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屠蟒

    ;

    水生见两只巨蟒走掉了一只,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两只巨蟒联手尚且破不开禁制光幕,一只就更不行了!看到这只巨蟒停在光幕外盘起身躯,不再发起攻击,于是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冲着那只巨蟒摆了摆手臂,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过身来,又冲着巨蟒扭了扭屁股。: ..

    对于水生这种明显的“挑衅”,半透明光幕外的巨蟒自然是大为不服,再一次用自己坚硬的长尾狠狠砸起了光幕。水生却不再理他,大摇大摆地走回到阵盘前的石桌上,盘膝坐倒。

    正在水生以为洞外的这只巨蟒也会走掉的时侯,水潭中却“轰”的一声巨响,水花四濺,一条巨大的蟒头从水潭中窜了出来,左右一看,一头向不远处的水生扑来。变生肘肋之间,水生根本没有想到水潭之下另有通道和深涧相连,这只巨蟒不是逃跑,而是从深涧中的水底钻到了这里,心中一阵狂跳,“啊”的一声大叫,跳起来就跑。

    长长的舌信刷地冲水生飞来,一股腥臭味在身后传来,闻之另人作呕!好在巨蟒没有一下子冲出来,离水生尚有一段距离,倒没有伤到水生。

    身影闪过三次,水生已站到了乌木道人所居的石室门口。转过身来,大口喘气,心随意动,黑剑从臂中飞出,凌空向巨蟒刺去。紧张之下,水生没有把飞剑持在手中施法攻击,而是按照之前驾驭金剑法器的方法,凌空飞斩。

    “嗡”的一声,黑剑在空中化为四尺长短,呼啸着向巨蠎头部斩去,巨蟒一昴头颅,口中喷出一条粗大的雪白水柱,撞向黑剑,黑剑被水柱一撞,顿时一歪,向地面跌落而去,水柱却余势未衰,浇了水生一头一脸。

    火辣辣的刺痛中,水生慌忙撑起金光盾,在体外形成一个金色光罩,口中念念有词,心神沟通掉落在地的黑剑,黑剑再次高高飞起,斩向蛇头。

    巨蟒这次倒没有喷出水柱,而是用头颅撞向黑剑,再次把黑剑撞落在地,然后口中第二次喷出一条粗大的水柱,不过,这一次,水柱却不是向水生飞来,而是冲阵盘而去。好在,阵盘被乌木道人镶嵌在了石桌之上,石桌却是就地取材用洞中突出的山石雕成,水柱力道虽大,却也没有把石桌和阵盘破坏而掉。即使如此,阵旗也是一阵阵嗡鸣。

    借此空隙,水生这才看出,巨蟒的腰身部较粗,似乎是卡在了水潭底部狭窄异常的洞壁中,一时间冲不出来,只露出不到三分之一的身躯。

    巨蟒喷了两次水柱之后,不再用水柱攻击,而是拼命挣扎,试图把身子从洞壁中冲出,结果却依然冲不出来。

    既然巨蟒冲不出来,脑袋咬不到自己,也不再喷出水柱,水生就安心了许多,有模有样地艹控起黑剑来,这些天来,水生虽然也艹纵着黑剑在空中盘旋飞舞,却从来没有试过把大量的法力注入黑剑之中,更不可能象金丹元婴期修士一般和自己的法宝完全心神相连,仅凭意念沟通就能够把法宝艹控的圆转如意。

    “轰”的一声,水潭中石屑纷飞,巨蟒的身子又冲出来了一部分,眼看离阵盘已不足五尺,水生心中再次一紧,如果巨蟒冲出水潭,那就小命不保了,而就在此时,禁制光幕也开始嗡嗡作响,水生心里明白是阵盘中的灵石将要耗尽。慌忙召回黑剑,双手握起,大吼一声,全身法力喷涌而出,黑剑斜举过顶,用力向蟒首斩去。

    一声刺耳的尖锐呼啸从黑剑剑身的两个破洞中传出,黑剑中飞出一道五尺长的黑色剑芒,眨眼间就到了巨蟒身前,剑光闪过,昴起的蟒头被一斩而断,墨绿色的蟒血从无头的蟒躯中泉涌而出,四处喷溅。洞外的另一条巨蟒见同伴被杀,顿时牛吼一声,巨大的头颅带起整个身躯重重砸向光幕,光幕顿时灵光闪烁,“喀喀”作响,眼看就要被撞击破裂。

    水生一击之下耗费了九成法力,全身发软,心中阵阵发慌,却也不敢犹豫片刻,跑向镶嵌法盘的石桌旁,飞快地换上八颗灵石。看着法阵再次全力运转,禁制光幕缓缓稳定下来,心中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望了望依然在地面上蠕动不停的巨大蟒首,心中尤有余悸,冲着蟒首,就是一剑,蠎首虽然没有被斩成两半,却也停止了动弹。看来,单从驾驭法宝来说,自己和金丹期修士之间的差距还大很,对于这枚黑剑法宝,目前只有握在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能!

    正在此时,蟒首中却飞出一团拳头大的绿色光影,光影中隐隐约约有一只小小蛇影,一头向光幕上撞去,洞外的巨蟒看到光影,顾不得鳞甲脱落血肉模糊,更加用力地撞击起禁制光幕,似乎想把这团绿色光影救走一般。

    “精魂”!水生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本想一剑斩去,突然想起这团绿色光影正在禁制光幕之前,自己一剑下去,若是不小心击碎了光幕,岂不是帮了倒忙。小口一张,喷出一只指甲盖般大小的雪白小葫芦,一指点去,小葫芦“嗖”地一声,冲那缕精魂飞去,到了近前,葫芦已化为尺长,葫芦口中冲出一团刺目的亮光,把那团绿色光影罩在正中,“嗡”地一声,葫芦中传出一股吸力,把那缕精魂吸入葫芦之中。

    水生收好葫芦,嘻嘻一笑,再次冲着洞外的巨蟒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取出昆仑袋,随手把葫芦抛入昆仑袋内,他可不敢把这装有一缕精魂的葫芦给收到体内去。

    没想到,身上的那只灵兽袋中却传来一阵阵强烈波动,似乎灵兽袋中有什么东西拼命要冲出来一般。水生慌忙掏出灵兽袋,仔细看了看,乌木道人设在灵兽袋上的银色符篆完好无缺,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半个月前,水生按照乌木道人所授方法,好奇地在灵兽袋中设下了自己的一丝神念之力,把灵兽袋认主,并悄悄探查了一下灵兽袋中有没有装有灵兽,没想到,神念之力探入袋中之后,竟然引起灵兽袋中的一只猫状灵兽阵阵搔动。吓得水生慌忙收回神念,把灵兽袋小心收好。

    袋中的灵兽此时意外搔动起来,别说乌木道人闭关正在紧要关头,即使没有闭关,水生也不敢随便让袋中的灵兽跑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洞外的巨蟒使尽全力也无法冲进来,长长的身躯渐渐瘫软下来,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山洞外,千丈高空中形成的巨大灵气漩涡,却在一声沉闷的轰鸣声中,彻底崩散了开来。灵气四散而去,天空中隐隐映射出一道道五色霞光,显得美丽异常。紧接着,云开雾散,雷电消失一空,顿饭不到,天空中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看起来,仍然是个风和曰丽的大晴天。

    此处荒山野谷,甚是偏僻,方圆数十里之内虽然有少许村民居住,可是谁敢大着胆子跑到雷电交击之处看上一看?没有修士从此处经过,更没有修士在附近居住,自然没有引起关注,只是生活在山谷中的飞禽灵猿受了一些惊吓,全都躲进了密林之中,不敢高飞乱跑。

    山洞内浓郁的灵气随着高空中天象的消失缓缓散去。巨蟒尸血所散发出来的腥臭味却越来越是浓郁,山洞外的那头巨蟒仿佛感应到山洞内灵气的消失,晃了晃巨大的头颅,向来路方向游回,水生在石洞内大叫道:“喂!喂!别跑啊!你还没有见到乌木道长呢?”巨蟒哪里会理他,反而游走得更快!

    半曰后,厚重的石门再次被乌木道人推开,水生从石榻上一跃而起,飞身落在乌木道人身侧,一眼看到乌木道人双眉紧锁,表情凝重,心中不由一沉,小声问道:“道长,有没有进阶成功?”

    乌木道人一对三角眼先是在洞内扫了一圈,望了一眼那条死去的巨蠎,最后落在水生小脸上,一眨不眨地看了起来,仿佛水生脸上长出了一朵花。水生心底一阵阵发毛,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慌忙退后两步,摆了摆小手,呐呐说道:“道长,刚才我不是有意大喊大叫吹笛子打扰你,实在是这条大蟒蛇太厉害了。”

    乌木道人突然上前一步,双臂一伸,把水生整个抱了起来,在原地转起了圈圈,脸上更是象鲜花怒放一般开心之极,咧嘴笑道:“小傻瓜,吓到了吧?我怎么会怪你?若不是你带来的丹药,若不是你悉心护法,贫道又怎么能顺利进阶到金丹后期?我要好好赏你一件东西,说吧,想要什么?”说罢,轻轻放下水生。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