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神雷之威

    ;

    乌木道人虽然和玉鼎门有着扯不断的恩怨,可是从内心里讲,却并不情愿看到玉鼎门真的就此遭受灭顶之灾,落在冰封谷手中。.. 心中不断盘算着得失利弊,待看到瘫软在地的天心宗修士时,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念头,而且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思量在三,终于狠狠心,暗下决定。

    一个时辰后,乌木道人凭空消失不见,天心宗修士身旁却多出了另一名白衣修士,二者皆是白衣如雪,就连身高相貌都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瘫软在地,生死不知,一个却在地上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的那名白衣修士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仔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脚,掏出一面小铜镜照了好一会面容,望了望躺倒在地的白衣修士,随手放出一个大火球,待白衣修士焚为飞灰,这才祭出一枚银戈,飞身落在银戈之上,向玉鼎山北峰缓缓飞去,初时,银戈在空中飞的是歪歪扭扭,一刻后,银戈已完全平稳下来,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白光。

    二百多里的距离,对一名御器飞行的金丹初期修士来说,也只不过是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一路上,先后碰到三队警戒巡逻的三宗练气期修士,待看清白衣修士的身影后,纷纷向其躬身行礼。

    天心宗驻地,一名长相丑陋的紫袍大汉看到白衣修士御器飞回,满脸疑惑地问道:“袁师弟,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莫非事情出了变故?”白衣修士微微一笑,说道:“多劳师兄挂心,正是事情有了一点小小变故!对了,师伯他老人家呢?”

    紫袍大汉伸手指了指小孤峰所在方向,说道:“‘重光破禁阵’中的禁制有了一些松动,秦师伯正在指挥三位师兄一起加固禁制呢!”看白衣修士望向小孤峰的目光迟疑了一下,紫袍大汉又问道:“事情究竟出了什么变故,莫非赵师兄他们又不需要你前去迎接了?”

    白衣修士点点头,说道:“师兄真乃神人,莫非师兄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紫袍大汉脸上现出一丝冷笑,说道:“姓赵的只不过是掌门师伯的亲传弟子,却以为自己是一名元婴期前辈,竟敢劳烦袁师弟亲去迎接!幸亏秦师伯宽宏大量,不和他计较,若是换作郭师叔在此,根本就不会搭理他,对了,他为什么又让师弟中途返回,莫非是故意拿我师兄弟寻开心不成?”

    白衣修士微微一笑,说道:“也不能这样说,赵师兄毕竟离元婴境界只是一步之遥!说不定还真有进阶的那一天!到时............”话未说完,小孤峰上却传来秦正略显不悦的话语:“你们两个不过来帮忙,在那里嘀咕什么?”紫袍大汉目中一惊,冲白衣修士使了个颜色,答了一声是,当先往小孤峰飞去,白衣修士紧随其后。

    二人身形刚刚落在平台之上,秦正的目光已经刷地一下扫了过来,落在白衣修士身上时,目中微微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却没有追问他为何提前返回,显然是听到了二人方才的交谈。冲二人简单吩咐了几句,紫袍修士按吩咐向耸立在平台南侧边缘的一根十丈高黑色旗幡走去,白衣修士刚向西侧另一根同样的旗帜走去。

    秦正盯着白衣修士的背影看了又看,最后却摇了摇头,正要挪开目光,却一眼撇到白衣修士走到平台边缘后,脚步不停,竟然向前面的断崖下飞去,心中一怔,大声问道:“袁营,你在做什么?”

    白衣修士的身躯此时已飞出了平台,在空中扭转头来,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口中念念有词,右手用力一扬,一只拳头大的黑色光球向秦正飞去。

    秦正面色顿时一变,厉喝道:“你到底是谁,竟敢侵占天心宗弟子躯体?”双手一扬,霹雳声中,两道茶杯粗细的青色雷光从秦正手中飞出,一道击向空中的黑色光球,一道击向白衣修士,声势骇人。

    霹雳声刚刚响起,白衣修士体内陡然飞出一道黑光,一闪,往断崖底部飞遁而去,速度虽然比不上秦正手中击出的青色雷光,却也慢不了多少,白衣修士的身躯被雷光击中,如同漏气一般,眨眼间只剩下一张外皮,轻飘飘向下方虚空中落去,符文闪烁间,化为一张银色符篆,白光连闪几下,碎成片片!

    “‘化影符’?乌木,又是你小子,这次看你往哪里跑?”秦正看到乌光的身影迅如闪电向谷底扑去,不但不怒,心中反而一阵狂喜,全身法力瞬间聚在右手,右臂一扬,一道青色光丝从手中飞出,向乌木道人疾射而去,速度竟然比方才射出的青雷还要快上几分,眨眼间青光已化作一枚尺长的青色短矛,几个闪动间,已到了乌木道人身后十数丈。

    同时,秦正高大的身躯象一只灰色大鸟一样凌空飞起,向乌木追去!

    正在此时,另一道雷光已然结结实实击在黑色光球上,诡异的是,不但没有把光球击碎,反而一闪没入光球不见,光球在雷光冲入后,瞬间涨大无数倍,一股沛然的威压猛地从光球中冲出,数百丈宽阔的平台顿时被如山的威压完全笼罩在内。平台上的十几名修士一个个面色骤变,全身法力霎那间无法提起分毫!

    秦正前冲的身形此时才刚到平台边缘,猛然一滞,仿佛有万均巨力骤然压在肩头一般,身形竟然无法向前迈出一步,扭头望向将要散开的黑色光团,双目一缩,大吼一声,头顶之上飞出一道青光,在空中化为一只青色大伞,滴溜溜旋转着把秦正的整个身躯给遮挡在内!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紫金色蘑菇状云团,云团下方,正是小孤峰“重光破禁阵”所在的平台,一阵阵暴虐的气息为平台为中心,向四周迅速扩散而去,“轰隆隆隆”的响声中,云团破碎开来,一股金色气浪瞬间席卷数千丈距离,赤红色烈焰,金色电蛇,漫天飞舞!

    在乌木道人亲自激发以及秦正雷电之力的作用加成下,再加上“重光破禁阵”的部分威力,这枚乾坤神雷所造成的破坏显然比百里穆激发的那枚还要骇人。

    “重光破禁阵”中的一印、一剑、一锤三件重宝,在云团散开前呼啸着向玉鼎门护山大阵冲去,撕开大阵禁制,冲入玉鼎山内谷中不见。

    离“重光破禁阵”最近的冰封谷驻地,一幢幢高大的石屋瞬间四分五裂,炸响开来,一块块巨大的石块向四面八方飞去,一落入烈焰之内,即刻化为齑粉!数十名修士连身影都没有来得及遁出,就已陨落身亡。

    三宗驻地中的所有修士在巨响响起时,齐齐心头一震,练气期修士一个个狂喷鲜血,跌倒在地,双耳嗡嗡作响,胸口烦闷,一部分法力低下者更是直接昏迷过去。金丹期修士如同被什么东西刺到屁股一般,一跃而起,顾不得体内气血翻腾,一个个向室外飞遁而去。

    正在火灵宗驻地一间密室中闭目打坐的魅姬,同样气血上涌,面色骤变,身形一动,化为一道红光遁出室外,一眼看到漫天飞舞的烈焰雷火,感受到雷火中传来的狂暴气息,惊诧之极地张大了嘴巴,顾不得身周飞窜的火灵宗修士,身形向远处疾射而去,几个晃动间就到了万丈之外,这才转过身来驻足观望。

    玉鼎山护山大阵一阵阵剧烈激荡,一个套一个个银色纹阵在虚空中浮现而出,久久不散,玉鼎山四峰到处都是尖锐的示警鸣响之音,一名名惊惶失措的修士从石室中冲出,先是四处观望,然后向一个个阵眼及防守要地冲去,驻守阵眼的修士眼看着阵眼中维持大阵运转的灵石瞬间化为飞灰,急急忙忙取出新的灵石,以最快的速度换上。

    玄光道人早已化为一道灰芒,落在观云台上,一眼望着天目镜中一团团赤红的烈焰和烈焰中的道道金蛇,面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看不出究竟是喜悦还是在苦笑,喃喃自语道:“乾坤神雷!没想到乌木这么快就达到了金丹后期境界,竟然能激发此雷!”

    眼看四面八方飞来的修士越来越多,心中一动,厉声说道:“玉鼎门所有的金丹期修士都给本座听好了,有职司者守护好职司,不得擅离一半,违者,死!没有职司者即刻到观云台来!”洪亮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玉鼎山内谷中的各个山巅、角落!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