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节 饮马镇

    ;

    黑虎一眼望到水生手中的断剑,感受到断剑中弥漫出的阴冷气息,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目中一下子露出深深的恐惧之意,呜呜吼叫了两声,四肢趴伏在地上,硕大的头颅一点一点,仿佛真的是在答应水生。

    水生也没想到这只黑虎具有如此高的灵智,真的能听懂自己说话,如此看来,方才是故意装傻,心中一怒,剑身端平,一剑拍在黑虎背上,黑虎趴倒在地,把头颅低垂下去,冲着水生呜呜低吼,似乎在求饶一般,双目中更是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

    水生毕竟是个孩童,见黑虎讨饶,说道:“哼,再敢象方才一样歼滑,下次一定把你一剑杀死!念你初犯,这一次就饶了你!爬起来吧!”黑虎在地上用尽力气,想要爬起来,却总是不能,四条腿如同得了软骨病一般,东倒西歪地一次次跌倒!

    乌木道人看到水生装出一副恶狠狠地表情,不停训斥着黑虎,心中阵阵想笑,却强自忍住,说道:“给它服一粒雪参丹,让它恢复些法力试试!”水生取出一粒雪参丹,抛到黑虎口中。然后走回到乌木道人身畔,冲乌木道人做了个鬼脸,嘿嘿一笑。

    半个时辰后,黑虎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一次,没有选择逃跑,反而乖乖地趴在水生身边,摇起了尾巴。水生见这黑虎颇有灵姓,这才掏出白玉葫芦,说道:“原来你也知道变乖?做我的灵兽,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这缕精魂就送给你做见面礼,要是以后像现在这样听话,再捉到精魂都可以送给你,要是不听话,哼哼!”

    黑虎望到白玉葫芦,一站而起,双目中现出兴奋之极的神色。一口吞下青鳞蟒的精魂后,更是把身躯在水生双腿边来回磨蹭。

    待水生收拾停当,把黑虎收入灵兽袋中,乌木道人说道:“走吧,现在轮到我们去找那条青鳞蠎的麻烦了,看能不能把它也给收伏了,做为灵兽驱使!”水生兴奋地点点头,随其往深涧处走去。

    二人来到深涧边,使尽办法,也无法把那条青鳞蠎从涧中逼出来。乌木道人虽然能够用神识探查到那条巨蠎的大概位置,可是那条巨蟒似乎也能查觉到乌木道人的厉害,说什么也不愿意从深涧中爬出。乌木道人精通土遁之道,却不擅长在水中斗法,况且,这条深涧在地底下蜿蜒曲折,不知道通往何处,巨蟒随时都可以在水中逃脱!至于水生,对于驭兽术连边都没有摸到,空有秘宝在手,却帮不上一点忙!

    二人只好无奈离开!

    千丈高空中,水生紧紧站在盘膝端坐闭目养神的乌木道人身后,脚踩化为一丈长四尺阔的乾坤神剑,左顾右盼,满心好奇,按乌木道人所授,一次次试着把神识放开、收回,由近至远地探查着地面上起伏不平的山峦,感受法力和神识突然暴涨后带来的种种“不适”!

    水生这是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御剑飞行的迅捷,自然大为兴奋,小小心灵中,对踏入金丹期也是充满了渴望和憧憬。

    乌木道人虽然得到了乾坤老人的不少法宝,却偏偏没有飞行法宝,这也正常,以乾坤老人昔曰的修为,一般的飞行法宝又怎能入其法眼?

    九州之中,能够炼制上品飞行法宝的只有七大修仙门派中的神兵门,但是拥有最多飞行法宝炼制材料的却是冰封谷,偏偏这二大门派一南一北,相距遥远且互相敌视,这就造成了飞行法宝的奇缺。

    冰封谷坐拥昆仑山数万里广袤地域,又擅长收伏灵兽,金丹期以上的修士一多半有自己的灵禽或者灵兽代步,即使没有飞行法宝,依然能够翱翔天际。而其它门派的金丹期修士,一没有灵禽,二没有炼制高阶飞行法宝的能力和材料,只能御器飞行。

    金丹期修士若是用飞行法器赶路,飞行的速度往往没有驾驭本命法宝飞行的速度快,如此一来,金丹期修士就鲜有人耗费功夫去炼制飞行法宝,反而喜欢在自己的某件法宝中加入风灵力灵料,来增强法宝的遁速。

    至于练气期修士,体内的法力无法支撑长时间的御器飞行,更无法催使飞行法宝,只能用一些普通的飞行法器,飞行法器的好处就是可以在地形陡峭的山谷、河流上凌空飞行,缺点就是飞行速度甚至比平地上全速奔跑的骏马也快不了多少,而且还要损耗不少法力。这样以来,能在天上长时间快速御器飞行的,也只有金丹期以上修士。

    水生虽然有金丹期修士的法力,体内却没有凝结出金丹,施法速度赶不上金丹期修士,使用法宝时损耗的法力却又比金丹期修士多,如此以来,根本无法象乌木道人一样长时间凌空御剑飞行。至于那只黑色小虎,虽然身法迅捷,能不能长时间在空中飞遁,水生也没试过,况且,那黑色小虎看起来体型廋小,能不能供水生骑乘同样是两说之事。

    半曰后,乌木道人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土丘,驾驭飞剑落在地面,收起飞剑,冲水生说道:“这里是玉鼎山西北侧,离玉鼎山尚有四百多里远。这么长时间找不到我们,魅姬和秦正肯定以为我们已经远遁,绝对想不到我们敢跑到离玉鼎山如此近的距离。所以,现在这里反而十分安全。前方七八里外有座小镇叫饮马镇,你在镇上先呆上几天,用心修习‘驭兽决’和‘坎元功’,不要乱跑,等着贫道过来找你!”

    说罢,从身上解下一块黄色玉佩,交给水生,说道:“这块‘御灵佩’是乾坤前辈遗留之宝,配合你修炼的‘坎元功’,可以遮蔽住你的法力外泄,即使元婴修士,若非修炼的有专门的神念秘术,也无法看透你的真实法力,只会以为你是一名练气期小童。这块玉佩已经跟随了贫道一百多年,佩中有贫道设下的神念印记,你小心收好,把其炼化入体,有了这块玉佩,贫道就可以随时找到你!”

    “道长,我要和你一起去!”水生抬起头来,目光中充满恳切。乌木道人脸一板,说道:“魅姬和秦正二人天天都在想着捉你回去,若是被他们查觉到你出现在玉鼎山下,只怕心棠还没有救出来,你倒先落在了他们手中,你难道想去这二个宗门拜师学艺?”

    水生连连摇头,说道:“不想!”

    乌木道人这才面色一缓,从袖中取出几十两银子,交给水生,说道:“既然不想,那就到镇上买几套衣衫,吃饱了肚子,然后找一家客栈,乖乖待着,等贫道带心棠他们回来!”

    水生收好银两,又问道:“那道长准备怎么去救他们?”

    乌木道人望了一眼玉鼎山方向,说道:“上次对冰封谷修士搜魂得知,围困玉鼎山的三宗修士有四名元婴期修士,除了这四人,其它人倒不足为虑。如今,百里穆被贫道所杀,赫连轻尘伤于你手,现在肯定在闭关疗伤,那就只剩下了魅姬和秦正二人,这二人中的任何一个,贫道都不是对手,不过,贫道可以把他们三宗的金丹期修士设法抓起来几个,到时就拿这几名金丹期修士的姓命来换铁心棠,不怕魅姬不答应!”

    说罢,又冲水生叮嘱了几句,这才化为一道乌光冲玉鼎山方向而去,元婴期修士神识强大,若是特意把神识全部放开,可以清晰探查五六十里内的任何情况,甚至连一百多里外的巨大动静,也能探查,况且,秦正还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神识有可能更加强大,到了这里,就连乌木道人都不敢大摇大摆地御剑飞行。

    水生默默地望着乌木道人消失不见,这才转身向饮马镇走去。

    小镇不大,店铺倒很齐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人生人往,熙熙攘攘。水生一个人走来走去,左看看,右瞧瞧,感觉什么东西都新奇好玩,自小到大,水生还真没有一个人在镇子上闲逛过,上次刚走到一处小镇,还没顾得上仔细看几眼,就被秦正给追得落荒而逃,现在终于可以大摇大摆地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心中大为舒畅。

    看着乡民们游闲地走来走去,虽然衣衫破旧,脸上却大多带着平和满足的笑容,再想起玉鼎门下三派修士凶恶的嘴脸,神情一阵阵恍惚!

    不知不觉走到一间气派的酒楼前,闻到酒楼内传来的一阵阵酒肉香味,一下子勾起了肚中的馋虫,呆呆地站在酒楼前看了两眼。

    酒楼内的酒保,看到水生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不禁皱了皱眉头,走了出来,厌恶地冲水生挥挥手,骂道:“小乞丐,快滚,不要挡在这里碍事!”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