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秦氏兄弟

    ;

    胖掌柜似乎有些畏惧这四名男子,点头哈腰地陪笑,随后趴在蓝袍大汉耳边低声解释了几句,蓝袍男子听到水生一下子付了十两银子的酒资,面上的表情更加怪异,扭转头来,一摇一摆冲水生三人走了过来。 ..

    待走到水生身边,“刷”地一声,撩起鲜亮的蓝色绸袍,抬起一只大脚,重重地踩在水生身边的木椅上,右手握拳,大拇指指向自己,晃了两晃,嘿嘿笑道:“小乞丐,在这个镇子里,还没有人敢不给秦大爷面子,你老实给大爷讲,昨晚在哪家府第做的贼,又偷到了多少银两?若不老实,别怪大爷我不客气!”说罢,双目紧紧盯住水生,一眨不眨!脸上更是挂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玩味神色,看神情,仿佛是一只刚刚捉到耗子的猫一般。

    酒楼大堂一下子安静下来,二三十名食客齐刷刷把目光望向水生和蓝袍男子。听闻此人姓秦,水生双目中有一丝冷光一闪而过,放在桌下的左手中食二指轻轻一动,两道淡不可闻的白光没入蓝袍男子的双膝之内。

    随着一阵椅子倒地的声音响起,蓝袍男子高大的身躯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水生面前。一股寒意袭过后,全身如同有数千只蚂蚁爬过一般,奇痒难忍,想用手抓挠一番吧,偏偏四肢却僵硬的动弹不得,就连喉咙都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蓝袍男子如同见了鬼一般,心中惊骇欲绝!

    男子身后的三人不明真相,顿时大喊大叫:“咦,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吗,竟然敢惹我大哥?”“搸你个小叫花子?”“找死是吧?”一边叫嚷,一边挥着拳头向水生三人扑来,没想到,刚走到蓝袍大汉身后,三人却一个个扑扑通通地跪倒在地。

    掌柜、酒保、一楼所有的食客全部呆住,这一幕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眼看水生三人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三名大汉却如同中了邪一般,接二连三跪倒在地,一个个全身僵硬,面容抽搐,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众人望向水生三人的目光中,一下了充满了惊惧之色,仿佛水生三人是害人的妖魔一般!可是,却没一个人有胆量离开酒楼。

    大堂里顿时哑雀无声,空气一下子变得浓闷之极!

    老乞丐望向水生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和敬畏,手中筷子一抖,掉落在桌面之上,心脏一阵扑通扑通狂跳,水生轻轻地捡起筷子,递给老乞丐,微微一笑,说道:“老爷爷,莫非这几道菜不对你的胃口吗?怎么不吃了呢?”

    老乞丐这才惊醒过来,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强自挤出一丝笑容,嘴唇颤抖着说道:“对......对......对胃口,这不正在吃嘛!”说罢,慌忙在最靠近自己的盘子里挟起一块山鸡肉,放入嘴中咀嚼起来,至于这山鸡肉是什么滋味,却全然不知!小乞丐偷望了一眼水生,发现水生正在盯着自己,脸上一红,胡乱在桌上挟了一筷子牛肉,放入口中一阵狂嚼!

    一时间,大堂里只听得到三人嚼食食物的声音!

    水生待一老一少二人吃得饱嗝连连,这才不慌不忙地从袖中摸出一只五六寸高晶莹剔透的白玉葫芦,打开葫芦盖,冲身旁呆若木鸡的酒保说道:“把这淡得象水一样的酒丢得远远地!拿些好酒来把本少爷的葫芦倒满?”

    水生三人桌上的一坛酒,原是酒保用来蒙骗三人的劣酒,听闻此言,酒保慌忙应了一声,从掌柜身边抱了一坛酒楼中最好的水酒,快步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往葫芦中倒去。一边倒,一边暗想,这么小的小葫芦能装多少酒?

    没想到,一坛酒全部倒了下去,那只小葫芦却只装了三分之一满,酒保的脸色再次大变,仔细看了看,葫芦中的酒却没有漏到桌子上一滴,望着水生似笑非笑的神色,心中不禁一颤,把空酒坛往地上一放,又去抱了另一只酒坛过来。

    第二坛酒很快倒完,小葫中的酒水却没见一丝增长,酒保额头上开始冒出黄豆般大的汗珠,酒楼的胖掌柜同样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清楚这只玉葫芦绝对不是普通的葫芦,呶呶嘴示意酒保再抱一坛好酒过去。接连三坛好酒下去,白玉葫芦中的酒痕依然只有三分之一高,未见有一丝增长。

    这一次,不光酒保、掌柜,附近几张酒桌上的客人全部呆住,跪倒在地的四名锦衣男子更是面色如土,所有人都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水生的透明白玉“小”葫芦。

    一老一小两个乞丐也愣在了那里,肚皮吃得溜圆的小乞丐一下子瞪圆了两只眼睛,忘记了打嗝!

    胖掌柜心中一阵阵狂跳,心知水生和这只“小”葫芦,绝非“凡品”,说不定水生正是一位仙人变化而来,故意来找麻烦的。胖掌柜年轻时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世面,知道仙人得罪不起,顾不得心中恐慌,快步从柜台后走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水生面前,颤抖着说道:“小,啊不,神仙爷爷,恕小老儿眼茁,不知神仙爷爷驾到,多......多有得罪,还请神仙爷爷恕......恕罪!”

    酒保一见掌柜跪倒,同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怦,怦,怦!”磕了三个响头,涕泪横流地哭求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请神仙爷爷看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饶小的一条狗命,请神仙爷爷饶命!”这名酒保恐慌之下竟然还能把求饶的话语说得如此流利!让身侧的胖掌柜一阵纳罕!

    那名蓝袍大汉看到自己得罪的竟然是一名“神仙”,心中更是一阵阵抽搐,面色直接变成了绿色!

    正在吃饭的酒客中也有几名“机灵”之人,跟着跪倒在地,其它的人一见,自然也不敢落后,一时间,整个酒楼中都是推动木凳声,磕头求饶声,仿佛水生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神仙爷爷”,反而是一名会吃人的“妖怪”,再不向水生磕头求饶,就会被吃掉一般!就连二楼中下来的几名食客,一见到大堂中的众人冲着三名乞丐跪了一地,同样大惊失色,连情况都不清楚就随着众人一同跪倒。

    一老一小两名乞丐正要推开椅子,跟着别人跪倒在地,水生手指一动,两缕淡若不见的光丝没入二人体内,二人登时全身一紧,再也无法动弹分毫,四只眼睛却怔怔地望向水生,眼神中各有一丝不安和惶惑。

    水生压跟就没料到酒楼中的众人会对“神仙”如此畏惧,心头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滋味!轻咳一声,对那名浑身颤抖的胖掌柜说道:“你害怕什么?我不是什么神仙,我只是想让你把这只小葫芦装一些酒而已,难道这都不行?”

    听闻此言,掌柜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连连说道:“行,行,小老儿这店里还有一些上好的水酒,全部送给神仙爷爷品尝!”一边说着话,一边爬起来,吆喝跪在地上的三名酒保快去给水生装酒。

    酒楼中仅有的五十多坛好酒全部倒下去,水生的“小”葫芦中的水酒依然没有多出一分,胖掌柜的额头上再次冒出了冷汗,正在盘算着是不是把差一点的水酒也搬出来。水生却淡淡说道:“好了,本少爷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就不在这里叨扰各位了!”说罢,袖子一抖,白光闪过,葫芦没入袖中不见。

    水生轻飘飘的一句话,对胖掌柜而言,却不谛于天籁之音,听闻此言,又看到那只让人心惊胆颤的“小”葫芦被水生收走。胖掌柜、酒保不由大松一口气。水生望了一眼面色发绿的蓝袍大汉,冷冷一笑,手指一动,几道光丝没入蓝袍大汉和其身后的同党体内,四名男子全身一震,方才那种奇痒难忍的感觉瞬间消失一空。

    “我爷爷年纪大了,走不动路,你们四个说该怎么办?”水生淡淡问道。

    蓝袍大汉尚未开口,四人中那名满脸红色痘斑的银袍男子慌忙“怦怦怦”磕了三个响头,说道:“神仙爷爷饶命,神仙爷爷饶命!小的愿意背这位老神仙出去!”水生哼了一声,却把目光望向蓝袍大汉。蓝袍大汉心中一紧,不敢直视水生,嗡声说道:“若是这位老神仙不嫌弃,小的愿意效劳!”

    水生面容之上这才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看着蓝袍大汉小心翼翼地背起老乞丐,银袍男子背起小乞丐,跟在水生身后,先后走出酒楼,胖掌柜和三名酒保才终于敢站直身子。

    胖掌柜望了望跪了一地的酒客,清了清嗓子,两眼一瞪,说道:“诸位乡亲,都请起来吧!大伙能够见到一名仙人,实在是天大的福气,今曰就算老夫请客了!”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