金丹,无论是这枚金丹沉降在任一丹田之中,在吸取天地原气转化为真气精元之时,速度也会比普通金丹期修士快,同时,拥有的法力也会比其它同阶的金丹期修士至少高出二倍以上。

    若是撞到天大的机缘,真能凝结出三枚金丹,那就更不得了,将会有更多的真气转化为固态精元,被储存在三枚金丹之中,如此以来,不但吸收天地原气的速度比普通的金丹期修士要快上数倍,法力的恢复和施法的速度也要比普通金丹期修士快上许多。

    至于能不能凝结出三个元婴,那就没人知道了,因为从来没有人试过。

    另一个好处就是,若能通过重重险阻,进阶到化神境界,体内的法力足以比同阶修士高出五六倍高。

    水生意外开辟了三大丹田,而且这三大丹田的容积比普通练气期修士的丹田要大上一倍有多,可以储存的真气自然相应增多,如此一来,结出金丹的速度会慢上数倍。可是水生体内有赫连轻尘灌注的大量真气,又有神秘的先天真气相助,想要结出金丹,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会相对麻烦一些。

    最重要的是,乌木道人恰恰从乾坤老人的遗物典籍中,知道一种如何规避三大丹田互抢真气的办法,虽然这个办法对应的是化神期修士,可对水生来说,应该也同样适用。这样一来,难以结丹这个最大的危险就迎刃而解了!

    听完后,水生再次兴奋起来,突然间觉得赫连轻尘也不是那么可恶,当然,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逝!

    按照乌木道人的指点,水生终于施法打开了那只“昆仑袋”,望着面前宽大的石桌上零星的一大堆物品,水生不禁大感失望。正要同样施法打开另一只袋子时,乌木道人连忙喝止:“小傻瓜,这是一只灵兽袋,赫连轻尘是元婴中期修士,法力高深,甚至可以捕捉五、六级妖兽,贫道法力未复,若是这袋中正好有一只相当于金丹后期的五级妖兽,那还不要了我二人的姓命?”

    水生慌忙停手,把那只袋子小心翼翼地单独放在另一张石桌上。乌木道人想了想,又取出一张银色符篆,贴在那只灵兽袋上,这才把目光望向石桌上的物品。

    一堆亮晶晶的石头,九只颜色各不相同的小瓶子,一本金漆封面的厚厚书籍,三块残缺不全的淡黄色玉简。至于水生最为期盼的法宝法器,却只有二件,一只晶莹剔透的白玉手镯和一枚五六寸长的黑色小剑。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