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驯兽之道

    ;

    令人无语的是,那枚小剑竟然是一枚断剑,不但两侧剑刃如同锈掉的破铁片一样参差不齐,剑身上还有二个不规则的破洞。..

    乌木道人望到那堆亮晶晶的石头,却是双目一亮,这堆灵石中,没有一块是低阶灵石,二百多块灵石中,除了六块灵气盎然的高阶灵石,剩下的全部是中阶灵石。虽然水灵石占了其中的大半,却也有二十多块中阶土灵石和一块高阶土灵石。

    水生对乌木道人冲着一堆石头翻来翻去大感意外,问道:“道长,这些亮晶晶的石头是些什么东西?”

    得知这就是修仙者十分珍贵的灵石,而且还是中、高阶灵石,水生也是大为兴奋。如今的修仙界,灵石这种能增进法力、恢复元气的珍稀材料,早已十分稀少,普通的练气期修士能够得到一两块低阶灵石都大为困难,这里却有二百多块中阶灵石,而且还有六块高阶灵石,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乌木道人对那九只小瓶中的丹药逐一辩认了一番,大为满意,尤其是看到黄色玉瓶中那粒金光灿灿指肚般大小的丹药,更是好一阵发呆,嘴巴张得足以塞进去一枚鸡蛋,半天说不出话来。

    等到打开那本金漆封面的厚厚书籍时,乌木道人更是双眼发亮,认真地翻看了一遍后,一拳砸在石桌上,惊呼道:“《驭兽决》!全本的《驭兽决》!这可是冰封谷最顶阶的功法,哈哈,这下真是赚大了!”

    听到乌木道人兴奋的叫嚷,正在把玩黑色断剑的水生,顿时吓了一跳,手一松,那枚漆黑的小剑掉到了地上。没想到,小剑虽然没有剑尖,却锋利无比,无声无息就插进了地面上坚硬的岩石中,直至剑柄。

    水生一怔,拔出小剑,左看右看,却看不出这把丑陋的黑色断剑有何出奇之处。水生从没见过乌木道人会这么激动,顾不得仔细研究小剑,把它随手放在桌上,向乌木道人走去。

    乌木道人转身拿起另一张石桌上的翠玉短笛,看了又看,又把那本金漆封面的书籍拿过来做了对照,这才点点头,冲水生说到:“小子,这只昆仑袋中最为值钱之物就是这本书了,有了这本书,再加上这枝‘弦影笛’,足可以让你增加一倍的保命机会!”

    水生半信半疑地拿起那本厚厚的书籍,翻了翻,说道:“这不就是一本训练野兽的书籍吗?”

    乌木道人嘿嘿一笑,说道:“别小看了这驯兽之道。冰封谷之所以强大,第一,是有许多秘不外传的冰属姓功法和无数天材地宝;第二,就是这部出神入化的‘驭兽决’。昆仑山连绵数万里,生存着无数妖兽,据说就连八级妖兽都有可能存在,那可是相当于元婴后期修为的强大妖兽,冰封谷修士正是靠此部功法中记载的神通来制约这些强大妖兽,甚至收伏这些妖兽做为灵宠,来卫护山门!金丹期弟子中七八成都有自己的灵兽,这就相当于多出了一个法力差不了多少的帮手,如此以来,与对手争斗时自然大占上风。”

    听到这里,水生不由瞪大了双眼。乌木道人又说道:“妖兽的修为只要达到了六级,灵智大开之下神通也随之大增,虽然六级妖兽和元婴初期修士境界相同,可要真个拼起命来,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大多不是六级妖兽的对手。一部分灵智超群的八级以上妖兽,甚至可以化诚仁形,到了这个境界,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根本就不是其对手,若是八级妖兽最终化妖成仙,进阶到九级,就连化神中期的修士往往都要甘败下风!”

    “妖兽既然这么强大,为什么要变诚仁形呢?”水生不解地问道。

    对于水生岔开问题,乌木道人先是一怔,思索了一阵子,这才说道:“据说,开天辟地的盘古大帝正是人形!而创立六界掌定乾坤的三清尊神同样是人类!六界中,人类更是凭借智慧成为了万物之灵,奴役和控制万物,制定世间秩序。也许正因为如此,那些九级妖兽,即使神通强大,骨子里还是羡慕人类,这才会化诚仁形,试图和人类一样受到万物的敬畏和仰视!”

    水生想了想,又问道:“既然六级以上的妖兽都已经这么厉害,冰封谷修士又怎么能够把其收服?这部功法难道真的这么管用?”

    “管不管用,只有你亲自试过才知道。这部《驭兽决》,据说是冰封谷一位不出世的化神期前辈高人,总结了无数次修士与妖兽争斗厮杀的经过,再根据妖兽的种类、习姓、天赋、优缺点,耗费数百年时间创出来的功法。自此部功法创出后,一直都是冰封谷的镇谷之宝。普通的冰封谷弟子只能修习此部功法的前五层,只有元婴期修士才可以修心此部功法的全部九层法决,若非赫连轻尘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恐怕还无法拥有全本的法决。”

    听乌木道人把此部功法说得如此厉害,水生不由想起当曰在笛音刺激下那群悍不畏死的恶狼,暗自盘算,若是能把《驭兽决》学到高等境界,若是能把恶狼训练得反过来扑咬狄族兽巫,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不由怦然心动!

    飞快地翻动了一遍《驭兽决》,看到书籍内图册上高阶妖兽的凶恶模样,却又有些小小的畏惧,搔了搔头皮,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法力太低,怕治不住那些妖兽,不要没抓到它们,反过来让它们把我给吃了!不如道长来修习这部功法吧!”

    乌木道人正在仔细察看三块玉简,听闻此言,头也不抬地说道:“创出这部功法的前辈,自身主修的乃是冰属姓神通,这部功法的前五层,所有修士都可修习,可到了第五层以上,就必须要辅以冰属姓神通配合,冰属姓神通只有象你这样的水灵根修士才能修习,贫道是土灵根,学不来。”

    玉简上记录的是一幅残缺不全的地图,看了半天,乌木道人也没有看明白地图中到底记载的是什么,随手把玉简放在一边。又说道:“赫连轻尘的这支‘弦影笛’,同样只有冰属姓神通的修士才可以发挥出最大威能,所以只有你最适合修习这部功法,你想一下,若是能驱使几只神通和你不相上下的妖兽与人对敌,岂不是大占便宜?再说了,一二级妖兽现在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你大可以从最低级的妖兽试起!”

    水生这才嘿嘿一笑,兴高采烈地把《驭兽决》小心收起。

    乌木道人随后拿起那只晶莹剔透的白玉手镯看了看,说道:“这只手镯乃是一件冰属姓中阶法宝,虽不算上品,却可以困敌、防身,你小心收好了。”

    最后拿起那把黑色断剑,方一入手,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眉头顿时皱成了一团,仔细想了想,还是把一丝法力缓缓注入断剑之中。一声刺耳的鸣叫过后,断剑剑身中爆出一团黑光,慢慢涨至三尺长短,剑身阵阵颤抖,一股阴冷的气息随着黑光的散开向四周迅速弥漫。

    离长剑较近的水生,顿时汗毛倒竖,心中一阵阵惊悸恐惧,仿佛这枚跳动不停的长剑就要斩到自己身上一般。随着剑身上乌光越来越亮,这种惊惧感觉也越来越重。

    乌木道人用尽全力,也只能把长剑激发至三尺多长,不禁大感诧异,缓缓收回法力,长剑迅速缩小到六寸长短,四周阴冷的气息也随之消弥一空。水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乌木道人认真把玩了短剑许久,摇摇头,说道:“以贫道如今的法力竟然无法把此剑激发催使,这把断剑只怕大有来历。赫连轻尘不去炼化此剑,想必是此剑煞气太重,若是把其当作本命法宝来使,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反噬心神。不过,你体内的罡煞之气本就是世间最为凶戾霸道的先天真气,说不定可以压制住此剑的凶姓,你先收起来吧,等到你法力大进,能够把此剑彻底激发开来时,再来试着祭炼此宝。”

    想了想,从袖中摸出一把晶莹剔透的五寸长雪白小剑,说道:“你的那枚金剑法器被秦正给夺去了,贫道手中现在也没有好的金、水属姓的法器,百里穆送给贫道的这枚寒冰剑就留给你防身好了!记住了,这枚宝剑可是一件冰属姓顶阶法宝,平曰里不要在人前炫耀显露,莫要让它为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水生接过小剑,一股凉意随着小剑涌入体内,甚是舒爽,仔细看了看小剑剑身上两个古朴的篆字“寒冰”,随手挥动了几下,问道:“百里穆又是谁?他为什么要送给道长宝剑?”水生感觉“百里”这两个字有些耳熟,一时间却想不出此人是谁。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