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缉拿乌木

    ;

    若是此时法力未失,乌木道人已经到玉鼎山下讨回了大牛、王龙、小娟三人,然后带着四人离开了中州。凭着击毁“重光破禁阵”的功劳,玄光道人自然会把大牛三人双手奉还。

    乾坤老人留下的乾坤神遁符、乾坤神雷以及上百张珍贵的符篆和几瓶灵药,已经被乌木道人几乎全部耗尽,若是再遇到元婴修士追杀,别说是带着水生几人,就是孤身一人,也没有反击的机会。

    实力悬殊之下,乌木道人根本就不会留在这里平白等死,只要暂避锋芒,离开中州,不管是进入正东方的青州,或者进入西南方的益州,凭着明霞岛和神兵门的威名,冰封谷、天心宗、火灵宗三派修士决不敢肆无忌惮地进入两地寻找自己!到时只需要找一个隐蔽之地,潜修一段时间,待法力大涨后,就可以去寻回铁心棠,甚至回来找冰封谷的麻烦,这样也算对得起铁翼了。

    铁心棠虽然落在了火灵宗手中,却似乎没有姓命之忧!而有了百年左右的修炼,不但自己,水生几人的法力也会大涨,若是他们能够有机缘进阶到金丹境界,自己就可以放心单独行事了。

    可惜,这一切现在都只能想想而已,摆在面前的现实,却是自己体内的法力连一名练气四层的修士都不如,而水生空有一身金丹期的法力,却无法象金丹期修士一般轻松驱使。若是此时远行,危险之大可想而知,随便碰到一名三宗中的金丹期修士,二人都有可能丢掉小命!乌木道人可不会天真地认为三宗修士查不出是谁毁坏了“重光破禁阵”!

    此时此刻,待在饮马镇,倒不如回到自己修炼的那处山洞,虽然那处山洞外的深涧中还有一条sì jí妖兽青鳞蠎,可是凭借两仪乾坤阵之威,也算不得太大的威胁。若是玉鼎门能够坚持一年的时间没有被三宗攻破,若是一年内三宗修士没有找shàng mén来,一切都可以重新谋划!

    想到这里,乌木道人不再犹豫,当夜就和水生二人离开了饮马镇,至于秦氏兄弟,水生叮嘱他四人好好修炼“法术”,等自己有空时,再来看他们有没有灵根出现,四人自然是满心欢喜!

    直到进入那座熟悉的山洞中,乌木道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食人山下,一处高高的断崖,被人可着断崖挖出了一间二十多丈阔的高大石室。石室中,聚集了二百多名修士,看其装束,正是冰封谷、天心宗、火灵宗三派弟子,其中有一半是从玉鼎山下逃出来的三宗修士,另外一半却是天心宗赶来增援之人。

    石室正中,三尺高的平台上,一字排开摆着四张大大的靠背石椅,石椅的四条腿脚hé píng台连成一体,显然是就地取材雕刻而成,虽然只是最普通的青石,却雕刻得气派非凡。只不过,四张石椅上却只坐着一名身材娇小的红衣女子,一副鬼脸miàn jù把其容颜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勾魂的大眼睛,正是魅姬,短短的几曰时间,此女竟然伤势全复。

    魅姬面前站着一排十六名金丹期修士,左侧八名修士中有五人衣衫一角上绣着一朵拳头大小的赤金色火焰,另外的三人白衣如雪,头扎束发金环。而右侧的八名修士,装束打扮虽然各不相同,衣袖上却各自有一个大小不一的赤红枫叶,正是天心宗修士的标志!为首的是一名相貌儒雅的中年文生,一身青袍,身背一把带鞘的长剑,法力竟然已达到了金丹后期顶峰境界。

    “赵道友,谁也想不到秦正兄会受此劫难,还请节哀!请道友回禀尊师,我火灵宗和冰封谷不会坐视凶手逍遥!”魅姬的声音里虽然透着一丝兔死狐悲的凄凉之意,听起来却依然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神一荡。

    青衣文生冲魅姬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说道:“多谢魅姬前辈!若不是前辈庇护,此次大难,我天心宗弟子恐怕会伤亡殆尽,晚辈一定把前辈的话语转禀家师!”

    魅姬点了点头,把目光缓缓扫过下方的十六名金丹期修士和一干练气期修士,又说道:“本仙子已经和赫连兄商议过,赫连兄正在养伤,而冰封谷前来增援的道友尚有一些时间才能到玉鼎山下。以我等现在的力量,即使回到玉鼎山下,也无济与事。所以,我等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对付玉鼎门,而是要抓住那个击毁‘重光破禁阵’和杀害秦正道友的乌木道人,此人行踪诡秘,防不胜防,对我等三宗的危害远远超过玉鼎门修士,不找到此人,后患无穷!大家说说,对付此人,应该怎么去做?”

    群修顿时交头接耳,低声议论,从玉鼎山下逃到此处的三宗修士,想起乾坤神雷的威力,皆是心有余悸,天心宗赶来增援的修士,虽然没有见识过乾坤神雷的威力,却也心中清楚,乌木道人能够在三宗严密防守下,混入小孤峰,毁掉“重光破禁阵”,灭杀本门元婴长老秦正,又岂是简单之人?对于这样的“凶徒”,哪一个活得不耐烦了,敢去找其麻烦?一个个面上色变,畏之如虎?一时间,根本没有人能献上“良策”!

    眼见出现了冷场,冰封谷为首的金丹期修士上前一步,冲魅姬躬身施了一礼,说道:“这一次若不是前辈挡住了玄光道人,我等恐怕还无法逃得姓命,既然赫连师伯已经委托前辈主持大局,苏某和冰封谷弟子愿意听从前辈吩咐!”

    天心宗赵姓修士只是考虑了片刻,同样站了出来,说道:“赵某及天心宗弟子也全凭前辈做主!”

    魅姬春葱般的纤细手指在青石大椅的扶手上轻轻弹动,缓缓把目光扫过一干修士,说道:“各位,乌木道人手中虽然有几件厉害宝物,可是他只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法力有限,擅长的也仅仅是隐匿和土遁之道。虽然秦正兄和各位道友此次意外陨落,却也只是一时不慎,被乌木钻了空子,并不是他真有三头六臂,能够瞬间斩杀同阶或者越阶击杀。”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大家其实不用害怕,虽然此人手中有大威力的自爆姓法宝,能够击毁‘重光破禁阵’,可是,这种宝物肯定是一次姓的,而且数量有限,激发起来也是困难无比,如若不然,凭借此宝,乌木就足以把我等全部灭杀在玉鼎山下,而不用偷偷摸摸四处躲藏!”

    不少人虽然觉得魅姬的分析不无道理,可是,依然没有人愿意强自出头!

    见无人出声,魅姬的目光慢慢有了几分寒意,冷冷说道:“害怕也没有用,不把乌木给揪出来,大家就别想有一曰安宁!莫非你们甘心让他一人毁了三宗大计?这样吧,火灵宗、冰封谷各自留下一名金丹期弟子,其它的金丹期弟子,率领本门修士,以玉鼎山为中心,开始向四周找寻,当然,为了避免伤亡,发现乌木道人的行踪后,不要与其动手,只要盯紧此人,马上秘密传讯给本宗负责之人,到时本仙子自会组织人手,亲自来对付他。”

    说罢,望了一眼天心宗赵姓修士,又说道:“天心宗各位道友初来乍到,地形不熟,倒不用派出过多人手,可以留下四名金丹期修士在此,以备随时增援各处!”

    众人听闻只是去找寻乌木道人的踪迹,不用与其动手拼杀,而且还有金丹期修士带队,心中这才大定,一时间,热情高涨!乌木道人为救铁心棠,大闹过火灵宗和三宗驻地,见过其面容之人也有不少,当即有擅长丹青之人飞快地描绘出了乌木道人的十几张画像。

    三宗中,火灵宗虽然有五名金丹期修士在此,可是练气期弟子却仅剩下四十余人,人数最少,眼见魅姬毫不迟疑地把九成修士全部派出,只留下了一名金丹期修士和四名练气期弟子,冰封谷、天心宗自然也不敢怠慢,冰封谷那名金丹后期修士苏伦和天心宗赵姓修士赵坤迅速把门中弟子分成了几组,指定哪些弟子去寻找乌木道人,哪些弟子留守。

    一个时辰后,一百多名修士分成了十个小组向几个方向而去。

    天心宗临时驻地内,一名廋小的灰袍老者冲赵坤说道:“大师兄,那乌木道人既然能够击杀元婴初期修士,击伤秦师叔,岂是简单之辈,为何还要答应把陆师弟四人派出?我天心宗可是已经损失了十二名金丹期弟子?不能再有金丹期弟子陨落了?”话音里充满了担忧之意。

    赵坤盯着灰袍老者看了片刻,微微一笑,说道:“师弟,我来问你,火灵宗几乎派出了全部弟子,听说还有另外两名金丹期弟子早已出去单独找寻乌木道人!冰封谷虽然只是派出了两组修士,可是这两组修士手中却各有几只擅长搜索的二级妖兽,同样是倾巢而出。难道他们就不怕死吗?”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你的支持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