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伏击与搜魂

    ;

    在饮马镇凡人的心目中,玉鼎山中的仙人乃是不死的象征,玉鼎门更是高高在上,神圣非凡,如今听闻就连玉鼎门仙人也会被其它仙人全部杀死,一时间哪里能够接受?

    若是秦家兄弟和那名老乞丐一般,同样见到过仙人与妖兽争斗残死的景象,就知道高高在上的仙人也并不是真的可以长生不死!

    水生见四人沉默不语,冲秦虎说道:“其实我也在这里呆不上几天,之所以要惩罚你们四人,只是想让你自己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我压根就不需要你们来服待,所以,你们四人还是尽快离开此处,该干嘛干嘛去吧!”

    正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裳,水生换上一身崭新的黑色绸衫之后,气质与方才蓬头垢面的邋遢形象截然不同,虽然肌肤更显黝黑,看起来却是结实精壮,远比同龄的少年要精神许多,宽阔的额头,乌黑的眉毛,笔直的鼻梁,漆黑灵动的眼珠,眉梢眼角间不经意透露出的一丝倔强和自信,都让其和同龄人大不相同。阅读 ..

    秦氏兄弟看水生小小年纪却是气宇不凡,说话做事和普通的小童截然不同!自然把这“不同之处”归功于修仙,心中更是佩服!

    始终未开口说话的秦彪却开口说道:“神仙师傅,我不怕受连累,只要你肯教我仙术,就是丢了姓命我也不怕?”话音方落,年纪最小的秦雄也大声说道:“我也不怕受连累,那些仙人想要杀谁,还会管你身上有没有法力!”

    秦虎和秦豹二人对视一眼,秦虎说道:“神仙师傅,什么是灵根?请神仙师傅帮我兄弟四人看一看,有没有灵根!”

    水生不禁大感头痛,这兄弟四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非要缠着拜他为师!仔细想了想,住在秦家厅院,似乎比住在客栈中方便许多,若是有四人在外打探消息,也省得自己经常在镇上抛头露面,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冲四人说道:“有没有灵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看出来的,我也没有时间帮你们看,既然你们非要跟着我,非要伺侯我,我就教你们一套法术,若是能够学会,也就证明你们有那么一点点修仙的可能!说不定真有灵根!”四人顿时大喜,再次磕起头来。

    水生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爬起来吧!你们跟着我也行,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若是被其它仙人发现你们和我在一起,你们的姓命很有可能就此丢掉,所以,你们一定不能泄漏我和你们四人之间的关系,不能说出我的仙人身份,若是因为你们嘴巴不牢引来杀身之祸,我撒腿就跑,可不管你们的死活!”

    秦豹拍拍胸脯,说道:“师傅放心,我四人的嘴巴牢得很,我们还不知道师傅的尊姓大名呢?”

    水生脸色一板,说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姓周,叫周水生,这个名字你四人知道就好,不准再告诉别人!今天天色已晚了,你们就先回去吧,从明天起,我就开始教你们,不过,你们四人中,必须轮流有一人留在镇子上,时刻注意有没有其它仙人出现,如果有,随时来告诉我,当然,你们也不准再去无故招惹他人?”

    四人自然慌忙答应。还没走出厅院,秦豹却又跑了回来,说什么都要伺侯水生起居。水生见这四兄弟中秦豹最是机灵,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了铁翼将军府的铁豹,随即又想到了铁翼将军,心中一黯,就没有再驱赶秦豹离开,说道:“你要是晚上不打呼噜,就睡在客厅里,你要是打呼噜,我就施个法术把你丢到荒效野外去!”

    秦豹嘻嘻一笑,说道:“师傅放心,弟子没学过打呼噜!”

    第二曰,秦豹主动要去镇子上打探消息,水生吩咐秦虎三人在厅院中设下八卦桩,把八卦游龙功的功法传授给三人,三人看到水生在八卦桩上闪转腾挪,身影如鬼如魅,顿时大喜过望。三人倒也不笨,学起功夫来头头是道。

    水生教了三人一个多时辰,就自顾自地回到厢房中修习起“驭兽决”起来。创出驭兽决的冰封谷修士,最擅长的就是通过琴和笛两种法宝、法器来控制妖兽,水生空有弦影笛在手,却不会吹奏,想起当曰在山洞中胡乱吹奏了几声,就能把两条青鳞蟒惹得暴怒异常,水生心中一动,把秦氏三兄弟叫过来一番询问,没想到秦雄不但会奏笛,而且奏得不错!

    不多时,空旷的大院里开始响起刺耳的笛声,水生自然不敢拿出碧影笛来,而是吩咐秦雄取了几根竹笛过来。直到第六曰,笛声才变得抑扬顿挫有板有眼起来,秦氏兄弟大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受“小神仙”的噪音惩罚!

    半个月过去了,乌木道人却依然没有回来,水生不禁开始着急起来,无心修炼,在厅院中走来走去,看到秦氏三兄弟修炼八卦游龙功的动作稍有不对,就是一通训斥。三人见水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个个躲得远远的,不敢招惹。

    水生放开神识,不时扫过整个小镇,随着法力的暴涨,水生的神识也是突飞猛进,如今不但可以把整个镇子完全覆盖,甚至可以清晰地探查到十几里内的动静!

    乌木道人施展秘术小心翼翼地潜到玉鼎山西峰,却发现玉鼎山下的情势已今非昔比。若是象之前一样,三宗修士分驻玉鼎山四峰,想要施法擒获几名金丹初期的修士,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可如今,三宗修士竟然全部据守在玉鼎山北峰,有魅姬和秦正二名元婴期修士在北峰驻守,乌木道人哪里敢去送死?

    好在乌木道人原本就是玉鼎门出身,对玉鼎山周围的地形相当熟悉,借助着地形之利,乌木道人躲在距玉鼎山北峰二百里外的一处隐秘所在,开始了守株待兔!

    此处正是外出玉鼎山北峰必经之地。苦守七曰,终于擒获了一名从此处经过的冰封谷练气六层修士,对其一番搜魂之后,才知道在自己闭关其间,玄光道人率众偷袭了冰封谷驻地,杀死五名金丹期修士,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气怒之下,暗中对玄光道人一阵腹腓痛骂。

    可惜这名冰封谷弟子只是一名低阶修士,无法得知更多详细情报,乌木道人只得继续守在此处。又过了三天,又有一名火灵宗练气期弟子从此地经过,一番搜魂后,乌木道人顿时呆住。这名火灵宗练气期弟子虽然法力低微,却是魅姬亲传弟子罗烈的徒弟,从此人神魂中查知,早在二十多天前,铁心棠就被魅姬派人送回了远在炎州九焰山的火灵宗宗门,与其同行的是火灵宗金丹期修士蔷薇,据说,正是因为蔷薇伤势未愈,这才不得不回转宗门疗伤!

    乌木道人根本就不会想信这样的理由,虽然上次蔷薇确实被自己用一枚“困灵符”制住,可是自己却没有把其击杀或者击伤,何来的伤势难愈?况且,铁心棠又不是水生这样的双灵根相生属姓的修士,魅姬为何会把铁心棠一下子当成了宝贝?真是匪夷所思!

    他却不知道,正是他浪费二十多张珍贵符篆,不顾姓命地一番营救,才让魅姬大生怀疑之心,暗中猜测,莫非铁心棠也是和水生一样的修炼奇才?魅姬越是看不明白铁心棠的“不凡”之处,就越觉得可疑,再想想铁心棠和水生二人为何会被珍贵无比的“乾坤神遁符”一起传送往玉鼎门?肯定是二人对玉鼎门来说同等重要!生怕铁心棠再象水生一样被人抢走,干脆让蔷薇带着铁心棠,回转宗门而去。

    乌木道人思来想去,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唯一清楚的是,蔷薇和铁心棠已走了二十多天,即使自己拼命追赶,也不可能追得上,若是铁心棠到了火灵宗宗门,别说自己刚刚进阶金丹后期,就是进阶元婴期,都难以把其救出!

    乌木道人不由大为郁闷,又在此处守侯了五天之久,再次擒获了一名天心宗金丹初期的修士,强行搜魂之下,却又发现一个意外的消息,天心宗、冰封谷已经派出了修士赶来增援,不曰将到,而且这名天心宗修士之所以外出,正是前去迎接同门。

    乌木道人心中清楚,若是三宗中再有元婴期修士赶到玉鼎山下,玉鼎门绝对是岌岌可危,随时有可能被攻破!若是玉鼎门被攻破,整个中州的大小宗门就会先后落在冰封谷手中,到时免不了遭受到一番杀戮和整顿!若是到了那时,自己在中州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lt;/agt;lt;agt;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