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斩天剑

    ;

    半个时辰后,硝烟方才散尽。以小孤峰为中心,方圆数千丈内狼藉一片,秦正以及天心宗“五名”金丹期修士陪同“重光破禁阵”葬身在了乾坤神雷之下,冰封谷驻地所有的防御法阵和建筑荡然无存,一名金丹期修士和数十名练气期修士陨落在乾坤神雷的余威之下。冰封谷修士驱使的妖兽、恶狼除了当场惨死的,全部四散而逃,不知去向。

    魅姬好不容易把剩余的三派修士集中在一起,尚未弄清楚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意外状况,尚未来得及清点伤亡人数,玉鼎山护山大阵却“呲啦”一声裂响,出现一个数十丈长的裂口,玄光道人手持一枚金光灿灿的长剑,当先跃出,身后跟着十几名金丹期修士。

    惊魂未定的三宗残余修士只得仓慌应战,虽然人数上占优,却是毫无斗志,玉鼎门修士有备而来,一个个杀气腾腾,三年来所受到的苏辱在此时瞬间释放,不多时,已是满天剑影纵横!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接连不断从三宗修士口中响起,双方的激战完会变成了一边倒地屠杀,不少机灵的三宗修士早已趁乱四散而逃,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另一侧空中,魅姬和玄光道人正厮杀在一起。一片数十亩大小的火海中,烈焰翻腾,一道道金色光焰在玄光道人身周三尺内流转不停,把其整个人映射成一具金光灿灿的金像,满天灸热的烈焰虽然威势十足,却似乎对其构不成多少威胁,玄光道人手持拂尘,数百道几十丈长的银色尘丝在空中盘旋飞舞,嗡嗡作响着卷向魅姬充满诱惑的身影!

    魅姬手持一枚金钩,挥动间幻化出满天钩影,阻挡着尘丝的进攻,头顶上,一只三尺长的火红葫芦中不断涌出一股股赤红色烈焰,接连不断地落在玄光道人身前,化为一团团炙热的火云。二人头顶数百丈,一枚金光灿灿的十丈长巨剑和一枚同样大小的银色弯刀叮叮当当斗得旗鼓相当。

    交战双方的金丹、练气期修士皆不敢靠近散发出炙热气息的红色火海千丈之内。

    一顿饭时间不到,三宗中已有数十名练气期弟子陨落,没有逃掉的练气期弟子已仅剩六七十人,眼见无法逃脱,只得分成三组,每组二十多人不等,法宝齐出,结成三个临时拼凑的阵法阻挡着玉鼎门金丹期修士的攻势,剩余的双方金丹期修士则各自捉对厮杀,虽然玉鼎门金丹期修士在人数上占优,可是火灵宗和冰封谷剩余的九名金丹期修士竟然全是金丹中后期的修士,而且一个个功法出众,一时间,双方再次斗了个旗鼓相当。

    玄光道人眼见魅姬手中的功法神通层出不穷,丝毫不输于自己,玉鼎门金丹期修士也不能即刻取胜,眉心微微一皱,目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把手中拂尘往空中一抛,万千条银色尘丝飞舞着冲空中的银刀飞去,眨眼间把银刀束缚得结结实实。

    玄光道人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向空中的金色巨剑遥遥一招,巨剑清鸣一声,化作五尺长短落在玄光道人手中,玄光道人双手持剑,大喝一声,全身法力喷涌而出,一声龙吟般的剑啸声中,斩天剑剑端飞出一道丈长的金色剑芒,呼啸着向魅姬当头斩去,一时间,空中的火云被狂烈的剑势劈成两半,瞬间熄灭了大半。

    魅姬瞳仁一缩,娇咜一声,把八成力道注入手中金钩,金钩嗡嗡作响着化为三丈长短,高举过顶,迎向飞来的剑影,心神所至,空中的银色弯刀左冲右突,划破尘丝结成的银网,呼啸着玄光道人头顶斩去。

    玄光道人一声冷哼,手中长剑再次斩出一道金色剑光,迎向空中飞来的银色弯刀。此道剑光虽然是仓促击出,明显不如第一道那么威势十足,却也有第一道剑光的二三成威势。

    两声巨响先后传来,金钩“喀嚓”一声,断成两段,空中的银刀则倒飞出数十丈远,灵光大损。两件法宝虽然都是顶阶法宝,可又拿里挡得住“斩天神剑”之威?

    魅姬在金钩断裂之时,娇躯一颤,蹬蹬蹬退后数步,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鬼面面具被巨力一震,飞向天际,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玉容出来,弯弯的柳眉,小巧挺直的鼻梁,勾魂摄魄的大眼睛,虽然面色苍白,满面惊惶,却给人一种别样的惊艳之美。

    另一侧的银刀击溃了金色剑光后,倒飞出数十丈远。

    玄光道人一眼望到魅姬,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刹那间失了神,整个人都陷入一片艳丽之中无法自拔,此女太娇艳动人了,虽然是一名元婴修士,面容却如同二十五六岁的少妇一般风流万种。

    即使玄光道人数百年的道行,心神也是一阵狂跳,避开对方的眼神,深吸一口气,念了一句“无量天尊”!摸出一张金色符篆,拍在身上,符文飞扬间,玄光道人的法力飞速上涨,手中金剑一举,口中念念有词,就要聚起全身法力第三次催使斩天剑。

    正在此时,耳边却突然传来魅姬的低低传音,声音虽然不大,却让玄光道人面色一变,身上浓浓的杀意瞬间消失一空,斩天剑上吞吐不定的金色剑芒也跟着缓缓熄灭。

    魅姬口中念念有词,飞快地把头顶的火红葫芦收入体内,顾不得收取断成两截的金钩,伸手招回空中的银色弯刀,柳腰一扭,身影化为一道火光,向正在和玉鼎门修士激战的罗烈冲去,口中厉喝道:“三宗弟子不得恋战,速速撤离此处”。手腕抖动间,手中银刀飞快地斩出数道刀影,分别斩向玉鼎门修士。

    刀风呼啸,一道道赤红刀芒,眨眼间就到了玉鼎门修士头顶,那几名激战正酣的玉鼎门金丹期修士哪里敢小视魅姬斩来的刀芒,慌忙撇开对手,使出各种手段来抵御炙热无比的赤红刀芒。趁此间隙,火灵宗几名金丹期修士和三四十名练气期弟子,各自化作一道道遁光,跟在魅姬身后逃之夭夭!

    玉鼎门修士正要追去,却听到玄光道人说道:“穷寇莫追,由他们去吧!”

    三宗修士中,火灵宗修士占了五成,金丹期修士更有六名之多,在火灵宗修士遁走后,有玄光道人出手,一盏茶时间不到,剩余的修士已被屠戮待尽。

    冰封谷五名金丹期修士中,一人陨于乾坤神雷之下,一人在玉鼎门修士杀出时,就已经趁乱开溜,另一名修士跟在魅姬身后逃脱,剩下的二名来不及逃脱的金丹期修士则被玉鼎门修士围攻斩杀。十二名玉鼎门金丹期修士仅有四人受伤。

    玄光道人放开神识,仔细扫过附近数十里地域,脸上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之色,轻叹一声,低声自语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愿意再回到玉鼎门中了!”

    待手下徒众收捡完三宗修士遗留下的法宝,处理了所有死尸,并击毁三宗修士构建的居所后,这才率众返回玉鼎山内谷。

    狼籍一片的小孤峰,恢复了昔曰的冷清。

    远在饮马镇上的水生,隐隐听到了从玉鼎山方向传来的一声沉闷的响声,不禁为乌木道人深深捏了一把冷汗!

    当夜,正在熟睡的水生似有所觉,猛然惊醒,霍地爬起身来,厉声喝道:“谁!”神念扫过整个厅院,却是松了一口气,厢房的屋门“吱扭”一声,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皎白的月光下,水生一眼望到乌木道人熟悉的身影,心中一暖,飞快地穿上衣服,跳下木床,说道:“道长,你可回来了,心棠救出来了吗?”

    乌木道人咧嘴一笑,说道:“没有,不过,你大哥他们三人暂时是没有危险了!”声音虚弱之极,话音方落,身形却是一晃,重重跌倒在地。

    水生一惊,慌忙上前抱起乌木道人,把其抱到宽大的木床上。待乌木道人躺好,水生这才发现乌木道人道袍前襟上全是一块块斑斑血迹!

    “道长,你怎么了,是谁把你打伤了?”话一出口,水生发现自己的话语中竟然带着哭腔。

    丹田中一阵剧痛袭来,乌木道人面容瞬间扭曲,望向水生惊惶失措的眼神,强自挤出一丝笑容,说道:“秦正那个狗杂碎,若不是他......”话未说完,狂喷一口鲜血,头一歪,竟然晕了过去。看到乌木道人的惨状,水生顿时手足无措,心中慌乱之极,如同天要塌下来一般。

    身为一名雷灵根修士,但论功法,秦正修炼的雷属姓功法比大多数五行属姓功法都要霸道许多!可是,世间万物不可能尽善尽美,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姓。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