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伏虎(2)

    ;

    威能缩小后的两仪乾坤阵,根本不需要灵石,接连几天,水生一边观察着黑色小虎的动静,一边把《驭兽决》中关于如何收伏虎类灵兽的内容记了个滚瓜烂熟,心中盘算着一套套收伏黑虎的办法。困在阵中的黑虎,接连做了各种各样的尝试,始终无法破禁而出,最后干脆倒头大睡起来。

    十曰后,乌木道人准时从石室内步出,水生虽然无法从神念上查探出乌木道人的法力深浅,却也感觉出乌木道人似乎与之前大有不同。

    “做好准备了吗?”乌木道人淡淡一笑,问道。水生紧张地点了点头。乌木道人拍了拍水生肩头,又说道:“只管放开手脚,贫道替你守好洞口。”

    说罢,伸出右手,冲两仪乾坤阵最近的几根旗杆伸手一招,“嗖”的一声,三根七尺长的旗杆从岩石中飞出,在空中迅速缩小,到了乌木道人手中时,已各自变成了四寸长短,黄光一闪,没入袖中不见。乌木道人一步跨出,身形已到了洞口位置,盘膝坐倒,取出乾坤神剑,插在身前。

    少了三根阵旗的两仪乾坤阵,发出一声哀鸣,白色光幕“砰”的一声溃散开来。阵中的黑色小虎先是一惊,缩回到墙角,最后看到光幕消失不见,大着胆子挥出一道黑色爪印,看着爪印轻易飞到数丈远,这才身形一动,疾如迅风一般向洞口处扑去。

    青光一闪,一身青衫的水生已挡在黑虎前方,心随意动,法力一催,右手多出一根乌黑闪亮的四尺长短矛,一矛向黑虎头颅上砸去,“当”的一声,如同砸在铁板上一般,水生右手一麻,退后三步,手中的短矛溃散无踪。黑虎跃起的身形却跌落在地,一骨碌爬起身子,张开虎口,低吼一声,呲牙咧嘴地望向水生。

    二者竟然平分秋色!

    水生不敢用真气凝出的短矛刺向黑虎,生怕把其刺死,没想到黑虎的头颅比岩石还要坚硬,竟然能把短矛撞碎!黑虎更没想到,水生这样的小不点也能把自己砸得头晕脑涨,心中大为不服,虎吼着冲向水生。

    水生口中念念有词,身周突然涌起一团白雾,黑虎一头扑入白雾之中,却扑了个空,正要回头,背上猛地一痛,出现一条细细的小口子,血光迸射。黑虎不敢回头,身形向前猛窜而出,落在水潭边的一张石桌上,回头张望。

    白雾一侧,现出了水生的身影,手中握着一把尺长的白色冰剑,嘿嘿一笑,手一松,冰剑向黑虎背上凌空击去。

    隐雾术、冰锥术、玄铁刺,三种法术在水生手中不停变幻,眨眼间,二者已斗了十几个回合,固然黑虎身上多出了十几条伤痕,水生的青衫也被黑虎锋利的爪牙裂开了几个长长的口子,身上同样多了几条伤痕。黑虎看到水生一个“小不点”竟然能把自己刺伤,大为不服,也不思逃走,嗷嗷叫唤着不断扑向水生。

    水生看了看身上青衫,大为“心痛”,干脆脱掉青衫,扔到地上,露出光溜溜的上身来,大吼一声,催动真气在体内飞速流转,法体外顿时涌起一层金光,瞬间形成一个金光灿灿的光罩,就如同披了一件金色甲衣一般,就连两只小拳头都变成了赤金之色,一头向黑虎冲去。黑虎毫不示弱,纵身扑上。

    一人一虎在石室内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肉搏,乌木道人也没想到水生会用出这种笨办法,微微一怔,也没有说些什么。当然,若真凭拳头就能让黑虎屈服,倒也省了许多麻烦。

    水生一身法力虽然高于大部分金丹初期修士,却根本没有和修士以及妖兽争斗的经验,学过的法术又少,更没有金丹期修士控制法宝的手段。用体内真气凝出的冰剑、长矛对黑虎造不成太大的作害,催使起来又过于繁琐,而那枚断剑法宝太过锋锐,生怕使出断剑后控制不当,会把黑虎给刺死!想来想去,干脆把自己自小修习纯熟的武功和护身的金光盾结合起来,与黑虎争斗。

    只用出金光盾一个法术,自然轻松许多。水生从小就在父母的教导下,用八卦游龙桩锤炼身法,此时闪挪腾跳,拳来脚往,身法轻灵快捷,拳脚接二连三地击在黑虎腰背肚腹之上,黑虎虽然上窜下跳,左冲右扑,爪影纵横,却破不开水生的护体金光,反倒吃了不少拳脚。一顿饭时间不到,全身上下已是阵阵刺痛,就连一条前腿都被水生踢的一瘸一拐。一时间,大生畏惧之心,再次吃了一通拳脚后,不敢恋战,掉头就向乌木道人把守的洞口窜去。

    水生其实早已筋疲力尽,体内法力耗去了九成,护体神光越来越淡,眼看就要溃散开来,正在暗自叫若,没想到黑虎竟然自己先跑掉了。

    乌木道人轻飘飘地伸出右拳,一拳向冲过来的黑虎击去,风声呼啸,黄色拳影一闪就到了数丈开外,准确无误地击打在黑虎的脑门之上,“轰”的一声,黑虎倒飞而回,摔倒在地,一时间头晕脑涨,爬不起来。水生快步跑到黑虎身后,双手抓住虎尾,大吼一声,把黑虎的身躯在空中抡圆,重重摔在地上。

    黑虎眼冒金花,口吐鲜血,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水生纵身骑在老虎背上,冲着脑袋又是三拳下去,见这黑虎真的一动不动,这才停下了击打,提起黑虎的耳朵,晃了几晃,见黑虎耷拉着脑袋没有一丝动静,不由心中一慌,站起身来,冲乌木道人说道:“道长,它是不是死了!”

    乌木道长原本以为水生会大费一番周折,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这只黑虎给打成这样。站起身,向水生走去,神念扫过,知道黑虎只是昏迷了过去,嘿嘿一笑,说道:“他在装死呢,若真被你打死了,贫道只好剥了它的虎皮去卖!”

    水生心中这才一松,问道:“那接下来要怎么办?”乌木道人眉头一皱,说道:“难道你这几天根本就没有去修习《驭兽决》?打都打赢了,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贫道来教?”

    水生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皮,盘膝坐倒在黑虎身旁,双手掐决,按照《驭兽决》中所记载的一种神念秘术,双手掐决,把自己的神念一丝丝注入黑虎神识海中。

    乌木道人静静地看着水生施法,也不打扰,待水生施法完毕,才从袖中取出一本薄薄的书册,抛给水生,说道:“这里面是乾坤老前辈记载的另一种血禁秘术,你可以在它身上多下一重禁制,有了这得禁制,即使碰到擅长收伏灵兽的冰封谷元婴修士,也无法把这只黑虎活着从你手中夺走。”说罢,走到墙角处,自顾自地收取两仪乾坤阵的剩余阵旗。

    水生把书册细细读了几遍,又向乌木道人问清楚了几个不太懂的地方,这才在用另一种秘法把体内少许精血真元注入黑虎妖丹之内,在黑虎身上施下一种玄妙的禁制,可以随时引爆黑虎妖丹。

    待下好禁制,右手按在黑虎顶门之上,法力一催,一股冰寒的真气往黑虎体内冲去,盏茶之后,黑虎浑身一阵轻颤,缓缓睁开铜铃般的双睛,看到水生正站在面前,心中一惊,一骨碌爬起身来,身形嗖地一下向洞口处遁去,黑光一闪,就到了洞口,再一闪,就要遁出洞外,看速度,比水生全力飞奔要快上许多。

    水生冷哼一声,神念一动,黑虎一声厉吼,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在洞口处痛苦地打起滚来。水生一步步走向黑虎,黑虎全身乏力,四肢抽搐,神识中嗡嗡作响,体内一阵阵刺痛,看到水生走向前来,更是惊惧,不自禁地缩成一团,低声吼叫,两眼中闪出哀求的神色!

    “谁让你在赫连轻尘的灵兽袋中出现?要怪就怪那老家伙去吧!若是你愿意做我的本命灵兽,你就点点头,若是不愿意,我就把你杀了吃肉!”水生装出一副恶狠狠地表情,大声说道。

    黑虎两睛怔怔地望着水生,似乎听不明白水生在说些什么,水生哼了一声,狠狠心,再次用神念之力催动起禁制,黑虎又一次在地上打起滚来,口中哀嚎连连,声声凄切!待水生停止施法后,黑虎口吐白沫,如同烂泥一般躺倒在地,大口喘气。

    水生法力一催,黑剑从手臂中“嗖”地一声飞了出来,晃了一晃化作四尺来长,在黑虎头颅前比划了两下,说道:“再问你一次,愿不愿做我的灵兽!”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