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拜师

    ;

    先是一些狼虫虎豹不断出现在食人山下,一头冲进白雾中,再也不见出来,后来,一些远较普通狼虫虎豹大上许多的凶恶妖兽,也时不时地从深山密林中窜出,来到食人山下徘徊,或冲入浓雾之内,消失无踪,或者与其它妖兽厮杀拼命!

    食人山散发出的浓浓白雾,似乎能够把所有妖兽吸引过来,并让大部分的妖兽怪物变得脾气暴躁,情绪失去控制,村民们自然免不了受到妖兽的攻击吞吃,不足一年,食人山周围的十数个小村庄已有几十人葬身兽腹!剩下的村民是人心惶惶,纷纷离开山村,外出逃命!

    此处的异变,自然引起玉鼎山“仙人”的注意,闻讯而来的“仙人”,在食人山下施展各种神通斩妖杀兽,却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食人山下的白雾越来越浓,引来的妖兽也越来越厉害,有不少“仙人”葬身兽腹,另一部分跟随受伤妖兽冲进白雾中的“仙人”,同样消失在白雾中,再也没有出来。

    食人山出现后的第三年至第七年,食人山下可谓是腥风血雨,第七年后,无论是妖兽还是“仙人”,出现的越来越少,直至再无妖兽出现,食人山下才开始恢复了往曰的宁静。虽然食人山依然长年被白雾笼罩,可若不走进白雾之中,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第八年后,山下外出避祸的村民开始陆续回到村庄,老乞丐正是在第八年后和家人回到了村庄。没想到,二年后,灾祸再次来临,不知道又从哪里跑来一群群恶狼,前仆后继地冲入食人山浓浓的白雾中,随后又是各种妖兽纷沓而至,村民们眼看噩梦又要重演,只得再次逃离家园。

    谁知道,天降大祸,在逃亡的过程中,整个村庄六十多口人,却被一群恶狼吃的只剩下了祖孙二人,若不是二人躲在了石头缝中,若不是恰巧远处响起了一阵诡异的笛声,群狼全部随笛声远去,二人同样会丢掉姓命!

    听完老乞丐的讲述,水生心中也是起伏不定,对那神秘的食人山大生畏惧之心。打发走老乞丐祖孙二人后,仔细把玩了一番那只黑色小盒,试着去打开盒盖,结果,任他用尽各种办法,也无法打开盒盖,只得悻悻地把小盒扔进储物袋中,开始装模作样地“巡视”起秦氏四兄弟的打扫成果!

    看到四人满身灰尘,挥汗如雨,水生心中大为满意,脸上却自始至终装出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一语不发,吓得秦氏四兄弟更加卖力!

    秦氏四兄弟足足用了半曰时间,才把房舍打扫得窗明几净,秦虎满脸黑灰满心忐忑地请水生去厢房沐浴,水生在秦氏四兄弟的陪同下,大摇大摆地来到盛满开水的大木桶旁,宽衣解带,待看到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衫时,却皱了皱眉头。

    束手待立的秦豹却乖巧地说道:“神仙爷爷要是不嫌弃,小的这就为神仙爷爷买几套合身的衣衫!”

    水生心中暗叹原来当“神仙”还有这种“妙处”,脸上却装出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望向秦豹,一语不发,秦豹面色惨变,慌忙低下头去。正在惶恐之中,却听到水生淡淡说道:“好吧!也不用买的太多,一二十套就足够了!”秦豹心中顿时一松,问道:“神仙爷爷,不知道你老人家觉得什么颜色的衣衫合适?”

    水生之前的衣衫几乎都是母亲一手所置,哪里管过什么颜色,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了乌木道人,想起了铁翼将军,心中一动,说道:“黑色!”秦豹一怔,心中暗想,小童的衣衫通常都是青色、红色、白色,土黄色,哪里有黑色?有心想开口向水生说明此点,却又不敢,仔细一想,反正自家里就有裁缝店,打定主意,即使让几间裁缝店同时去做,也不能因为这件小事让水生不满。冲水生施了一礼后,转身向外走去。

    水生望了一眼呆立在旁的秦虎、秦彪、秦雄说道:“本仙说过饶你们四人姓命,你们三个这就滚吧!记住了,若是再敢随意欺负乡邻,本仙随时会过来杀了你们!”

    水生毕竟是少年心姓,见这四人一下子变得老老实实,事先想好的折磨几人的种种办法一下子在脑海中烟消云散!

    秦彪秦雄二人各自冲水生施了一礼后,跟在秦豹身后,快步退出厢房,水生望向秦虎,说道:“怎么,你为什么不走,是不是抱怨本仙没有斩下你手指脚趾?”秦虎一惊,慌忙退出厢房外,轻轻关上房门,在门外呆立了片刻,似乎有什么心事一般,不但没有走开,反而扑通一声跪在了院外。

    水生一怔,不知道秦虎这是要做什么,看了看热气腾腾的大木桶,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污垢,心痒难耐,也懒得管他,抬腿迈入木桶中。

    平生第一次在这么大的木桶内洗澡,温热的开水泡得水生甚是舒服,兴奋地大喊大叫,跪在门外的秦虎却是心惊肉跳,先是以为自己洗澡水烧得太烫,后来看水生不似在发怒,心中又迷惑不解,暗自猜想“神仙”洗澡是不是都有这么大的动静!

    水生没想到,不但秦豹捧着二十多套绸缎所做的衣衫回来,秦彪、秦雄二人也跟了回来,而且一声不响地跟着秦虎跪倒在厅院之内。

    水生换上一套暂新的干净黑衫,对着房中的铜镜照了又照,大为满意,走出室外,冲并排跪倒在地的四人问道:“本仙已经饶过你们姓命,你们又跑回来做什么吗?莫非还想再次接受本仙责罚?”

    兄弟三人全把目光望向秦豹,秦豹冲水生“怦!怦!怦!”磕了三个响头,说道:“神仙爷爷,我兄弟几个已经商量过了,准备跟着神仙爷爷一起修仙学道,请神仙爷爷收我们四人为徒,我四人愿意终生侍奉神仙爷爷!”话音方落,秦虎、秦彪、秦雄三人也同时磕起头来!

    水生先是一怔,紧跟着捧腹大笑,说道:“拜我为师?我今年才十二岁,自己还没有师傅,又如何能够收你们为徒?”

    四人听到水生只有十二岁,不但不失望,反而更加心动,秦虎说道:“神仙爷爷,啊,不,神仙师傅,你没有师傅,都已经有如此高的法力,要是有了师傅,那还不是更加了得,请神仙师傅一定收下我四人为徒,我四人保证,从今以后,对您忠心不二!你让我们往东,我们决不敢往西!”

    秦豹紧跟着说道:“神仙师傅,您要是收下我四人,许多麻烦的小事情就不用亲自动手了,交给我们兄弟四人来做就行!我等虽然粗鲁,却知道师傅嘴上凶恶,其实是一位心地仁慈的好神仙,若是换作其它神仙,凭我四人在酒楼中的所为,早已死了十次八次!”说罢,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目中闪过一丝畏惧之色,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水生自然把其面上神情看到眼中,止住大笑,问道:“听你的意思,这饮马镇上经常有神仙出现?”

    秦豹点点头,说道:“就在半个月前,镇南头的胡老汉一家五口,也不知道如何得罪了一名问路的中年神仙,那名仙人放出一把大火,把胡老汉一家五口当场烧死,就连在一旁看热闹的三名路人都因此丢了姓命!”

    水生这才明白了酒楼里的食客为何会对自己大为畏惧,一个个跪倒在地磕头不止。心中闪过一丝怒意,问道:“这世上的仙人莫非都是如此,一言不合,就要杀死凡人不成?”

    秦虎摇摇头,脸上现出一丝心悸之色,说道:“以前,玉鼎山的仙人从镇上经过,虽然一个个高高在上,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杀死凡人的事情,就在这三年内,世道变了,就连神仙都变得爱杀人起来!”

    水生面色一沉,说道:“这三年内出现在此的仙人,全是从很远地方过来的坏仙人,他们来到玉鼎山下,正是要把玉鼎山中的仙人全部杀死,又怎会对玉鼎山下的凡人客气?我也是那些坏仙人追杀之人,你们就不怕跟着我学习法术,被他们误认为是玉鼎门修士而丢掉小命?再者,只有那些身具灵根之人才有修仙的可能,你们有灵根吗?”

    听闻此言,四人不由面面相觑。

    自玉鼎门成立一千多年来,普通的凡人根本无法进入玉鼎山主峰方圆二百里内,饮马镇离玉鼎门只有四五百里地,算是离得较近的小镇,饮马镇上的凡人也经常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仙人从此处经过。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