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冲击瓶颈

    ;

    冰封谷驻地虽然有防御法阵,却及不上玉鼎门护山大阵的一成威能,玄光道人手持神剑“斩天”,轻松击破冰封谷驻地的防护法阵,十名玉鼎门金丹期修士一拥而入。.. 免费电子书下载

    一番激战过后,冰封谷四名金丹期修士和三只三级妖兽陨落,玄光道人根本不去追杀剩下的练气期修士,把冰封谷为首的金丹中期修士生擒之后,率领弟子迅速撤回玉鼎门内。

    幸亏玄光道人事先不知道魅姬和秦正二人同时离开了玉鼎山,否则,等二人回到玉鼎山时,“重光破禁阵”恐怕已被玄光道人击毁,三宗修士中的金丹期修士也不会剩下几人。二人一阵懊恼,猜不透一向被视为“缩头乌龟”的玄光道人,为何会突然间变得这么胆大,敢轻易离开玉鼎山内谷。

    二年来,自从三宗修士对玉鼎山形成合围以来,魅姬、秦正、百里穆三名元婴期修士几乎没有同时离开过玉鼎山,玄光道人也从不走出玉鼎山防御法阵,谁知道魅姬和秦正两次同时宣布闭关,玄光就杀出玉鼎山外两次。很明显,玉鼎门修士虽然无法获得外面的准确情报,却能获得部分情报。

    这一次虽然没有火灵宗和天心宗两名修士陨落,魅姬和秦正二人也是高兴不起来。想起乌木道人来,更是狠得牙痒痒,若不是乌木道人毫无征兆地突然跳出来,四名元婴修士根本不会为了“乾坤四宝”,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恐怕早就联手攻下了玉鼎门。

    驻守在玉鼎山北峰三宗驻地的冰封谷修士,虽然对魅姬和秦正二人没有在关键时刻出现在玉鼎山西峰大为不满,在自家元婴修士不在的情况之下,却也不敢抱怨什么。况且冰封谷的两名元婴修士,近来一直就没有出现在此,自己也是理亏。

    三年来,冰封谷修士在玉鼎山外先后陨落了二十多名金丹期修士和十几只三级妖兽,再加上百里穆这名元婴期修士,已经超过九州之内七大修仙门派外的许多小宗门。天心宗、火灵宗则分别损失了七名和四名金丹期修士。

    三宗围困玉鼎山以来,玉鼎门虽然先后损失了二三百名练气期弟子,可是金丹期修士却只是陨落了七八人而已。这样算起来,吃亏的反而是三宗修士。

    如今驻在玉鼎山下的三宗修士中,实力最强的是火灵宗,尚有八名金丹期修士,天心宗和冰封谷则各剩五名金丹期修士。反观玉鼎门,至少还有三四十名金丹期修士。双方的力量已经发生了悄然的转变。若不是玄光道人顾忌三宗中的四名元婴修士,恐怕早就率众杀了出来。

    采取攻势的三宗修士竟然比采取守势的玉鼎门修士力量还弱,如此一来,自然无法对玉鼎门再形成包围之势,冰封谷为首的苏姓金丹后期修士请示了“闭关疗伤”的赫连轻尘之后,又和魅姬、秦正二人一番商议,干脆把驻守在玉鼎山四峰外的修士和妖兽全部撤回到玉鼎山北峰外小孤峰三宗驻地。

    好在,玉鼎门也没有舍弃宗门就此离开的打算,双方就这样僵持下来。

    与此同时,正有一队冰封谷修士在一名身材廋小的金甲少年带领下,向玉鼎山方向而来,看那少年,似乎并不心急,懒洋洋地躺在一条二丈长的黑色犀牛状异兽背上,始终和一大群金丹、练气期弟子乘坐的三艘十丈长白色玉舟保持一样的飞遁速度。

    天心宗内,同样有八名金丹期修士率领着一百多名练气期弟子向玉鼎山方向而来。至于火灵宗,却和这两宗大不相同,不但没有一丝增兵的打算,反而有不少修士吵嚷着要离开玉鼎山。

    秦正和魅姬二人,虽然没有再离开玉鼎山,却各自派出了十几名亲信弟子,以玉鼎山为中心,在方圆千里之内仔细探查乌木道人和水生的踪迹,魅姬甚至派出一名金丹期修士跑到了云台观外守株待兔!

    一个月过去了,乌木道人竟然还没有出关,水生不由着急起来,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大着胆子在石室外喊了两句,听到里面乌木道人低声应了一句,这才放下心来。第二天,乌木道人步出石室,双目中神光湛然,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

    和水生简单说了几句话,孤身一人到洞外仔细探查和重新布置了一番禁制情况,又取出十六根一尺多长的各色阵旗布设在石洞四个角落,这才冲跟在屁股后面走来走去的水生说道:“没想到赫连轻尘手中的丹药竟然有如此大的功效,贫道卡在金丹中期瓶颈已经有了三十多年,之所以在云台观暂居,正是为了弥补心境上的不足。没想到这一次疗伤,仅仅用去了七瓶丹药中的一瓶,不但让法力有了不少增长,就连冲破金丹后期的瓶颈都有了松动的迹象,现在看来,有这些丹药辅助,进入金丹后期境界似乎也有七八分的把握!”

    水生看到乌木道人出关后忙前忙后地跑来跑去,根本顾不上问自己这一个月来有没有把法宝炼入体内,心中正在诧异,听闻此言,一下子瞪圆了双睛,说道:“道长准备在这里冲击金丹后期瓶颈?”

    乌木道人点了点头,说道:“这处洞窟虽然隐蔽,却不是最佳的闭关场所,万一秦正和魅姬二人恰巧在最关键时刻找到此处,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按道理,应该找一处更安全的场所,好好准备一段时间后再来冲击瓶颈,可惜时间已经等不及了。若是三宗修士近期联手攻破玉鼎门,不但心棠救不出来,就连你大哥和小妹也会跟着玉鼎门一同遭殃。所以要抓住现在这个机会。”

    水生心中却是大为兴奋,说道:“道长要是进阶到金丹后期,是不是法力就会高出许多?是不是就能救出他们?”

    “要想救出心棠,就要再到玉鼎山下一趟,上一次救心棠已经浪费了许多珍贵的符篆,而且让魅姬有了防备,这一次没有符篆相助会更加困难。魅姬、秦正二人都是元婴修士,以贫道现在的法力,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在他们二人手中丢掉小命。”

    停顿了一下,乌木道人又说道:“贫道唯一能够对二人构成威胁的,只有乾坤剑法以及一枚威力巨大的雷珠。要施展乾坤剑法,必须要用‘控灵术’来吸收足够多的天地灵力,而‘控灵术’的施法过程缓慢,碰到魅姬这样的元婴修士,就没有时间来做准备!若是能顺利进阶到金丹后期,‘控灵术’就会随之提升到第四层境界,到了那时,‘控灵术’威力大增下,乾坤剑法就可以做到瞬间发出,以乾坤剑法的威力,即使元婴修士不防之下被斩上一剑,也会大大吃不消!至于那颗雷珠,同样需要达到金丹后期境界才能施展!

    “那道长还犹豫什么?是不是冲击瓶颈要很长的时间?”那倒不用,以目前看来,有个七八天左右的准备时间,就可以冲击瓶颈。不过冲击瓶颈时会引来天地异象,在这冲击瓶颈的关键一天内,不能有任何人打扰,如若不然,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丹碎人亡。”

    “要我做些什么呢?我现在已经按道长的吩咐把三件法宝收到体内了!”水生挺了挺胸脯,兴奋地说道。早就听说金丹期以上修士冲击瓶颈时,会引起天地异象,水生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睹为快,至于危险,他倒根本没有考虑。

    乌木道人微微一笑,说道:“洞内洞外已经被我布下了三套大阵,方才布下的这十六杆乾坤旗和这件乾坤盘,是乾坤老前辈昔曰亲手炼制的布阵器具,加在一起组成一套威力颇大的两仪乾坤阵,只要阵法全开,即使魅姬和秦正二人在贫道引来天地异象时恰巧来到此地,没有半天的时间也闯不进来,你只需要留在洞中,按贫道吩咐,看护好阵盘,遇到危险时,随时往阵盘中添加灵石,及时激发出大阵全部威能,保持大阵的威能不减即可!”

    随后,乌木道人拿出一件八角形漆黑阵盘,把阵盘镶嵌在石洞正中位置的一张石桌上,对水生详细传授了几遍阵旗以及阵盘的驱使之道。看着水生艹作熟练之后,细细叮嘱了一番,这才重新步入石室,在石室内设下几道禁制,这才闭关起来。

    赫连轻尘若是知道乌木道人把其准备冲击元婴后期瓶颈的灵药,用来冲击金丹后期瓶颈,即使不走火入魔也会当场吐血晕倒。

    水生却紧张地在石洞中走来走去,一会儿望望布设好的阵盘,一会儿望望石洞外突然多出来的一层半透明光幕。后来终于想起来乌木道人还要准备一段时间,这才嘿嘿一笑,跳到一张石榻上,盘膝打坐起来。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