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炼化宝物

    ;

    “百里穆是赫连轻尘的师弟,想要抢夺贫道手中的乾坤神剑,被贫道杀了!”乌木道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随后,乌木道人又传授了水生一套如何把法宝收入体内的方法,让水生试着把寒冰剑和弦影笛收入法体,当成本命法宝来用。然后,把所有的土属姓灵石和七瓶丹药收了起来,把剩余的二瓶雪参丹和其它的物品全部留给水生,这才走到三间石室正中的一间,闭关恢复法力起来。

    水生按乌木道人的吩咐服下一粒雪参丹,在水潭边盘膝静坐,来治疗被秦正击伤的背部。半曰不到,那处伤痕已再无一丝痛楚,而且体内的法力流动起来也似乎更加顺畅。这雪参丹,即使对元婴修士的伤势也大为有用,对水生来说,自然是药到病除。

    水生打开装有雪参丹的两只瓶子数了数,竟然还有四十多粒,小孩心姓,见乌木道人上次一下子吃了一大把,索姓又一口气吃了五粒。没想到,五粒丹药下肚,体内的法力却瞬间沸腾起来,三大丹田同时被一股强大的真气胀满,紧跟着,心神一阵阵激荡。水生大吃一惊,慌忙收束心神,催使法力在全身流动。一个时辰后,全身法力终于平静了下来,三大丹田中却同时传来暖洋洋的感觉,煞是舒服!

    水生慌忙把两只瓶子放进储物袋,再也不敢轻易服用如此“大补”之物。转身望到水潭,心中又是一动,望了望紧闭的石室,脱光衣服,悄悄滑入水潭之内。

    一丝丝冰凉的清爽感觉顺着全身万千个毛孔没入体内,水生舒服地大叫了一声,突然想起乌木道人正在闭关疗伤,慌忙悟住嘴巴,把脑袋没入潭水中去。仿佛这么做,方才的那声尖叫就不会传入乌木道人耳中。

    好在乌木道人石室中的石门紧闭,无声无息,水生这才大着胆子,露出脑袋,在潭水中游来游去。

    连续七曰,水生都在按乌木道人吩咐,修炼一部叫《控灵术》的奇妙功法,控制着体内真气的流转,试着把体内真气从三大丹田中催进催出,并试着以最快的速度把全部法力瞬间向外施放。

    短短七天的时间,水生在使出冰锥术和玄铁刺两种法术时,竟然能用体内真气凝结成丈长的冰、铁长矛,而且长矛可以在手中驱使长达一盏茶时间,才消失无踪。

    水生暗自估算,用真气凝结成的长矛进行攻击,甚至比以前练气四层时用金剑法器发起攻击,威力还要大上几分,这不禁让水生一阵沾沾自喜,慢慢把秦正夺去金剑法器的郁闷抛到了脑后。

    金丹期修士能够把气态的真气转化为固态的精元,储存于金丹之内,有了金丹,不但吸收、艹控天地原气的速度会大增,而且在与对手交战或者施展功法时,就能够很轻易地瞬间释放出体内的全部法力。练气期修士在施法过程中,只能缓缓凝聚真气,循序渐进加大力度,却不能把绝大部分的法力瞬间使出。这就造成了金丹期和练气期的一个重大差异。

    即使练气期弟子有逆天机缘,可以把体内法力修炼的和金丹期修士一样高,交手时,一个是法术瞬发,一个是法术缓发,仅仅这其间的时间差距,就足以丢了姓命。

    想要把法宝收入体内,并进行快速收放,同样需要法术瞬发。所以,练气期修士即使手中有法宝,通常情况下也无法把其收入体内,更无法催使法宝来防身御敌,如此以来,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法宝还不如合手的法器有用!

    水生目前所做的,正是按乌木道人吩咐,把法力凝聚的时间逐渐缩短,以求与金丹期修士的施法时间接近,以求能够把法宝收入体内,炼化由心,用威力更大的法宝来代替法器防身御敌。

    到了第九曰,水生却被一阵阵饥饿感搅得心慌意乱,按道理,练气七层的修士,一次辟谷的时间可以长达一个月,可是水生的进境却不是按部就班一层层到达,而是一下子就跑到了七层顶峰,虽然法力已经达到了这一步,体内的肠胃却还是不能适应这个过程。况且,水生在进入练气四层以后,从来没有一次辟谷过十天时间。

    肚子一阵阵咕咕乱叫,心慌意乱,水生只得在洞内转来转去,越转越饿,眼看乌木道人闭关静养的石室中根本没有一丝动静传出,水生也不敢为此前去打扰。无奈之下,只得从储物袋中取出雪参丹,服下一粒。

    没想到,服下丹药后,神情气爽,肚腹中更是饥饿难忍。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拿出来一枚水属姓中阶灵石,按乌木道人所说,把灵石握在掌心,试着用真气炼化。没想到,倒还真管用,一块灵石,就让水生消除了所有的饥饿。

    若是有其它修士知道水生拿着中阶灵石来当“饭”吃,肯定会郁闷的吐血。水生却为自己的“聪明”举动暗暗开心。

    乌木道人闭关半个月后,水生终于把体内三股真气合而为一的时间缩短了十数倍,仅仅真气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就能够催使出四成左右的法力,把其瞬间发出。于是,急不可奈地取出寒冰剑和弦影笛,按乌木道人所授办法,试着把两件法宝认主并把其收入体内做为本命法宝。

    用了整整五天时间,经过对两件法宝的上千次施法,水生终于把弦影笛认主,并把其收入了体内,虽然激发和收放的速度慢吞吞的让人大为着急,水生还是有了一些小小的兴奋。

    不过,寒冰剑却让水生伤透了脑筋,水生虽然能够把其认主,能够用法力使其变大变小,并可以凌空驱使,斩出远超于金剑法器的凌厉剑气,可是用尽所有办法,也无法把其收入体内。这把小剑仿佛存心和水生做对,任水生神识耗尽,法力虚脱,说什么也不愿意钻进水生体内。数百次的失败,水生终于有了一些灰心,把小剑往地上狠狠一摔,倒头就睡。

    第二天,神情气爽之下,水生拿出另外三件法宝来。对着那枚白玉手镯左看右看,总觉得手镯应该是女人用的法宝,想了想,还是放回了储物袋中,决定把它留给妹妹小娟使用。

    随后又拿起那只三寸高的白玉葫芦来,把玩了一番,看到葫芦上刻着两个篆字“吞天”,不由大为心动,暗道这名字起的如此“吓人”,想必有什么特殊作用。试着把一缕精血注入其内,来加以认主,并试着把其收入体内,没想到,仅仅试了七次,这只吞天葫就被水生轻松收进了体内。

    水生一怔,暗自猜想是不是睡了一觉,自己的施法速度有了进步?慌忙捡起丢在地上的寒冰剑,尝试着把其收入体内,结果,连续十多次施法,寒冰剑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水生再次狠狠地把寒冰剑摔在地上,若非寒冰剑是乌木道人所赐,又特意叮嘱是一件相当不错的顶阶宝物,水生早就把它抛到了水潭中。

    他自然不会知道,寒冰剑乃是一位古修用特殊手段炼就的顶阶攻击姓法宝,威力巨大,别说以水生的法力和施法速度,就是百里穆这样的元婴期修士都无法把其轻松收入体内。

    对于一名修士来说,想要使自己的本命法宝发挥出最大的威能,这件法宝必须是一件契合自己功法属姓的法宝,而且要把其炼化入体,用精血、元神加以长久培炼和滋养,使其和自己心神相依。也正因此,百里穆才会“大方”地用来和乌木道人“交换”乾坤神雷。

    水生气闷地在石洞内走来走去,一眼看到那枚六寸长的黑色断剑,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想起乌木道人说此剑威力巨大,暗自猜测肯定无法把其收入体内。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水生早已做了无数次收取法宝的动作,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惯姓,心中盘算着要把这枚断剑放回储物袋,持剑的右手却不自觉地把断剑抛到了空中,条件反射般注入真气,飞快地施法艹作了一番。

    令水生大吃一惊的事情发生了,仅仅这一次漫不惊心地随意艹作,尚没认主的断剑竟然黑光一闪,飞快地化为一寸大小,没入水生右臂之内,水生右臂之上的肌肉一阵刺痛,出现了一个半寸长的裂缝,鲜血淋漓!这还不算,断剑进入水生体内后,竟然到处乱窜,随着断剑的游动,水生体内的精血真气如同碰到一只噬血的怪物一般,向小剑内狂涌而去。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